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五章、谈场恋爱压压惊!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江来不喜欢别人说施道谙的坏话。

  江来喜欢自己说施道谙的坏话。

  别人说那是攻击,自己说就是劝诫。

  嗯,对待自己喜欢的人,江来就是这样的双标不要脸。

  何飘颻是侏罗纪的核心人员,听施道谙说她并不隶属于沧龙这一系,而是在组织里面另有职责在他们合伙制服沧龙的时候,何飘颻也想要反抗来着,结果被旁边一直盯梢着她的宫锦飞起一脚踢倒在沙发上,继而抡起头盔砸破了她的脑袋。

  奇怪,为何从敦煌那个小院里面走出来的孩子都喜欢轮东西砸人脑袋呢?难怪是以前砸核桃砸多了?

  江来不希望施道谙和这样一个「问题女人」有牵扯,毕竟,警方现在对她进行重点审讯呢。

  林秋诧异的看了江来一眼,说道:“我知道是前女友,她去接我的时候还是施道谙的女朋友。”

  “”

  江来就觉得这家伙情商太低。

  这个话题聊起来没完了是吧?难道他就没察觉他的姐夫并不希望在这个问题上面继续探讨?

  “我被何飘颻接走之后,就被他安排去和沧龙住到了一起。沧龙对我并不信任,他也不相信何飘颻沧龙拿走了我的手机,切断了我所有能够和外界联络的渠道。甚至还在我身上安装了监控设置,别说我和你们取得联络,就是我睡觉打呼噜都被他听的一清二楚。”

  “家里的水管是沧龙故意戳爆的,在物业经理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他不同意让我接听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埋伏在屋子里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姐姐进屋之后,沧龙又逼迫我给你打电话”

  “那么危险,你还给我打电话?”江来生气的说道。“让我进入你们那个狼窝?”

  “如果你不来,姐姐就有危险了。”林秋一脸坦诚的说道。“我一个人保护不了她,只能够跟着她一起死。”

  “你”

  江来竟然发现他说的很有道理,自己无力反驳。

  “你来了,施道谙才会来。”林秋接着说道:“沧龙最忌惮的人就是施道谙。有施道谙在,他一定能够找到破局方法的。”

  “”

  江来很失落。

  感情自己和林初一一样,也是一枚「诱饵」。林初一诱的是自己,自己诱的是施道谙。

  “我知道,我很愚蠢,我是个白痴原本想混进去找到他们的秘密资料,然后配合警方把他们一网打尽。只有这样,才能够替我爸妈报仇。没想到什么东西都没找到,反而还被他们利用设了这样一个陷阱”林秋一脸落莫的模样,说道:“我差点儿害死了你们,害死了所有人。我有罪,我都认。”

  “你是挺愚蠢的。”江来点了点头,觉得林秋对自我的认知还是非常清晰的。“不过,面对沧龙这样的对手你没有提前露出破绽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你包藏祸心,怕是你自己的小命不保,也没办法在关键时刻救下你姐姐的命。”

  “我早就在心里想好了,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要保护姐姐”林秋一脸坚定的说道:“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这一个亲人了。”

  江来转身看向门口,说道:“你们都听到了吧?”

  施道谙和王奋走了进来,林初一嘴里还含着一口米饭,瞪大眼睛看了过来,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

  她坐在病房的角落吃饭,并没有注意到门口这边的动向。

  “有一阵子了。”王奋一脸歉意的说道。“我们敲了门,江来招手示意我们进来。”

  “这样你们才能够听到真相。”江来出声解释。

  王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林秋,问道:“身体好些了吧?”

  “好多了。”林秋紧张的盯着王奋,说道:“你们是来抓我的?”

  王奋笑了起来,说道:“你不要担心,你说的这些事情,我们都需要去认真调查,一一核实。如果情况确实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可以选择宽大处理。但是,如果事实并不是这样的话你知道的,你做的一些事情终究是违法行为,还是要承担法律制裁的。”

  “我明白。”林秋低声说道:“能够把杀害我父母的凶手抓住,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就是让我做任何事情我都愿意”

  “林秋,你不要担心。”林初一走了过来,说道:“我一定会帮你找最好的律师,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的,姐姐,我并没有担心。我们还能够活着,我还能好好的躺在这里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林秋笑着说道:“就算是让我去坐牢,我也觉得那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爸爸说,我们林家人都有摆脱不了的宿命我们摆脱了,我还活着,你也好好的。和爸爸妈妈相比,我们是不是幸运太多了?”

  “是啊。”林初一握紧林秋的手,出声说道:“既然有机会能够活下来,那就尽可能的好好活着。”

  “嗯。我们要好好活着。”林秋出声说道。

  王奋看向林秋,说道:“你先好好休息,这段时间我们是不会来打扰你的。等到你的身体好一些,有些问题还是需要你来配合进行调查。”

  “好的,谢谢王警官。”林秋感激的说道。

  “谢什么?都不容易。你们俩更不容易。”王奋表情肃穆,出声说道:“你们的父母遇了害,我也有很亲密的兄弟离开唉,不说这个了。我就是来看看你的身体状况,没想到你已经清醒过来了,这是一桩大好事儿。你好好养病吧,我还有事要忙,就不打扰你们了。”

  等到王奋离开,施道谙看向江来,说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鸡贼了?”

  “近朱者赤。”

  施道谙哈哈大笑,说道:“以前我这么教你,你一直说我狡猾。没想到你偷偷把我的招式都记在心里了”

  施道谙瞥了林秋一眼,说道:“你就这么相信这小子?急着想要帮他洗白”

  “我不相信他的人品。”江来摇头。

  “那你相信他的什么?”

  “相信他的智商。”江来说道:“他这么蠢,干不了什么好事。”

  “”

  林秋痛苦的闭上眼睛。

  他就知道自己不应该醒来。

  更不应该在江来过来的时候醒过来。

  当然,江来并不在意林秋在想些什么,至于他是清白的还是再一次编造的故事警方会调查清楚的。他坚信这样一件事情: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江来看着施道谙,问道:“沧龙那边审讯进度怎么样了?”

  “你还好意思问审讯进度?你差点儿把沧龙给打死了,头盖骨都给打裂了。后来警方想要突击审查,国际刑警组织的人也赶来了沧龙却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王奋说等了好几天,总算是把沧龙给救过来了。结果他现在还在装痴呆想要撬开他的嘴巴,怕是还需要一段时间。”

  江来便指了指林秋,说道:“他中了三枪都没死,脑子都还好好的,沧龙脑袋挨了几下怎么可能伤那么严重?你告诉王奋,沧龙一定是故意装的”

  “专业的事业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吧。”施道谙出声说道:“警方会想办法的。”

  “那你准备去做什么?”江来问道。

  “置身险境,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捡回来一条命,自然要好好享受人生。”施道谙笑着说道:“我先去谈场恋爱压压惊。”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