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开学典礼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们……”

  “在这个如画的金秋时节……在此,我代表象牙之塔,代表教研室……回顾过去的一年……我们取得了……展望未来的时光……作为校长,我有一个梦想……”

  “在新学年即将开始之际……”

  “同学们,我希望……”

  “接下来,我再着重讲几点……”

  一片肃穆的气氛中,学校的大礼堂之中,开学典礼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

  气氛不可谓不严肃,仪式不可谓不庄严,流程不可谓不严谨,台上的讲话也不可谓不精彩和郑重,但唯一的一点问题就是……

  人群中,槐诗茫然的左顾右盼,看着每一个人严肃的样子,难以理解。

  当他看向台上的时候看,就看到一只穿着西装的巨大猴子站在讲台上面,正在严肃地发表着自己的校长致辞。

  时不时还啃一个香蕉……

  猴子?

  猴子!

  槐诗的眼角抽搐着,环顾四周,试图想要找到任何一个和自己一样诧异和震惊的人,可每一个人的神情都很严肃。

  好像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校长是一只猴子那样。

  每一个新入学的学生都充满期待的凝视着台上,倾听着来自校长的教导,沉醉在这精彩的演说和致辞之中。

  甚至还有人感动的哭出声,拿出手机来悄悄的进行录制。时不时抬起袖子擦一擦眼泪,哽咽着感叹:“说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这他妈哪里好了!

  这和我高中时候校长的讲话根本没什么两样啊!

  而且你们都不在乎吗?

  校长是只猴子!是只猴子!有一只穿着西装的猴子站在台上在跟你们说话啊!

  槐诗急的脸都绿了。

  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忽然变成了什么朋克风格,还是纯粹是他的脑子出了问题。

  他好几次张口,欲言又止,难以理解面前这一幕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最后,终于还是鼓起勇气看向旁边的叶苏,呆滞的指向台上,压低声音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嗯?校长是有一些啰嗦啦,正常正常。”叶苏淡定的摆手:“等他口干了之后就好了,不要在意。”

  “可……可……”槐诗感觉自己快智熄了,“他……他……”

  “下面,我将要为大家介绍一位新来的朋友,一位我寄予厚望的年轻人,也就是接下来一年之中将主持古典音乐赏析的槐诗老师!!!”

  在讲台上,那一只老猴子眉飞色舞的高喊着,忽然伸手,指向了台下教师席上那个一脸智障的年轻人。

  所有人都在一瞬间看到了那个人群之中过分年轻和过分俊秀的男人。

  在未曾察觉到他之前,他好像和阴影融为了一体,毫不突兀,平平无奇。可当察觉到他坐在那里之后,便再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那种和他者截然不同的神秘韵味,宛如具备着引力的深渊那样,好像会将人的视线牢牢的吸附在自己的身上。

  在所有人的错愕之中,只有槐诗的神情依旧平静。

  波澜不惊。

  好像讲台上说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他就根本还没反应过来。

  沉浸在校长是一只猴子你们竟然不在乎的震惊里!

  “来,槐诗老师,上台来!让大家看一看……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年轻有为,让人感叹啊。”讲台上,那一只老猴子热情的呼唤着。

  好像梦游一样的登上讲台,槐诗在聚光灯之下看着眼前的校长。

  确实……是猴子没错。

  这一根根闪亮的金色毛发,还有这……e,红彤彤的屁股。

  为什么是一只猴子?

  在被校长挽着手,滔滔不绝的夸奖之中,槐诗已经开始怀疑人生——这是做梦吗?还是说自己没有醒?

  也对,自己这种天文会的打手怎么可能来做老师呢?

  都是幻觉,呵呵,幻觉。

  于是,那一张平静而肃冷的面孔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露出了一丝微笑,睥睨着眼前的梦幻泡影。

  甚至还颇有余裕的向着台下的同学们挥了挥手。

  有梦就要做,不要醒!

  在好一通夸赞之后,槐诗又好像梦游一样的走下了讲台,开始寻思着,怎么从这个见鬼的梦里醒过来。

  直到最后,在所有人热烈的鼓掌声中,开学典礼正式结束,槐诗都没有像是他想象的那样在自己家的床上睁开眼睛。

  这时候,他才慌了起来……

  妈耶?

  刚刚发生了啥?

  自己是不是还特别淡定的上了讲台晃了一圈朝着大家挥了挥手又回来了?

  究竟是什么鬼?

  “哇,老师,你刚才的样子贼高冷欸。”

  散会之后,林十九凑过来,端详着还在位置上不想起来的槐诗,不知道发生了啥:“校长好像特别看重你啊,竟然这么给你造势。”

  槐诗狐疑地看着面前的林中小屋,令小十九愣住了,不知道自己哪里说出了话。

  “小屋啊,你……”槐诗试探性地问:“你觉得校长怎么样?”

  林十九想了半天,感慨道:“校长啊,看不出来会那么年轻,比我想象的还要和蔼一些。”

  年轻?和蔼?

  你们是怎么从一只老猴子身上看出这种东西的?

  “而且发型很不错啊,虽然有点发白,但造型不错。”林十九颔首说:“胡子也很有型。”

  等等,一只老猴子有头发和胡子么?

  槐诗错愕的瞪大了眼睛,终于察觉到了不对:“等一下,小十九你给我形容一下,校长的样子和打扮。”

  “嗯?”

  虽然不理解槐诗是什么意思,但他依旧照实说道:“看上去四十多岁出头一些,头发花白,胡子搭理的很不错,眼睛的款式很潮,而且我感觉那一件修身长袍真的蛮有品味的——你看,老师你上台的时候,我还拍了照片。”

  他打开手机,将屏幕递过来。

  槐诗无语。

  照片上的自己姑且不提,可旁边……不还是一只老猴子么?

  槐诗有些恼怒的抓了抓头发,回忆起刚刚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又被校长给耍了……那个老王八蛋!

  算上毕业证和稀里糊涂做了工具人,这特么是第三次戏弄他了!可偏偏所有人都觉得校长在提携后进,令他一口老血吐不出来。

  长叹一声,只能心里默默的念两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试图精神胜利。

  “人生真是充满艰难啊。”

  他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拍了拍小十九的肩膀。

  林中小屋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啥。

  眼看着槐诗起身,不解的问:“老师你去哪儿?要不带着学生一起?我可以帮忙呀。”

  “上厕所。”

  槐诗翻了个白眼,回头看他:“难道你还要帮我扶一下?”

  小十九顿时犹豫了起来。

  好像在考虑一样……

  槐诗越发无奈,挥了挥手,示意他在大礼堂外面等着。然后就一边感慨着自己象牙塔的教书生涯多有忐忑,长吁短叹的去的。

  然后在厕所里遇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人。

  副校长。

  副校长的装束倒是不像在群星号时所见的那样,披着长袍,古雅而肃穆。反而穿着一套浅色的条纹西装,看上去和煦了许多,只是脸色好像万年不变那样的肃冷平静。

  堪称仪态端庄。

  倘若不是直到槐诗找好位置站稳了,回头才看到他的画……想必两人之家的神情一定会更加的融洽。

  现在,他们并排站在小便池前面,目不斜视的看着面前的白色瓷砖。

  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他原本还预想着两人第一次见面或许还会明争暗斗,唇枪舌剑一番,结果却没想到会如此的沉默。

  很快,在两分钟后,尴尬的沉默终于结束。

  副校长先离去。

  槐诗才松了口气,想起来……自己皮带好像都还没解。

  这半天才这儿瞎站着了!

  而等槐诗从厕所里出来,却在洗手池的前面看到了等待在那里的副校长。

  这位出身于纯血者的著名学者,天国谱系神髓之路的五阶升华者,放在全境也算是著名的大佬和巨头。

  如今好像正站在门口,专门等着自己一样。

  端详着槐诗的样子。

  “呃,副校长好……”

  槐诗试探性的打了个招呼。

  副校长的脸色依旧肃冷,只是微微颔首,然后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又指了指槐诗的胸口。

  “……”

  沉默中,槐诗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的手指。

  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可很快,他恍然大悟,就好像传说中佛祖拈花一笑那样,这难道是什么以心传心的妙法?或者说,是副校长给自己的暗示?告诉他外面那些风言风语他根本不在意,你要理解,我很看好你?所以大家一定要有默契?

  然后,他的幻想就被打破了。

  副校长的眉头皱起。

  “领带。”他说:“你的领带,歪了。”

  “……”

  直到槐诗低下头才注意到,自己的领带确实歪了……差不多半公分?所以说您老就单纯是强迫症么?

  在他手忙脚乱的扶正之后,副校长的眉头才松开了一丝。

  凝视着面前的年轻人,他忽然问:“你知道我是深渊生态学的主讲么?你接下来将会是我的助教。”

  槐诗赶忙点头。

  某种程度上来说,副校长其实也算是自己的直属上级——这也无怪他会对自己的到来不满,谁愿意自己的下属里被校长塞一个钉子进来?

  “很好。”

  副校长颔首,直白地告诉他:“这周三,深渊生态学开课,你不必来了。”

  “嗯?”

  槐诗一愣。

  打压这就开始了?而且怎么还这么直白?

  这副校长就一点面子都不给人的么?

  不等槐诗虎躯一震,反驳质问,副校长就继续吩咐:“在这期间,准备好教案,两周之后,深渊植物学这一章由你来讲。”

  “嗯?!”

  槐诗惊疑的声音更大了。

  受不了这个转折。

  妈耶,这究竟是打压还是提拔?怎么自己瞬间从一个端茶倒水改作业的帮闲就直接上台开始讲课了?

  在确定槐诗听明白之后,他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点了点头,叮嘱道:“准备仔细一点,这是大课,到时候不要出丑。”

  说罢,便转身离去,留着槐诗一个人在原地。

  摸不着到头脑。

  寂静里,只有他怀中的蝇王终于看不下去了,无奈叹息:

  “大兄弟,这丑你是出定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