第四百九十五章 坦白从宽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眼见自己一言既出,槐诗的反应竟然如此淡定。林十九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愧是老师,每逢大事有静气,竟然淡定如斯,实在恐怖。

  他稍加思索,开口说道:“因为涉及到象牙之塔的内部问题,就有些说来话长了……先请问一下,老师您对象牙之塔的了解有多少?”

  槐诗想了半天,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本宣传册来。

  “上面说的我全都知道,上面没说的我基本上都没听过。”

  “……”

  这不约等于没有么!

  林十九欲言又止。

  连工作单位的具体状况都不打听,就直接来上任了,自己这个老师是不是头铁过头了?还是说,这就是强者的余裕?一剑在手,天下大可去得?

  完全忽略了或许槐诗只是惯性傻缺的这个可能。

  他想了半天,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那我……从头开始说?”

  槐诗挥手:“搞快点搞快点。”

  “呃,咳咳……”

  林十九开始头疼起来,不知道怎么解说。

  盖因象牙之塔的实际处境实在过于古怪。

  众所周知,象牙之塔虽然理论上来说是天文会所属,但实际上在理想国分裂之后,完全就变成一个高度封闭的独立机构,不论是资金来源还是人事委任上基本上都没有其他人插手的余地。

  哪怕是统辖局也没有对它的直接管辖权,在正式对外招生之后,它便一直以开放和中立著称,除了正常的商业行为之外,基本上也未曾有过任何的主动行动,作风相当低调。

  但由于它的体量实在过于庞大,导致它的存在依旧令人无法忽视。

  不论是每年学院所推出的众多研究成果,直接和间接控股的无数产业,在天国谱系中的重要地位,乃至在各个方面都极其深远和庞大的影响力……每一部分都足够惹人垂涎。

  这就导致了有很多人开始打象牙之塔的主意……”

  力量本身就是具有引力的,会有源源不断的飞蛾扑火而来。

  想要从这一口失去主人的锅里分上一勺羹。

  当然,不是没有人想过鸠占鹊巢。

  但实际上,根本不存在那种可能。

  作为直属与理想国的机构,曾经天国的后勤供应部门,象牙之塔可谓理想国最后所残存与世上的结晶。

  不论是天文会、统辖局还是诸多当年从分裂之战幸存下来的理想国成员都不会允许这一份大权旁落。

  哪怕是象牙之塔的校长,本身也只不过是这一份权利的守卫者,并非学校真正的主人。

  除非是天文会重建理想国,新的会长从三方会议之中诞生,命运之书再度迎来天国谱系的新王,否则的话,这世上谁都没有办法名正言顺的行使这一份力量。

  因此,更多的人选择了退而求其次。

  既然无法拥有力量,那就进行渗透,令自己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至少将自己和力量捆绑在一起。

  这世界上除了寥寥可数的几个大人物会对此不屑一顾之外,其他所有接近者应该都打的是这个主意。

  打生下来之后就常年经历为非作歹的风气熏陶,林十九对这一套简直太熟了。

  相比其他保密部门,在象牙之塔中,最容易渗透和最容易掌控的,便是由大量外来的教授和学生所组成的学院部。

  开放本身就以为流通,中立就代表着骑在墙头,兼容并蓄本身就有大杂烩的意思。

  学院部的成分之杂,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从教研室本身的构成就可见一斑——东夏、罗马、美洲、俄联、埃及……全世界各大谱系里,哪个没有人在象牙之塔就职?

  更不用说,石釜学会、青铜之眼等等各个组织,里面可能连绿日的人都有——

  “包括老师,不也是统辖局的代表么?”

  听到林十九忽然甩过来的话,槐诗的脸上突出一个懵逼。

  我特么是来学习进步的,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间谍特务的干活了?

  不对,这么一想……

  他仔细一想,才发现:自己大概、可能、或许……还真的是统辖局为了加强自身在象牙之塔的权威硬塞进来的?

  否则,一个天文会的刽子手,前任监查官跑到学校里来干嘛?

  难道还真是来做老师的不成?!

  就连槐诗都觉得这安排实在太他妈离谱。

  最重要的是,这学还没开,自己怎么又成二五仔了?而且好像还是一帮二五仔里最背景牛逼的那一个?

  但为什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二五仔的?

  槐诗先是一愣,旋即抬起眼睛,看向了面前侃侃而谈的林中小屋。

  决定还是顺应本能,先不着痕迹的试探一下。

  然后,他便露出了似笑非笑的古怪神情,只是敲了敲沙发的扶手,端详着面前的少年:“那你觉得,统辖局是我来干什么的呀?”

  他温言说道:“不要紧张,说说看,让老师我见识一下林家小十九的能耐。”

  明明语气温柔,神情和煦,态度宛如扑面而来的春风,却令顾着卖弄自己聪明的林十九愣了了一下。

  下意识地察觉到不对。

  尤其是被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瞥着的时候,他才发现:完犊子了,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面对老师这种暗含考校和警告的话,他又不敢不答。

  吭哧了半天之后,实在顶不住压力,硬着头皮回复:“学生浅见,老师来这里,未必是图谋象牙之塔的权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反而应该是校长的意思才对。”

  “哦?”槐诗挑起了眉头。

  而眼看槐诗如此反应,林十九则松了口气,心思电转,察觉到了最有可能的那个真相:

  “是了,正因为清楚统辖局不会如此光明正大的侵吞昔日理想国所存留的权柄,校长才打算借用老师这一把利刃,威慑教研室里那些心怀不轨之辈!”

  “说得好!”

  槐诗抚掌而笑,神情越发的欣慰。

  终于发现老师眼中隐含的‘寒意’消失不见,林十九暗暗松了口气,才发现到后背的衬衫上一阵冰冷,竟然已经汗透了。

  短短的几秒钟,好像经历了看不到尽头的煎熬和挣扎。

  他一阵后怕,再不敢说话。

  可槐诗却没有如他所愿。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槐诗起身,负手走到窗前,背着他,好像在凝视着窗外的风景,却忽然幽幽地问道:

  “那小十九觉得,心怀不轨之辈又有谁呢?”

  “……”

  林十九的表情抽搐了一下。

  心知这是老师对自己的考验,他不敢推脱和含糊其辞,也不敢说自己不知道。

  在犹豫许久之后,终究还是咬了咬牙,答道:“根据学生私下的猜测,其中主要的应该是那几个纯血者的家族无疑了。”

  为了不让自己牵扯进去,他要开始卖队友了!

  槐诗回头看了他一眼,神情惊奇起来。

  好像对于他的回答感到意外。

  这更令林十九确定了自己刚才的坦诚是对的。倘若不是早有知晓的话,老师又怎么会如此有目的性的询问他这些问题呢?

  得亏今天听老太爷的安排来了,不然贸然和那群傻逼混在一起,将来难道还能不被拉清单?

  他悄悄的松了口气,庆幸这自己抓住了机会,没有被这位杀人如麻的老师视作心怀鬼胎的二五仔。心头一边后怕着,一边竹筒倒豆子一样将自己这几天来的见闻和猜测全盘托出。

  其中就包括连槐诗都一脸懵逼的那几个纯血者家族。

  说真的,他自己都没想到,离开群星号之后,他竟然还能和这帮人扯上关系。

  但如今想来,却发现,升华者想要有所作为,那些纯血者是不论如何都饶不开的存在。

  早在天文会诞生之前,这些家族可能就已经存在。

  从天文会草创时期开始,他们就与当时的先导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还有不少家主在后来初代天文会中担任了重要职位。

  到现在,除了天文会中盘根错节的关系,每一个纯血者家族都或多或少的在五常中具备着特殊的影响力和地位。

  只看往日群星号上那个代表着呼啸者的弗雷德家族就知道那是何等煊赫的存在——如此庞大无比的群星号,瑰丽到宛如梦幻的移动边境,对于弗雷德家族而言也不过是小小的产业而已。

  可以说,如今七十多家纯血者家系,每一个都是曾经阴家老太爷做梦都想要爬上去的巅峰。哪怕能够成为最差的一个,也足够阴家这种底蕴浅薄的乡下土包子从棺材里笑出声。

  它们本身就是各个谱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是主干。

  其中……自然而然,也包括原氏、林氏这样的存在。

  没错,不止是槐诗的好兄弟原照,就连他面前的小十九,其实也是一名根正苗红的纯血升华者。

  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会被象牙之塔里由纯血者们组建的兄弟会和社团接纳,进而探听到有关的风声呢?

  “就像是您知道的那样——”

  林十九一五一十地交代道:“包括呼啸者、不动者、菅原氏、托勒密家族等等在内,这些年纯血者们一直都不断的想要扩大自身在象牙之塔的影响力,扶持自己的代理人加入教研室……进而一定程度上掌握象牙之塔内部的权利。如今从中作梗的,就是他们了!”

  槐诗一脸懵逼。

  我怎么就知道了!

  我听都没听说过好么?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皱起眉头,回头看了一眼。

  被老师那暗含着‘不满’和‘质疑’的眼神扫过,林中小屋的脸色越发的惶恐不安,慌乱自辩:“学生只是偶然听到了一点风声,绝对没有不自量力的往里面掺和——”

  生怕自己拜师第一天就惨遭毒手,被老师清理了门户,林十九都已经恨不得扑上去哭着喊着求槐诗把太爷爷准备的契约签掉了。

  我不是我没有啊,我们林家和他们不是一路的,老师你一定要相信我!

  槐诗,越发茫然。

  根本搞不清发生了啥。

  这傻孩子怎么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在茫然中,他捏着下巴,稍加思索,仔细分析,紧接着恍然大悟:这孩子……该不会是因为年纪太小被那群纯血者给欺负了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