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见面会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tent>

  不止是雅各布,后面的摩根一众人眼皮子也在狂跳,不着痕迹的向旁边瞥了一眼,瞪着不远处那个刚刚赶回来的学生。

  专门去向其他老师求救的学生一路狂奔着过来,脸色苍白,无望地朝着摩根摇头。

  除了雅各布,没有一个人愿意来。

  摩根心底一凉。

  紧接着,再一凉,更凉。

  因为槐诗看了过来。

  “我听说这里有很多我的粉丝,应该就是这几位吧?”

  槐诗和煦的问道,但不知道为何,他们却忽然感觉到脖子根都发冷了起来。他们有心想要辩解,但这个时候又有什么好辩解的呢?难道他们不是在暗中鼓动的么?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还有什么辩解的必要么?

  “承蒙各位错爱。”

  槐诗温柔一笑,向前,踏出了一步,“今天,我特地来给大家举办一场见面会。”

  崩。

  整个俱乐部好像都陡然一震。

  感受到践踏的力量。

  在槐诗脚下,俱乐部的地砖崩裂了一条缝隙,钻破了表层的水泥之后,脚印深深的陷入了泥土之中。

  如此堂而皇之的走入了纯血者们的俱乐部中,环顾四周的精良装饰,啧啧感叹。

  这个时候,雅各布再也没办法坐看槐诗如此猖狂了,愤然拦在了前方,瞪着他的面孔:“你就一点情面都不打算留了吗?”

  “不然呢?”

  槐诗嗤笑:“说到底,这件事情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这位老师,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归根结底,这根本就没有你能插手的余地——”

  雅各布大怒:“我是这里的指导老师!”

  “那就由你来负责好了。”

  槐诗的表情瞬间变得冰冷起来,不等他有所反应,再度踏前一步,令整个俱乐部再一震动荡。

  “今天,我带着学生来到这里,不是兴师问罪,而是要告诉他:公道就在这里,但不是别人给的,你总需要自己动手来拿!”

  槐诗踏前,步步紧逼:“既然你刚刚说,学生之间的事情学生自己解决,那老师之间的纷争,那就由老师来了断吧!

  总要给他们示范一下——大人们解决问题的方式,靠的是手,不是靠嘴巴!”

  他凝视着那一张近在咫尺的面孔,一字一顿的问:“除了一张嘴之外,你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吗?”

  雅各布的脸色忽青忽白,下意识地看向左右,却发现并没有同僚赶来。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恐怕今天来这里的,就只有他自己了……

  但被槐诗逼到了这个份儿上,他又怎么找得到退路?

  “好,解决问题是吧。”

  他铁青着脸,咬牙:“那就那就如你所愿!”

  整个俱乐部骤然再次微微一震,而就在大厅的正中央,已经展开了一片纯白的领域和空间。无数色块反动又消失,最后汇聚成一片青灰色的石板,空旷又静谧。

  在象牙之塔中,那所代表的正是所谓‘教室’的地方。

  架空教室。

  由教研室授予教师的权限,临时开辟出一片真实存在的虚拟空间,用以教学。和命运之书中的模拟分外酷似,只不过没有那么灵活的记录可供选择和使用罢了。

  正因为其安全性,所以在绝大多数危险课程和教学时,都会进行使用,避免出现一些就连校医室都无法挽救的惨烈创伤。

  在这创造主所缔造的框架之中,所有进入者都将暂时转化为记录生命体进行模拟,自然无需担心生命危险。

  不过由于其申请手续太过繁琐,外加古典音乐赏析这课实在是没什么能用到它的地方,哪怕空有权限,槐诗却迟迟懒得去进行激活和注册。

  这一次还是他初次体验,看上去分外新奇。

  活像个土包子一样。

  “还等什么呢,槐诗先生。”

  雅各布反手,自腰后拔出两柄匕首,冷然说道:“正好让我领教一下,你是不是像佐佐木那个蠢货吹嘘的那么神奇。”

  “稍安勿躁。”

  槐诗站在架空教室的边缘,却向身后招了招手,示意两个学生向前来。

  等林中小屋和原缘走过来之后,他端详着两个学生的面孔,想了想之后,认真的说:“作为老师,我领受了你们和你们长辈的信任和期待,但却受限与自己所学的太过稀少,竟然不知道要教你们什么才好,也不知道,是否能够让你们有所成长——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这个老师是不合格的。”

  林十九和原缘张口欲言,却看到槐诗摆手,示意他们不要插嘴。

  然后,槐诗继续说道:“接下来,就算是我第一次为你们开课了,希望你们到时候能够认真听讲,能够学到一点什么东西就再好不过了。

  如果学不会,也不要着急,我还可以再教,知道么?”

  林十九似有所觉,连忙点头。

  而原缘依旧神情端庄又平静,只是认真颔首。

  都是好学生啊。

  槐诗欣慰的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他们的脑袋,然后将山君巨剑从原缘的手中拿过来:“这个,借我一用。”

  察觉到其他人的触碰,寄宿在剑刃之中的白虎睁开眼眸,震怒咆哮。

  可随着槐诗手腕一震,剑刃便发出了驯服的鸣叫声,边做小猫一样轻柔婉转起来。

  轻而易举的慑服了山君,将沉重的剑刃扛在肩膀上,槐诗最后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向着架空教室的领域中走去,带着微笑。

  随着他的踏入,他的气势并没有节节攀升,甚至开始飞速的衰弱了起来。

  原本旺盛的源质消失无踪,少司命的诡异圣痕也未曾有任何的体现。

  就在槐诗的控制之下,他竟然在迅速的退转。

  倘若不是脸上平静笑意的话,其他人险些以为是出了什么问题,或者踩到了什么陷阱。

  短短的几秒钟,槐诗就从一个三阶升华者迅速地跌落到了白板的程度。

  没有任何圣痕的力量扶助,充其量不过是度过二次发育期之后的新手升华者一样的素质。

  迎着雅各布阴沉的表情,槐诗撑着剑刃,大摇大摆的舒展着身体,拉动脖子和腰身,像是在热身,避免接下来剧烈运动会导致抽筋。

  “作为偶像,很惭愧,我并不会唱歌跳舞和rap。”

  槐诗淡定的扶着剑柄,歪头冲着场外的学生们笑了笑:“所以,今天的见面会,就给大家表演一个传统节目吧。”

  就在那一刻,雅各布终于难以忍受槐诗的羞辱,震怒咆哮,沸腾的源质汇聚在双目之中,迸发出一阵碧绿的光芒。

  他的整个人变得虚幻又飘忽,好像瞬间会溃散在空气中那样,可面孔却又浮现出如狼那样的狰狞轮廓。

  圣灵的精魂在他的躯壳之中苏醒,催化着躯壳,令他的模样渐渐向着传说中万灵之主的使者郊狼靠拢。

  而他已然宛如烟雾那样,瞬间消散在原地。

  瞬间,随着烟雾骤然合拢,他的半身自槐诗面前的虚空中探出,手中覆盖着冰霜的匕首,向着槐诗的脖颈刺落。

  而槐诗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好像依旧在对场外的观众们微笑那样。

  接下来,给你们演示一下,金陵断头王的拿手好戏——

  自间不容发的瞬间,他手中的山君阔剑骤然翻转,伴随着手臂的挥洒,向上跳出,剑刃咆哮,骤然搅动了层层空气,形成了凄白的龙卷。

  风从虎,云从龙。

  如今,虎啸伴随着飓风一同在剑刃之上迸发,令那一剑在鼓手的催发之下被赋予了近乎不可思议的速度。

  雷霆霹雳,一闪而逝。

  虎啸声自空气中缓缓消散。

  而一具无头的尸骸则从骤然炸散的烟雾之中坠落下来,再然后,才是那一颗致死都未曾反应过来的头颅。

  死寂之中,只有血色向着四面八方泼洒,可是在剑刃催发的飓风之下,没有一滴落在槐诗的身上。

  无视了脚下的尸首,他抬起头,看向再次出现在架空教室另一侧的雅各布,露出微笑。

  手指勾动。

  他说,“再来。”

  雅各布一愣,还未曾从刚刚瞬间的死亡中转醒,可紧接着就看到槐诗已经诡异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紧接着,地砖被踏碎的高亢声音才尖锐的响起。

  映衬着那一双带着浓浓嘲弄的冰冷眼瞳。

  好像是在说——你不过来,那我可就过去了!

  不等他有任何反应,山君再度咆哮,劈斩,血色喷涌!

  依旧是,断头!

  在姗姗来迟的尖叫声中,槐诗好整以暇的回头,看向场边的学生,“看清楚了么?”

  林中小屋茫然的摇头。

  而原缘似是迷惑,眉头皱起,紧接着,也随之摇头,“手臂的架势没有看清楚。”

  “不要先看手,要看脚才对。”

  槐诗提醒道:“我再演示一次,这次我放慢速度,你注意看节奏,第二拍和第三拍之间是,三十二分音符后面,其实是一个六十四分音符。”

  在老师的微笑中,原缘愣了一下,用力的点头,睁大眼睛。

  见证——这一场噩梦的开始。

  一直到第三十二分钟,雅各布彻底崩溃之前,这一场惨烈的斩首噩梦一直循环了二百四十四次。

  因为中间槐诗休息了五分钟。

  没有圣痕的身体无法支持他如此高强度的进行对决,这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一开始雅各布还会怒吼和痛斥,然后变成谩骂和咆哮,中间有数次想要示弱低头,或者干脆求饶。

  但却不敢撤销掉自己的架空教室。

  因为在取消的那一瞬间,他可能会真的被槐诗斩下自己的头颅。

  直到最后,在一次次的死亡和蹂躏之中,他陷入了机械式的麻木。

  再说不出话来。

  而在整个过程中,槐诗手持着山君重剑,一共为自己的学生示范了六十一种来自于东夏、瀛洲、罗马乃至美洲的大剑处决方式。

  其中重点讲解了六种最好用和最简单的方法,反复演示,一直到最没有基础的林中小屋能够彻底记牢。

  而等他记清楚最后一种斩首方法的时候,整个架空教室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尸山血海,在漫卷的凄厉血红之中,数百具同一个人的尸体被胡乱的堆积在并不宽阔的空间里,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在那惨不忍睹的狰狞景色之中,唯一一尘不染的讲解者槐诗踩在雅各布的肩膀上,抬头最后一次强调:

  “记住,这时候要顺势踩住肩胛骨,然后向下用力,配合双手,就像这样——”

  说着,槐诗双手,倒持着山君巨剑,向下刺落。

  一声清脆的声响,宛如瓜熟蒂落那样。

  脚下徒劳挣扎的残躯便再也不动了。

  只剩下一颗血淋淋的球状物体在剑刃的拍打之下缓缓在地上滚动着,最后,和同类们堆积在一起。

  形成了一座惊悚的小山。

  “那么,今天的授课就在这里结束了,回去你们自己再练习一下吧,我回头会检查的,不要懈怠。”

  槐诗从容跨步,走出迅速消散和崩溃的虚拟教室。

  雅各布的身体从崩塌的架空教室中浮现,仰天倒下,好像行尸走肉一样,眼神空洞,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槐诗并没有管背后的动静,只是抬起脚来,在地板上蹭了蹭并不存在的血迹。这才回过头,向着旁边已经面无人色的摩根露出笑容。

  “学生犯了错,老师就要承担错误;小孩子犯了法,大人就要受到教育——这是一样的道理。”

  在经过的时候,槐诗略微停顿了一瞬。随手拍了拍摩根的脖子根,语重心长的教导:“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小朋友要好好学习,知道吗?”

  这就是自始至终,槐诗对他说过的唯一一句话。

  在这里,为这一场闹剧,划下了足以铭刻进一生阴影中的休止符。

  “希望接下来的偶像活动中,大家也能够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呀。”

  临走之前,槐诗带着热情的笑容,向着俱乐部里可爱的同学们比心道别。

  然后,在校医室救护车的尖锐警报声里,淡定地挥一挥衣袖,带着自己的学生离去,当然,也没有忘记自己停在门口的自行车。

  槐诗的第一场粉丝见面会,就这样,圆满的迎来了落幕。

  </tent>

  天启预报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