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大粉似黑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就在一楼大厅的入口处,此刻人来人往的学生们骤然分流,绕开了那个站在门口正中的男人,或是站的远远的,好奇观望。

  灰青色的袴装上没有丝毫的皱褶,外披黑色的羽织,脚踏木屐。

  而手中握着一支修长的剑袋。

  肃然以待。

  中年男人的鬓发已经微白,映衬的面孔分外沧桑。原本端庄的样子在蒙上了一层寒意之后,便有着说不出的威严。

  令人害怕。

  此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质问,槐诗的眉毛微微挑起,端详着他的样子:“说真的,我不知道你讲的是什么意思,但多少猜到了一点,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听我解释。

  不过在这之前,最起码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吧,这位老师?”

  来者顿时嗤笑,“区区无名小卒,自然不值得堂堂天会监查官在意既然做出了那种事情,如今才问在下的名字,难道不觉得虚伪么?”

  “你想要冷嘲热讽的话也无所谓,如果这是你的来意的话。”

  槐诗淡定的抬起手,将装着教案的包递给林十九,向着他走去:“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就要被人嘲讽让我有点生气,但我还是希望这件事能够以一个比较体面的方式得到解决。

  所以,让我再重申一次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也不知道你究竟为什么对我怀有这么大的怨念。

  但倘若你上门是想要讨个说法,那么在我做出解释之前,最起码,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对吧?”

  “你还想要再度羞辱我吗!”

  中年男人勃然大怒:“多说无益,让在下领会一下天会审判者的厉害吧!”

  他伸手拨开了剑袋,自其中展露出一柄瀛洲的长剑。

  在此,发起挑战。

  “从刚才一直到现在为之,难道不是你单方面在羞辱我么?”

  在诸多人的围观之中,槐诗面无表情的反问:“再怎么样,咄咄逼人的带着剑上门,也都不是谈话的态度吧?

  还是说,你只是纯粹想要找个地方泄愤而已?”

  那一瞬间,伴随着槐诗踏前,所有人眼前一花。

  瞬间的恍惚之后,好像时间中间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缺口,令整个过程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最后的结果。

  而槐诗已经宛如鬼魅一样,瞬间掠过了数米的距离,竟然丝毫的风声都未曾掀起,便已经来到了中年男人的面前。

  近在咫尺。

  “现在,我最后问一次”

  他凝视着那一双扩散开来的瞳孔,轻声问:

  “姓名?”

  下意识的,中年男人后退。

  尖锐的声音迸发,木屐在光滑的地面上刮出了两道惨烈的痕迹。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他的应对可以说完美。

  动如雷霆,瞬间退出了两米,几乎快要撞破背后门上的玻璃。

  终于拉开了安全距离。

  可当他抬起眼睛的时候,却发现槐诗的面孔依旧近在咫尺,和煦的微笑依旧未曾有过任何变化,不由得汗毛倒竖。

  扶在剑柄之上的右手骤然发力握紧,随着左手拇指的推动,令鞘内的钢铁呼啸而出拔剑!

  紧接着,又戛然而止。

  “使不得。”

  槐诗的手掌抬起,不知何时已经顶在了剑柄的正前方。好像抓住了洞中巨蟒的七寸,不允许它再出鞘一分。

  就这样,一寸寸的将剑刃重新塞回了剑鞘中去。

  不论中年男人如何反抗,面色憋至铁青,向前推动的手掌都未曾有过任何的动摇和晃动,直到剑鞘同锋刃合拢至一处,发出一声清亮的鸣叫声。

  槐诗后退了一步,笑容依旧无害。

  好像在挑衅一样,示意他。

  再来啊。

  来者铁青的面孔上浮现出一缕激怒的赤红,竟然当着槐诗的面向前踏出一步,缓缓弯下腰,摆出了起手应击的架势。

  好像长弓的弓弦渐渐绞紧,引而不发的恐怖张力汇聚在了他扶着剑柄的五指之上。

  蓄势待发。

  只有刺骨的寒意自鞘中钢铁饥渴的鸣叫中扩散开来,杀意刺骨再没有留下任何的余地,这是货真价实的真剑对决。

  而槐诗依旧微笑着,站在原地,没有动。

  只是看着他。

  在渐渐凝固的死寂里,只有豆大的汗珠从武士的额角缓缓滴落,浸湿了领口和脚下破碎的地板。

  他一动不动。

  只有鞘中的长剑鸣叫声越发的凄厉,堪称尖锐那样,刺痛了所有人的耳膜,向上疯狂攀升。直到最后,在槐诗的等待里,迸发了绝望的哀鸣。

  有破碎的声音自鞘中响起。

  未曾出鞘的锋刃竟然碎在了鞘中。

  随着长剑的破碎,骤然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精气样,中年男人的脸色苍白,再无法撑起身体,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哪里还不明白彼此的差距?

  连剑都没有拔出来,他就败了。

  不,应该说:一直到彻底失败之前,他都没有在那一双静默的眼瞳之前拔剑的勇气。

  毫无来由的恐惧自直觉之中泛起,摄取了他的意识,令他凝固在原地,动弹不得。

  “是在下输了”

  神情委顿的中年男人艰难的以剑鞘撑起自己的身体,艰难喘息:“今日,是我佐佐木清正上门自取其辱。

  从今以后,遇到槐诗先生,在下自然会退避三舍,再不敢有所纠缠”

  说到了这里,他声音微微颤抖,眼见是悲苦至极,情难自禁,几乎快要落下泪来。只得低下头,从地上踉跄爬起,想要狼狈逃离。

  却听见身后轻柔的声音:

  “我让你走了么?”

  在隐约的喧嚣之中,死寂骤然到来。

  低沉的话语带着难以想象的重量和寒意,令大厅再度凝固。

  佐佐木清正愣在原地。

  在面前玻璃门的倒影之中,隐约窥见了那个年轻人的倒影。飘忽的好像泡影一样,难以窥见实质,可在瞬间的恍惚中,却好像有无穷尽的黑暗冲天而起,将一切吞没。

  形成了令人心悸的恐怖漩涡。

  在黑暗的覆盖之下,他终于察觉到了心中这一分恐惧的来源。

  就在他的身旁,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两个暗淡而狰狞的影子。一者双手握持着沉重的赤红色大斧,宛如神父一样肃穆威严。

  而另一个阴影手中的短刀,已经贴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凉。

  事到如今,佐佐木清正哪里还不明白,自从站在槐诗面前开始,他的性命,早已经不在自己的手中了。

  “佐佐木老师对吧?”寂静里,槐诗走到了他的身旁,回头问道。

  “正是。”

  在寒意的侵蚀之下,佐佐木清正艰难的抬起头,昂然回应,等待着槐诗的发落。

  可在令人心悸的短暂沉默之后,槐诗自沉思中抬起头,却忽然咧嘴,露出和煦的笑容。

  黑暗、鬼影、冰霜和死亡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只剩下一张充满热情的面孔。

  “佐佐木老师”

  宛如一见如故那样,槐诗抓着佐佐木清正的手,热情的问道:

  “您吃了吗?”

  .

  .

  两个小时之后,象牙之塔里一家瀛洲特色的居酒屋中。

  “劳驾,再来一碗!”

  佐佐木清正举起了手中的空碗。

  旁边林十九的眼角抽搐起来,看着桌子上堆的密密麻麻的空碗空盘,不知道这究竟是哪儿来的一个饭桶。

  “给我也来一碗吧。”

  槐诗也抬起手招呼:“顺便再来一合清酒,炸鸡块一份十九你还要什么吗?就当老师请客,别客气。”

  “我已经吃饱了。”

  林十九神情无奈,看着桌子上的壮观景象。

  在怎么吃也比不过这两个吃货啊。

  于是两个人在等待茶泡饭的空隙里,又啃着毛豆喝起酒来,好得好像刚刚大打出手的不是他们一样。

  而槐诗,也终于搞清楚了前因后果。

  佐佐木清正,是个失爵的浪人。

  而如果要说关系的话,两人之间七拐八拐竟然也扯得上那么一点联系在他失爵之前,所出仕的就是里间家,是里间家的家臣。

  只可惜,因为天津系和国津系的斗争,武家全面倒戈向将军一方,站错队了的里间家上一代家主则在后续的清算之中被勒令切腹自杀。

  而佐佐木清正业从一个八百石的华族教头变成了一个浪人,在瀛洲没有立足之地。如果脑筋灵光一点的说不定还能在外面重起炉灶,但摊上佐佐木这样的脑子里少一根弦的铁憨憨二愣子,根本就找不到什么下家。

  几番流落之后,最终托庇与象牙之塔,成为了一名随处可见的外聘教师。

  简单来说,就是临时工。

  在象牙之塔这样的人并不少,拿不到正式合同,也没有什么希望得到自己的固定教室。而他之所以能留下来,是因为被花道教室的教授看重,招揽为自己的助教。

  教授已经很老了,难得遇到一个合眼缘的后辈,能照顾一把是一把,只期望自己这个老乡不要走投无路做贼去。

  但好景不长,还没到半年,开学之前教授便病休了。

  偌大的花道教室群龙无首,佐佐木受人大恩,但又难以阻止教室一日日的衰败。

  眼看着老教授一辈子的心血就这样烟消云散,连这一件教室都保不住,佐佐木切腹的心思都有了。

  奈何就算切腹也没有卵用。

  而这时候眼看着自己家生源一个个流失,而原本的学生因为各种原因打算转向古典音乐赏析的教室,再来两个社团里的人煽风点火

  “今日倘若不是槐君海涵,在下险些闯出大祸。”

  在吃完饭之后,佐佐木再次正坐,按照瀛洲最严格的理解,向着槐诗俯身行礼,几乎匍匐在了地上:“大変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でした!”

  “佐佐木老师哪里的话?咱们这不是不打不相识么?”

  槐诗一脸热情的将他扶起来,一顿宽慰:“你可能不知道,我和小琥珀在社保局可是斩鸡头烧黄纸的拜把子关系,大家在乐园并肩作战,差点结成了异姓兄妹。在我心里,她永远是个妹妹。又怎么会跟妹妹家里的人一般见识呢?”

  就欺负佐佐木不懂东夏语的博大精深,槐诗一个劲儿的占着他的便宜:“区区误会,请千万不要在意,以后咱们两个教室可要和谐相处才是。”

  不知道为啥,内心之中不断有一个又一个缺德的念头涌现出来:

  为什么要生气呢?

  这种脑子里缺根弦又特别好用的上好工具人,一定要握在自己的手中才可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