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第一课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啥意思?”

  别西卜难得说话,槐诗倒是不介意做一次捧哏:“你是说这里面有猫腻?”

  “难道不是么?”

  别西卜猖狂大笑:“我要是副校长,就在教室里埋下一队伏兵,到时候眼看你走进来,只要摔杯为号……”

  “行了,正经点。”

  槐诗翻白眼,打断了他的话:“都说了让你少念两段童林传。”

  “童林传已经是过去式了,你家的马大爷最近喜欢听隋唐。”别西卜抱怨:“听到里面有匹马能够把尾巴藏在屁股里当杀手锏的时候,那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可太丢人了——你就不能说说它?”

  ”改天我让他减肥吧。”

  槐诗无奈挠头。

  实际上他哪里不清楚别西卜的意思呢。

  无非和自己想的一样,觉得副校长这一安排未必纯粹出于提拔新人的意思罢了。

  这可是全校全年纪通上的大课,讲台下面说不定就是几百上千人——要知道深渊生态学这门课的根本意义是让将来从事深渊开拓的学生能够在关键时候保命的。

  这种关键严肃的课程,讲好了未必露脸,但如果出了一点纰漏和麻烦就是槐诗一个新人顶不住的篓子。

  德不配位,必有灾秧。

  槐诗本身学识和能力没到那程度,也只能说是自取其辱。到时候副校长想要怎么摆弄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槐诗会拒绝么?

  “我觉得挺好。”槐诗平静的回答:“至少这样我进入教研室的机会就更大了一些,对吧?”

  “万一玩砸了呢?”

  “那就砸了呗,不然的话,靠着古典音乐赏析这门选修课,想要进入教研室还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功夫呢。”

  槐诗淡定的洗完手,随口问道:“话说,你终于敢说话了?”

  “我怎么就不敢说话了?”别西卜大怒:“我这叫在养精蓄锐,养精蓄锐你懂么?”

  “那怎么乌鸦在的时候你不吭声的?”

  “我……我困得慌,不行么!”别西卜刚刚反驳完,立马又补了一句:“我困了,别跟我说话,睡了,晚安,88!“

  在没有任何声音了。

  槐诗耸肩,将手擦干净之后,便转身出门而去。

  下午他还要去收拾教室呢。

  中午带着林十九随便在外面吃了点东西之后,他们便匆匆向着教务处分配给自己的临时教室而去。

  走到楼下的时候,便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流。

  不过手里抱着的大多都是电气学和边境法学的教材,还有不少拿着急救课和雕塑系的课表,而在路过的时候,槐诗发现深渊摄影和地狱哲学的教室里竟然都已经有学生在自习了,而边境法学的教室里竟然已经全部坐满。

  不由得一阵发自内心的羡慕。

  如果不是课程冲突,他都有点想要去听听边境法学的课。

  这门课实在太火热了,稍微学一点考个执照一辈子就能吃喝不愁。

  要知道由于各地边境的环境特殊和各种原因,导致不同的边境之间除了基本法之外,其他的法律都有着不同的差别,甚至可能截然不同。

  乃至某些活跃的大群也有着自身的律法,只要外来者遵守律令都有以物易物的空间……

  而倘若有心的话,在这些截然不同的法律条文之间,便大有文章可做

  尤其是有一笔雄厚资本想要在边境之间运转的时候……

  可以说,来这里学习的,和隔壁那几个会计和估价的班一样,有一个算一个的大家基本都把良心抛到脑后——正所谓学成文武艺,售予资本家。

  还没毕业呢,就已经开始准备找空子钻了——这里的毕业论文从来不对外公布,据说那都是学生们这几年来整理的bug合集,以后是要拿出去混饭吃的。

  想到这里,槐诗又有一些怀念起来。

  也不知道小猫那个家伙最近去了哪儿,法务部的好哥哥们状况怎么样,他可是好久都没有听过小猫乐园的消息了。

  想必在挣脱了邪马台的束缚之后,那帮家伙如今一定在某个地狱里如鱼得水的收着版权金吧?

  只恨当初走的太急,没有来得及找法务部的好哥哥们要个联系方式。

  槐诗叹息了一声,从边境法学的教室收回视线,冲着前来上课的老师友好的点了个头。回头走向自己的教室,然后就看到瞠目结舌的林十九。

  “怎么了?”槐诗问。

  “老、老师……教室……教室它……”林十九指着背后虚掩的门,脸色憋红了:“它……它……”

  “出问题了?”

  槐诗茫然,旋即警惕起来:“该不会连桌子和椅子都没有吧?那群家伙为了打压我真是良心坏了,莫欺少年……卧槽!”

  推开门之后,他自己都吓坏了。

  教室倒是没有丝毫的问题,倒不如说,还专门为槐诗做了调整,墙壁和大门都包裹了一层隔音棉就算了,内部的升降阶梯也进行过调整,而讲台更是直接制作成了演奏台的样式,方便槐诗进行授课。

  看起来象牙之塔对每一件教室都进行过改造和调整——在这里的炼金术教学的时候,可是有某些动辄会引发惨烈爆炸的课程。倘若不慎重一点的话,恐怕整个学校早就上天了。

  可要知道这可只是一间临时教室而已。

  几天之前,槐诗随手在表格上挑了一个地方,而一周之后槐诗恐怕就轮换到其他教室去了。短短一星期的功夫,就下了这么大的血本,不得不令槐诗感慨象牙之塔真是财大气粗。

  而内部更是一尘不染,不需要槐诗打扫,地上连个纸片都没有,更不用说预想之中的蜘蛛网和特意为难就连桌椅都没有配备齐全了。

  但这倒是不会令槐诗害怕。

  令他吓得几乎从原地跳起来的,是寂静的教室里竟然一片涌动的人群。

  触目所见,几乎每一个地方都已经坐满了人,哪怕是桌椅之间的过道里和教室的后面,所有的空地也基本上都被占满了。

  在槐诗到来之前,大家都遵守着秩序,没有打闹或者争吵。

  可当槐诗推开门之后,那一双双等待许久的眼眸子就蹭一下的亮起来了,吓得槐诗几乎原地跳起来。

  “什么鬼?”

  他茫然的看着教室里过于夸张的人数,目瞪口呆:“怎么这么多人?”

  能够将这一间大型阶梯教室占满,怎么算都足足有三四百人了。如果不是门牌上写着古典音乐赏析的科目,槐诗几乎要怀疑自己走错了。

  “呃……”

  槐诗犹豫了半天:“你们是不是搞错教室了?法学在对面,电气学在隔壁——”

  台下的学生们也一脸懵逼,不知道为啥老师才刚上台来就准备赶人。

  很快,林十九就已经从学生那边搞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带了几个人上台来。

  “槐诗老师好。”

  最前面那个看上去阴柔纤细的少年率先鞠躬行礼,递上了一张表格:“这是我们象牙之塔演奏团的申请——李老师在临走之前提醒过我们,可以来找您担任新学期的指导老师,希望您不要介意我们自作主张。”

  李老师?

  槐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们所指的是那一位在自己到来之前就下地狱寻找灵感的灾厄乐师,钢琴大师罗宾·李。

  没想到他在临走之前,竟然还给自己留下了这一份大礼?

  眼看着这教室里密密麻麻的人,槐诗顿时略微恍然:“这都是你们的人?”

  “不,实际上,我们演奏团的主职成员只有六十人,都坐在那里了。”名为塞缪尔的长笛手指了指最靠前的两排。

  “那剩下的呢?”槐诗问。

  “剩下的我知道,有很多都是安东教授的学生,还有不少是和我一样,从安德莉亚老师的热力学教室过来的。”长笛手塞缪尔报告说:“我们来之前就吓了一跳,去打听了一下,有不少是东夏谱系社团之间的宣传,当然,也有很多是在开学典礼看到校长的推荐才知道的,据说接下来几节课还有您的粉丝后援会想要参与——”

  后面的话槐诗没有听进去。

  怔怔的看着面前人满为患的教室,忽然之间却感受到了一阵不切实际的荒谬感。

  并非是怀疑眼前的这一切是梦,而是觉得……之前的种种担忧和疑虑未免太过可笑了一些。

  他和曾经怀揣着上中下三策上门的林十九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忍不住一笑,感觉之前的种种准备简直太过小题大做。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并非纯粹只是一个天文会派过来的监查官,也并非只是一个新人教师而已呢?

  不止是安东与安德莉亚老师他们对自己的信重,还有象牙之塔演奏团对槐诗的期望,乃至于东夏谱系对于自己的天然好感,乃至他灾厄乐师这个身份的恐怖号召力——

  一路走来,不知不觉,他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需要孤独面对一切的少年了。

  眼前这一份人气便是不折不扣的实证。

  他的能力、他的天赋和他的成就,已然被诸多人看在了眼中,也已然得到了诸多学生们的认可。

  到现在,教室的后门处,也依旧源源不断的有新来的学生涌入。

  而距离正式上课还有二十多分钟呢。

  这还是新学期的第一堂课而已。

  既然有这么多人对自己有充分的信心,

  那槐诗自己都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他现在唯一害怕的,便是自己的才能不足,辜负了这一份作为教师而言的责任罢了。

  想到这里,他拍了拍塞缪尔的肩膀,也谢过学生们的支持之后,拉开了折凳,在讲台前面坐好,将自己的教案从包里拿出来,放在了支架上。

  当他抬头环顾着学生们的时候,心里就在没有半分不安和茫然,信心十足的向着这些未来有可能会经常见到的稚嫩面孔露出笑容。

  “劳烦大家等这么久,在正式上课之前,咱们聊个几块钱的怎么样?”

  他靠在椅子上,向着台下的学生们说道:“本来我还打算,这一节课如果没有人来的话,我就出去逮住几个学生,跟他们讲一讲古典音乐的历史、发展过程、具体的阶段,还有分类……今天来的人这么多礼,有音乐基础的人麻烦举个手。”

  在教室中,学生们顿时兴奋起来。

  不过举手的人不超过三分之一,剩下的多半都是过来看热闹的。

  “不算太多啊。”

  槐诗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正式上课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我先努力让大家爱上古典音乐吧。”

  他挥手,沉重的大提琴自手环之中涌现,源质凝结,化作琴弓在指尖延伸开来。

  随手,在琴弦上划出了几个清亮的音符。

  简单的四五个音节扩散开来,却奇异的令教室中隐约的低语和低沉喧嚣消散了,一切都再度归于宁静之中。

  槐诗歪头回忆了一下谱子,忍不住露出微笑:“古典音乐绕不过巴赫,古典音乐赏析也绕不过他,作为各位接下来的研究对象之一,希望你们能够通过这二十多分钟喜欢上他。”

  巴赫,g大调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时间正正好。

  在讲台之上,槐诗低下了头。

  那一瞬间,就好像天国的大门打开一缝。

  有奇迹一样的慈悲旋律自琴弓之下流淌而出,低沉的回荡在了每一个人的耳边。

  静谧在一瞬间突如其来。

  连呼吸和心跳的声音都在迅速的飘忽远去。

  被赋予了实质的琴声化作潺潺的溪流,将每一个人淹没在其中。只有飘忽的尘埃在午后的阳光映照之下舞动,好像不断明灭的细小星辰。

  一切都变得如此宁静温柔。

  远方偶然响起的爆炸声,窗外躁动的人声和喧嚣,乃至那些在走廊中匆匆行走的年轻人们,此时此刻都忍不住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

  令这一切都安宁的沉浸在静谧之中。

  沉浸在或是轻灵或是低沉的旋律里,任由时光一点一滴的流逝。

  直到随着琴声的渐渐消散,远方的有铃声响起。

  槐诗终于抬起了头,放下琴弓,端详着那些不知不觉间露出一丝微笑的学生们。

  就这样,他的授课,正式开始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