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算账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这几天,槐诗稳坐不动,任由外面的风声发酵,但实际上真正奔走的人却是林中小屋。

  靠着自己这一张安全无害的面孔,他混迹在各个社团之间,早已经搞清楚究竟是哪几个家伙真正在里面搅事情,名单都写好了。

  之前槐诗不动,是因为哪怕事态平息,也依旧会有祸根隐藏下来。

  还不如等彻底发酵完毕之后,釜底抽薪,撤去涛涛洪流之后,自然就知道游泳的人里谁没有穿裤子了。

  到时候一网成擒,可比留下什么首尾还要费心简单的多。

  既然手里有了他们拿着自己的名义到处造谣和为非作歹的证据,槐诗也绝地不会心软。

  一般来说,只要这一份名单交给了校务处,甚至不用他自己动手,学校自己就会给他一个交代。说不定到时候还是副校长下手,不管是不是自己人,他杀起来一样痛快。肯定会给槐诗一个满意的答复。

  但杀鸡儆猴和把猴子全杀了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效果,还有不知道多少连带关系者在里面呢。

  事情做绝了对他又没有什么好处闹得再大,也只不过是让他们退学而已,还不如捏着这些人的把柄更有利用价值一些。

  忽然不知道自己的思维方式渐渐艾晴化,槐诗走着路,哼着歌,就差吃着小火锅的,就这样找上了第一家社团。

  象牙之塔短跑运动会。

  再然后,看到遍地狼藉,一片呻吟和哀嚎的声音。

  好像有哥斯拉席卷而过那样,大门破烂,里面的运动器材东倒西歪,还有好几个学生正鼻青脸肿的躺在椅子和瑜伽垫上哀嚎。

  “卧槽,怎么回事儿?”

  林十九探头一看,吓了一跳,顿时拉着槐诗就要跑路:“老师快走,他们这是要栽赃我们啊!”

  依旧是林家小十九的天生作奸犯科的本能。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群家伙恐怕是故意弄成这个样子,想要陷害他们的!

  可没等他们走出去,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悲愤的声音:

  “你们这群家伙太过分了!”

  一个撑着拐杖,胳膊和腿还打着石膏的魁梧学生艰难走进来,看到槐诗和林十九之后,顿时勃然大怒。

  紧接着,委屈的眼泪都流出来:

  “不是都已经打过一遍了么!怎么还要再打一次的!”

  “啥玩意儿?”

  槐诗愣在原地,难以置信:“打过了?我什么时候打过了?”

  “所以你就还是觉得一遍不解气还要再来一遍是吧!”

  社长咬牙切齿,最后又悲愤的甩掉拐杖,躺在地上大字摊平了:“你们打吧,我信错了人,做错了事,是不会求饶的!”

  林十九的表情抽搐起来:“等等,我们今天”

  他刚想说不是来打人的,可他摸了摸自己口袋里沉甸甸的武器,没好意思说出口。

  另外几个社员连忙忍痛爬起来,将社长从地上搀扶起来,悲愤的看着他们,最后又无奈的挺身而出:“社长已经不行了,你们要出气,就来打我吧!”

  为什么搞得我们像是坏人一样啊!

  林十九大怒,正准备说话,却被槐诗按住肩膀。

  槐诗当然看得出来这几个人的伤势不是为了讹人自己下的手,而且下手的人也颇为有分寸,只是打断的手脚而已。

  “槐诗老师请你放心,我们既然输了,那便愿赌服输。”

  社长推开了几个社员,走上前来:“我们短跑会也是有骨气在的,不会一错再错,明天我们就会公开向你们道歉,澄清误会。如果您不放心,我们再签一次道歉信也没有关系。”

  槐诗和林十九面面相觑。

  所以说,确实是有人预先来过了?

  还逼着他们答应了公开道歉,写了道歉的书签了名?

  “刚刚是谁来找你们的?”

  林十九脱口问道。

  .

  第二家,篮球社、第三家,辩论俱乐部、第四家演讲同好会一直到第九家的象牙之塔环境保护协会为止。

  统统被人打上了门去,好一点的只打断了一根胳膊,或者一条腿,糟一点的干脆腰都给打着了。反正有校医室在,只要不死,怎么都救的回来,无非是卧床休息一个月而已。

  统统逼迫他们公开道歉,并手写了道歉信签名之后,扬长而去。

  一人一剑,一个二阶升华者,在短短半天之内,连破了九家社团,又马不停蹄的奔向了最后一家。

  海钓俱乐部。

  纯血者们校内社团中颇为著名的顶尖存在,毕竟家里要是连游艇都没有,海钓这种东西自然玩不起来。

  这一次,终于有人敢拦在她的面前。

  “原缘!你难道就真要这么过分么!”

  勃然大怒的摩根从休息室里冲出来,来到大门之前,怒视着一剑把大门都劈成粉碎的少女:“还是说,你们原家是对我们呼啸者家族有什么意见?”

  原缘撑着几乎到自己肩膀的山君巨剑,依旧不失仪态,神情一如既往的严谨端庄。

  “不要轻易的把家族挂在嘴边,摩根。”

  她平静的说:“因为我能代表家族,而你,不能。

  倘若我今天代表原家来到这里,那么就一定会砍掉你的头,你应该庆幸才对。”

  “哈!好大的威风!原家真是好气派!”

  摩根怒急而笑:“好,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我这个海钓俱乐部平了,到时候,你得罪的可不止我一个!”

  “同样”

  在虎哮声中,山君巨剑被原缘平举而起,隔着中间空空洞洞的大门,对准了摩根隐隐发白的脸。

  她说:“你得罪的人,也不止是我一个。”

  剑刃在瞬间迸发怒吼,可紧接着,戛然而止。

  一柄匕首从门口突兀的浮现,抬起,针尖对麦芒,竟然稳稳的顶住了山君的剑刃。紧接着,在匕首之后,宛如美洲牛仔一样的带着卷毡帽的中年男人从空气中走出。

  海钓俱乐部的指导老师终于匆匆赶来,阻止了原缘在自己的指导社团里动武。

  “冷静一点,原小姐。”

  中年人雅各布说:“有什么事情不是谈话能够解决的呢?我相信,坐下来谈,总有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

  “结果?”

  原缘想了想,歪头说:“公开道歉,道歉信,再断一只手就可以了”

  她看了一眼摩根,告诉他:“我想要左手。”

  “原缘,不要多管闲事,想要讨还公道也轮不到你!”摩根暴怒,“怎么,你看上小白脸想要倒”

  他还没有说完,就有一线电光呼啸而至。

  快到雅各布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

  雷霆乍响。

  伴随着轰鸣声的扩散,悬停在摩根鼻子前面的锐利枪锋才显露出真容沉重而华丽的三叉戟被少年握在手中。

  正好递到了摩根的嘴边。

  只要他一张口,就能品尝到铁的味道。

  “摩根,再让我听见从你嘴里说出一个和我堂姐有关的脏字来,就准备你的舌头道别吧。”

  少年微笑着,轻声下达了结论。

  在社保局中积累了累累杀气的原照,哪怕平时在家里会被自己堂姐吊起来打,但倘若论及杀人的本事和技艺,原缘是根本比不上他从大表哥那里攒来的经验值的。

  况且,第一次胡作非为,哪里有原照这种惯犯来的爽利?

  他终究是跟来了。

  哪怕是再怎么不想给槐诗这个家伙出头,他也不可能放任自己的堂姐被这些家伙欺负吧?

  “况且”

  他向后看了一眼,“正主这不是已经来了么?”

  就在海钓俱乐部的大门之外,道路的尽头,一辆自行车骤然浮现踪影,紧接着掀起风声,紧随而至。

  在门口,利索的刹车。

  差点把车后座上的林中小屋摔下来。

  “咱就不能打个车么老师?”林十九揉着屁股问。

  “废话,你才多大年纪就开始铺张浪费了,能省一点是一点,勤俭持家才是道理。况且还锻炼了身体,不好么!”

  汽车的年轻人震声反驳,抬起头,看向了宛如庄园一般的庞大的海钓俱乐部,还有门口处的景象,点了点头。

  “哟,都在呐。”

  气氛越发的凝重,丝毫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轻松半点。

  这令槐诗开始怀疑那群沙雕网友不是说讲话最后带个呐就能够和现在的小孩儿打成一片么?怎么就不管用了?

  “大家都吃了吗?”

  槐诗撑起自行车,习惯性的问了一句之后,也不等他们回应,伸手,拍了拍原缘的肩膀:“谢谢你啦。”

  原缘愣了一下,有些慌乱的别过了视线。

  至于原照没看到!

  他的视线落在了摩根的脸上,忍不住捏了捏下巴,露出微笑。

  摩根的脸色隐约白了一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雅各布挡在了他前面,针锋相对的凝视着槐诗的眼睛,明知故问:“请问槐诗老师有何贵干?海钓俱乐部不欢迎无关者探访。您难道是过来注册会员的?”

  “可惜我家没有船啊,也不太会钓鱼况且,钓起来也太麻烦了,我比较喜欢用炸的。”

  说着,槐诗的手里无中生有的搓出了一个圆溜溜的炸弹,在指尖打转,时而变成一个正方形,时而变成一个二十面体。好像面团一样搓扁揉圆,捏成了一个栩栩如生的中指,正对着雅各布。

  最后,又随着槐诗手掌的合拢,足够将门前炸上天的炸药瞬间化作源质,溃散无踪。

  寂静里,有人终于松了口气。

  却听见了槐诗冷漠的声音。

  “我来这里,有两件事。”

  他说,“第一件事,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在我的教室和我的学生之间,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他凝视着面前的雅各布,似笑非笑的问:“请问您有没有什么头绪?”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