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从长计议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归根结底,都还是象牙之塔对于固定教室的苛刻评判制度所搞出来的鬼。

  某种程度上来说,过于谨慎的评审过程也在外界的渗透之下起到了保护校风的良好作用。

  倘若不能经过全体教研室成员在投票中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同意,那么就无从在这一片学院中树立根基。

  这就导致了一个悖论——扶不上墙的烂泥怎么也扶不上去,而具备着优秀学术底蕴和教学能力的老师,反而没那么需要其他外部势力的支持。

  哪怕偶尔送进去几个,又会迅速被象牙之塔本身的凝聚力快速同化。

  这些年来,唯一具备着纯血者背景且身处高位的人,竟然只有那位副校长艾萨克先生。有赖这位先生的提携,后继者们才能够在象牙之塔站得住脚跟,没有失去自己的立场。

  而最主要的是——象牙之塔,其实并不在乎纯血者们的渗透。

  至少很多教研室里的老师不感兴趣。

  大多数客观存在的东西都是有其道理和原因的,纯血者们的存在本身就证明了他们具备着出类拔萃的能力和天赋或者技艺,而能够在象牙之塔任教的,多多少少都有着独一无二的才能,难道因为他们家里有钱有势就要将他们拒之门外么?

  纯血者想要在教研室里争取自己的地位,没问题啊,为啥不行?能者居上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里连有绿日背景的教授都能够包容,来几个纯血者家族的人又怎么了?难道他们来了就不做老师了么?

  难道他们来了就能光吃饭不干活儿?

  因此,如今槐诗困境的来源,反而是这些年来校长和副校长之间逐渐升级的矛盾和斗争。

  在如此敏感的时候,槐诗从天而降。

  这一变化,普遍被双方视作校长对副校长的一次打击和警告。无怪纯血者的拥簇者们视槐诗为仇寇了。

  结果,就谁都没想过——槐诗到现在就连校长都没有见过,甚至连他长什么模样都不清楚,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做了校长的工具人!

  “这老王八蛋太不是东西了!”槐诗咬牙,忍不住怒骂。

  “是啊是啊。”

  林中小屋跟着点头附和道:“我听说艾萨克副校长为人冷漠,待人苛刻,从来不近人情,这一次老师来到这里,一定会被他当作眼中钉!”

  啥?

  槐诗愕然抬头看他——感觉他好像理解错了什么。

  “包括之前,他的学生马丁不就是不自量力,想要跑到您面前耀武扬威么?”

  要是之前两人没有关系,林十九还乐得看笑话,如今他成了槐诗的学生,就要将师门的威严放在第一位,自然狠狠的记了马丁一笔。

  连带着对副校长都起了恨意和忌惮。

  “如今您成为了他的助教,他一定会暗中下手……”

  说着,他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姿势,神情阴沉:“就算不至于这样,他也不会在今年这么关键的时候,让您得到唯一一个教室的名额,到时候肯定还会有人节外生枝。

  因此,倒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

  只要学生我卧底混入纯血者的内部去,用不了五天,就能搞清楚究竟谁在里面想要搞鬼,到时候,我拉好了清单,老师就能够从容拔除那些跳梁小丑——”

  “你等等!”

  眼看着他越说越兴奋,都已经谈到怎么栽赃陷害暗中狠下黑手,或者干脆让槐诗手握大义直接找个罪名挨个把对手砍了头——只要先来个引蛇出洞,然后再围魏救赵,林十九这里瞒天过海、李代桃僵,槐诗则声东击西、浑水摸鱼,最后再釜底抽薪,一举震慑群丑……

  槐诗只能说不愧是林家最有出息的孩子,坏的那叫一个透彻。

  只能在他越说越离谱之前,赶忙叫他打住。

  “别的不说,你这当卧底这主意就他妈的离谱。”

  槐诗瞪着林十九,神情不快:“我这是来当老师还是火并的?你是做学生还是做炮灰?

  况且我好歹也是统辖局的监查官,副校长哪怕再怎么看不惯我,难道真就会一根手指头摁死我?”

  林十九讪讪无言。

  这么一搞,投名状不知道有没有纳成,还弄的如此尴尬,着实让他有些无可奈何。但听到槐诗严辞拒绝自己去做卧底,用不着去当二五仔工具人之后,他心里又忽然松了口气。

  不也挺好嘛?

  直接从苗子上掐死了林十九的卧底计划。

  槐诗开始头疼,看来想要纠正这小子骨子里偷鸡摸狗的倾向现在看来恐怕还任重道远,只能以后慢慢来……

  但既然学生对自己的事情如此上心,槐诗也不好意思泼冷水赶走,一顿娴熟到连他自己都为之诧异的安抚和鼓励之后,好说歹说将林十九送回去了。

  回到家之后,他下意识地想要找乌鸦商量一下。

  可这两天她一直在地下室里不知道在忙啥,根本没有露过头,而且还叮嘱房叔没事儿不要打扰。

  这就搞得槐诗越发头疼起来。

  或许在她看来,这些事情还在槐诗能够应付的范围内吧?真要有倾覆之危,她肯定第一个带自己准备跑路了。

  但话说回来,不论怎么想,契约者之间的默契和信任竟然只能体现在跑路上……就感觉哪里有问题。

  休息室里,槐诗拉了两个小时的琴之后,终于开动了脑筋。

  理清思绪。

  如今他心里的头等大事,并不是接下来有可能会有人下黑手。

  这一点他可以断定——哪怕副校长真的欲除自己而后快,也绝对不会乱来。反而越是看不惯他,就越是会按规矩来。

  绝对不会给别人留下任何可以指摘的借口。

  况且,如今的槐诗又不是什么不值一提的无名小卒,随手按死就按死了,哪怕是要开除槐诗,也必须得能交代的过去才行。

  在槐诗和象牙之塔彻底没有关系之前,不说暗下杀手,恐怕连稍微危险一点的工作都不会让槐诗去碰的。

  不知道究竟是虱子多了不痒,还是说早就被迫害习惯了,槐诗反倒不在乎这种问题。

  他在乎的是今年那唯一一个教室的名额。

  也只有真正的进入教研室,他才有可能光明正大的接触到那一本收藏在图书馆之中的命运之书,从而确定其真伪。

  如果自己的竞争对手们有纯血者的支持的话,毫无根基的自己就一定会陷入绝大的劣势之中。

  这件事必须得从长计议……

  “我说过多少次了,这件事必须得从长计议!”

  象牙之塔的某一个办公室里,桌子对面的苍老男人皱起眉头,看着他的学生:“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是不是被那群跟你称兄道弟的纯血者给吹昏了头?竟然想要跳出来和他作对?”

  学生一愣,竟然没想到老师竟然是如此不快:“不就是一个过了气的偶像而已,老师您干嘛这么着急呢?”

  “他要是个过气的偶像,能被请到象牙之塔里来么?”

  老师的神情越发阴沉:“你说这话之前,干嘛不先看看他死在他手里的人究竟能堆成多高的名单?和名单上随便一个人比,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又算个什么东西?”

  “他难道敢在象牙之塔里杀人么?”学生倔强辩驳:“老师你想太多了,这里是有规矩的地方!”

  “天文会难道不是有规矩的地方么?你凭什么觉得他不敢在象牙之塔里杀人?”

  老人越发失望,神情渐渐冷漠:“他凭什么不敢杀我这个教了一辈子书的老东西呢,罗兹?还是说,你要用我的命去赌你的前程么?”

  感觉到来自老师的冷漠寒意,学生的脸色顿时慌乱的想要解释。

  老师不耐烦的挥手。

  “行了,这么多年了,我哪里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呢?我二十五岁的时候不跟你一样么?以为自己有那么一点才学就目空一切么,自以为了解真相但又盲目无知——

  真要卖自己的老师去求富贵,你一定是不敢的。可是罗兹,你哪怕是要卖我,也应该卖个合适的价码吧?你所谓的那个兄弟会又能给你什么?”

  老师毫不客气的嗤笑,瞥着眼前的弟子,“看来你真的是做学问做的脑子坏了,也该让你去长长见识了——等会儿你就去申请实习吧,不要等明天了,也不要去见你的那群朋友,批复下来之后,就立刻走,能走多快走多快……否则你迟早会在这里把自己蠢死的。”

  说着,老人指了指自己办公室的大门,示意他可以走了。

  “可、可是老师……我去哪儿啊?”学生茫然的在原地,没有动。

  “我会为你安排好地方的,谁让你是我妹妹唯一的儿子呢?”

  老师蹬了他半天,终究是恨铁不成钢的摇头:“就当这是一个教训吧,罗兹,如今走的只是你一个而已……如果真正得罪了惹不起的人,今天走投无路的,就是我和你一起了。”

  学生沉默的低头,转身离去。

  可是在推开门之后,他却忍不住回头,最后看了一眼那个老人:“老师,你就真的甘心么?您等了这么多年,难道要在距离独立教室最接近的时候放弃么?”

  “否则呢?去用下三滥的招数找死?”

  老人修改着自己的教案,头也不抬的回答:“我已经六十二岁了,罗兹。你知道六十二岁意味着什么吗?

  我已经老了,老到有时我撒尿都会尿在鞋子,洗澡的时候摔一跤都爬不起来。

  我的人生到了这儿,能够在象牙之塔了却这一辈子,难道还不够?干嘛飞要去给一帮大学都还没毕业的小屁孩儿当马前卒?”

  他的笔停顿了一下,在纸上留下一道尖锐的划痕。

  “要学会知足常乐,罗兹。”他说,“这是我这个不成器的老东西唯一能够教你的东西了。”

  这便是老师和学生之间最后的对话。

  门关上了。

  许久,许久,教案终于再一次修改完毕。

  老人放下笔,回忆起学生离去之前愤愤的模样,他便忍不住倚靠在椅子上,疲惫叹息。

  规矩?

  当你们都不把规矩放在眼中的时候,又凭什么指望别人会遵守规矩呢?

  诚然,真正的强者从不在意规矩。

  可规矩难道不是为他们这样没有才能的弱者所设立的保护么?

  有些弱者违反规则,是因为贪婪,这样的贪婪是自寻死路。

  可有些强者遵守规则,却是出于道德。

  这才是罗兹不明白的道理。

  ——对于贪婪可以不屑一顾,对于发自内心的道德,就必须有所敬畏才可以。

  否则的话,作为弱者,又如何维持这仅存的一分尊严呢?

  就在这开学之前的最后一天,面对着即将徐徐展开的大幕,不知道多少暗流在象牙之塔的平静表面之下涌动着。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私心或者是公利而匆匆奔走。

  而就在傍晚时分,石髓馆的门再一次被敲响。

  一位秉持着优雅礼节的少年人等候在门前,递上了证明自己身份的信物,想要同这位隐隐坐在风口浪尖的槐诗老师谈一谈。

  在训练室里,汗流浃背的槐诗接起了电话,听见房叔的声音:“少爷,一位呼啸者家族的学员前来请见。”

  呼啸者?

  槐诗挠了挠头,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在哪里听过吗?但想不起他又懒得去翻命运之书,只是问:“他也是来申请导师的吗?”

  “看起来不像。“

  “那就不见。”

  槐诗翻了个白眼:“一个两个的都喜欢装模作样的扯废话,浪费别人时间——告诉他,有什么事儿开学之后再说。”

  他已经懒得跟这群小孩儿玩心眼了。

  哪怕对方是纯血者,是呼啸者家族的成员,或许在学校里有什么庞大的势力……但这和他淮海路小佩奇又有什么关系呢?

  既然来者不善,那就没必要再浪费时间。

  到时候想要搞事儿的话,就等着老师爱的铁拳和大提琴演奏好了。

  不同于林十九的慎重和紧张,槐诗打心底的……没把这群小孩儿放在眼里过。经历过那么多狂风暴雨,对新手村的哥布林还这么慎重,未免也太过头了一点。

  “我明白了。”

  另一头,房叔没有任何迟疑的颔首,放下电话之后走出门外。

  “很抱歉,今日少爷不见客。”

  老管家向门前的少年通知:“请回吧,弗雷德先生。”

  未曾勃然大怒,少年的眉毛微微挑起,压下了胸臆间的恼怒,微微颔首之后,转身上车离去。

  老管家淡定的再次关上了门,并没有将这区区小事儿放在心上。

  晚饭时候快到了。

  今晚吃什么好呢?

  在车里,归来的少年神情渐渐阴沉。

  副驾驶上的少女抬起眼睛看他,笑容嘲弄起来:“我早说过了,摩根,你那一套把戏根本不会被人放在眼里……小孩子在怎么装模作样,也还是小孩子,闹得在大,也只会被大人当作想要讨糖吃而已。”

  “我只是想讨糖而已,可比我更过分的二姐你呢?”摩根冷笑,反唇相讥:“难道是想要讨打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被称为二姐的女孩儿露出无辜的神情:“那位审判者对女孩子可温柔多了。”

  摩根漠然收回视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渐渐消失的石髓馆,便忍不住冷笑:“一个天文会的狗腿子赶在我跟前装样子……咱们走着瞧!”

  就这样,或是淡定,或是不甘,或是恼怒,或是期待……

  随着无数颗或是平静或是躁动的心脏跳动,短暂的一夜飞快的流逝。

  漫长的假期迎来结束。

  开学的日子到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