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反击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

  一顿饭吃完,槐诗将佐佐木送到了居酒屋的门口,两人惜惜相别,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好兄弟。

  而目送这佐佐木离去,全程看到老师怎么把这个铁憨憨把控在股掌之中的林十九只能悄悄感慨恐怖如斯了。

  在佐佐木走远之后,槐诗低头踩掉了烟头,轻声感慨:“到底是一帮小屁孩儿,想要玩捧杀也玩的这么不上档次只能说眼界有限么?”

  “那老师,接下来要有所回应了?”林十九问。

  按照林中小屋的想法,既然抓住了头绪,那就雷霆一击,趁着那帮人还没成气候的时候,一举击溃,省得留下什么麻烦,尾大不掉。

  可槐诗却依旧平静,只是耸肩:“人家现在还顶着我的崇拜者的头衔呢,我怎么好下手?大黑似粉,大粉似黑呀当偶像就这点不好。”

  林十九一愣:“难道就要坐视他们败坏老师的名声么?”

  “那就让他们败呗,还没到着急的时候呢。况且,这时候恐怕有人巴不得我做出点什么反映来,好借题发挥呢。”

  槐诗捏着下巴,脑子里开始寻思。

  倒不是寻思怎么应对,而是在疑惑自己这一肚子坏水儿究竟是从哪儿来的?不应该啊?为啥就老是不自觉的带入到反派角色里去?而且还总觉得这帮小鬼做事儿上不了台面,狗狗祟祟的成不了气候?

  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可寻思归寻思,他却没有发愣,而是回头问:“刚刚我和佐佐木商量的事情你听见了么?”

  “一清二楚。”林十九点头。

  “很好。”

  槐诗端详着林十九充满误导性的无害模样,眉毛挑起:“有件事情需要给你去办了”

  .

  .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那一天晚上的纷争只不过是错觉,并没有过多久,佐佐木清正就主动前往校务处缴纳了罚款,并将这一事件称为误会。

  而槐诗的作息如常。

  该吃饭吃饭,该上课上课,台上偶尔传来不满的嘘声也不以为意。任由事件发酵,一时间喧嚣尘上。

  大规模的社团摊派激起了已经激起了绝大多数学生的不满,诸多选修的教室一时间也被卷入其中,在办公室里,已经有部分老师对槐诗表示过不满,甚至已经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而就在第二周周一的时候,在古典音乐教室周二开课之前,教研室的一纸通知,终于姗姗来迟。

  在古典音乐赏析教室的主讲槐诗老师申请之后,经过了教研室的研究,出于维持教学质量的考量,决定正式批准他的申请。

  接下来,古典音乐赏析一课将提前终止申报,不再接纳新的成员。

  到此为止。

  而在槐诗挑选之后,一共通过批准的学生总共七百三十余名。全部是槐诗通过课堂表现以及作业的完成程度所决定。

  倘若是发自内心喜欢这一门课但之前没有基础的话,槐诗倒是不会将人拒之门外,但作业没有在规定时间完成,开学一周之后都没有来听过课的说你喜欢,谁信呢?

  七百多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在教研室的选修课里,能够有这样的成绩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不至于惨淡,但又不至于膨胀到一两千人令人瞠目结舌。

  槐诗当机立断的一刀砍下去之后,一时间沸沸扬扬的事态顿时一滞。

  而那些还在以槐诗的名义去强行进行社团摊派的人和学生会的成员只能在周围的怀疑时间中尴尬坐蜡。

  原本愈演愈烈的争论在短暂的停止之后,又不可思议的转换了一个新方向槐诗这是在群情激愤之下害怕了,想要平息事态,他以为这就完了?做梦!必须站出来公开道歉!否则我们绝不同意!

  这一次,无脑黑们撑起旗帜来之后,原本的无脑粉们竟然没有再发话了

  因为乐园王子后援会开始查人了。

  但凡是以槐诗的名义,或者自称槐诗粉丝进行社团摊派的人,或者在论战中格外跳脱的那几位

  总共一百多人。

  挨个验证会籍和周边,以及每月应援金额,以及粉丝群里的ID和等级。

  没有会籍?那周边有么?没有应援过,粉丝群总加过吧?限定银卡买不起,铜卡这种二百多块钱一张的你总有吧?

  什么都没有?

  那你他妈的算哪门子粉丝?白嫖粉也配说爱?给奶奶爪巴!

  在粉丝们的自发行动之下,扒皮行动的效率快的吓人,在扒完之后才发现这些跳的欢的,一百个里面有八十多个都是来路不明的白嫖粉。

  那些根本不带脑子瞎掺和的粉丝被后援会带回去重新再教育,而白嫖粉的姓名、照片和具体做过什么都全部被披露出来,挂在了象牙之塔论坛上,并且飘了红。

  甚至里面不乏学生会的组织成员和关系者。

  甚至或多或少,都贴着纯血者的标签。

  阴谋论、爆料者乃至想要把水搅浑的人不断的出现,一时间,遍地是瓜,或真或假的爆料和节奏简直让人看不过来。

  同一时间,呼啸者弗雷德家族的摩根已经感觉到爪麻了。

  可以说骑虎难下。

  作为纯血者,他和槐诗的矛盾不仅仅是来自于想要帮助自己的表弟马丁争取到今年唯一的教室名额。

  甚至更早,早在群星号的事件时就有所怨念。

  他一共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在大公的划分之中,群星号的那一部分正好是未来准备给他的产业。

  结果却没想到,他距离成年还剩下半个月的时候,群星号忽然没了。

  先是被天会强行征用,紧接着又称为了战场,彻底变成了一片废墟,只剩下几节车厢沉入海里,连打捞价值都没有。

  而其中始作俑者,便是艾晴和她的直属手下槐诗。后来艾晴甚至还在他的大姐那里狠狠的砍了一刀。

  后面大姐整整几个月都是那一副轻声细语、柔柔弱弱的样子,令他在家里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倒了霉。

  尤其后来根据传闻,群星号里竟然还收藏着一部分天国的记录一具完整的冥府审判装甲,而这么多年以来,弗雷德家族竟然有宝山在眼前不自知,甚至都没有发现。这件事儿在他的圈子里几乎被当成笑柄,令他难堪了好长时间。

  这一份积蓄的怒火在想要和槐诗面谈被拒绝之后,彻底的爆发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原本他还打算对槐诗有所补偿,如今他却想要让这个家伙狠狠的栽一个跟头最好灰头土脸的被赶出象牙之塔。

  结果却没有想到,坑是挖好了,但槐诗不但没有跳进去,反而快要把他自己埋了。

  恐怕过不了多久,他的存在就会被人扒出来了,到时候脸恐怕就丢大了。

  他现在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付出一些代价,换取槐诗不赶尽杀绝了。

  但想到他那一天的傲慢态度,摩根感受到一股发自内心的怒火。

  那不应该说是轻蔑,而是将自己看重万分的呼啸者之名,自己为止骄傲的弗雷德家族当作尘埃。

  一时的挫败只不过让他难受几年,但倘若如今退让了的话,他会为自己的软弱羞耻一生。

  但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牌能打出去了。

  他又不是弗雷德家族的家主,教研室里的纯血者也不是可以让他呼来喝去的仆从。倒不如说,对于这些人他们向来是礼敬有加的。

  那些老师根本不会卖他一个学生的面子,也不会同意介入这种毫无任何意义的纷争。倘若他敢提出这个要求,别说副校长会恼怒,他的长姐恐怕就会打电话过来跟他讲一讲道理了。

  如今,他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在争论最为激烈的时候,他不是没有试过火上浇油,让人引发其他社团对于槐诗的仇视。

  包括让人在综合格斗社里用槐诗的名义表达一下轻蔑,在罗马剑术社里传达一下槐诗的不屑

  但问题是,捧杀计划的最大前提是需要对方德不配位才行。如果人家只是纯粹低调惯了的话,那费尽心思也不过是在给人家准备装逼的机会而已。

  就好像综合格斗社一样。

  指导老师听了之后,并没有勃然大怒,反而满怀羞愧,回头把那群沉迷健身的牲口操练的嗷嗷叫。

  打今天起,统统给我对练时间加三个小时!

  曾经一双铁拳打遍深渊无敌手的外道王,嫡传正统的果园健身房里认可的免许皆传槐诗说你练的不行。

  那就证明是真的不行。

  还用得着放什么屁?

  罗马剑术社的社长更绝了,表面上不动声色,在谈论结束之后,又拐弯抹角的询问传话的人:请问槐诗老师什么时候有空来指点一下罗马匕首搏击呀?哎呀,实不相瞒,他的录像我们看了好几十遍了,一直没好意思上门问,不白交,我们给钱的,您觉得多少合适,说个数,千万别客气

  一个跪的比一个快。

  有的还没开口就跪了。

  而佐佐木清正的拔刀术在槐诗面前连刀都没拔出来之后,瀛洲剑道社也干脆利落的转换了方向你们的指导老师都打不过人家,那你还想怎样啊?

  况且佐佐木清正回过头之后,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已经变成了槐诗吹。

  逢人就吹槐诗风姿卓越令人心这,更何况,剑术已然登峰造极,为人谦虚又正派,实乃象牙之塔里不可多得的优秀教师和人才

  令人头秃。

  就在摩根头疼的时候,门外骤然响起了匆忙的敲门声。

  “不好了,摩根。”

  社员脸色苍白的闯进来,“他们打上门来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