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嘴巴累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花间咖啡馆位于黄浦江边,坐在室外可以尽情欣赏眼前的一池江水。

  江风吹拂,花树环绕。男的儒雅风流,女的冷酷艳美。两人坐在一起,给人一种郎才女貌神仙眷侣的感觉。

  在场的不少小姑娘已经举起了手机,悄无声息的拍下了一幅幅美好的画面。

  画面很美好,但是气氛却很尴尬。

  宫锦面无表情的看着施道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怎么了?”施道谙看着宫锦,有些心虚的问道:“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宫锦冷着张脸,冷言冷语的问道。

  施道谙就被她给「冻」伤了,颓败的说道:“我们之间的「过节」算是解决了吧?我觉得你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你也一定会觉得我并没有你之前认知的那么不堪我没什么朋友,你也是。所以,我想着,我们能不能成为朋友?”

  “这就是你想说的话?”宫锦问道。

  “是的。”

  “施道谙,没想到你连一句真话都不敢说,你比我想像的还要更加不堪。”宫锦一脸鄙夷的说道。

  施道谙是什么人?

  情场小王子,浪场大白龙。战绩彪炳,折花无数。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女人,如果有,那证明回答的人不了解施道谙。

  虽然宫锦嘴上说的很「嫌弃」,但这不是在鼓励自己要说出真话,勇于告白吗?

  施道谙眼睛瞬间发亮,恢复了百倍信心,高兴的说道:“我是说,如果我对你发起攻势,你会不会给我一个机会?”

  “不会。”宫锦拒绝的干脆利落,说道:“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一款。”

  “”

  施道谙有种胸口中枪的感觉。

  林秋身体中枪的那一刻,应该也是这么痛吧?

  咖啡及时的送了过来,施道谙赶紧端起来喝了一口续命,这才鼓起勇气出声问道:“你喜欢的是哪一款?”

  “至少”宫锦想了想,说道:“不像你这样。”

  “我怎么样?”

  “逢场作戏,玩弄情感。”宫锦说道。

  “或许,那是之前没有找到真正的感情归属呢?”施道谙出声说道。

  “渣男会对他的每一个「下一任」说这种话吧?以前不懂「感情」,遇到你才知道什么叫做真爱这样对那些被分手的姑娘造成什么样的伤害?我不喜欢欠人,也不喜欢别人欠我。我不伤人,更不希望别人伤我。”

  “不试试”

  “那也不能和一个把感情当作儿戏的男人去尝试。”宫锦说道:“我对男人的基本要求:洁身自好。”

  “”

  这个基本要求一点儿也不基础,施道谙是没办法做到的。

  至少以前没做到过。

  “还是喝咖啡吧。”宫锦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说道:“施道谙,你这样的男人不能带进家里但是坐在外面聊聊天还是不错的。至少,你们懂得东西倒是挺多的。”

  “那当然了。”施道谙恢复如常,笑着说道:“漫漫旅途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女人,你要学会对症下药。成熟妩媚的和她聊柏拉图和佛家因果,清纯文静的和她聊户外探险和极限运动,读书多的和她聊异域奇闻夜场狂欢,知识少的和她聊国际局势职场商战因为这都是她们可望而不可即的领域。”

  “真是辛苦了。”

  “不辛苦,乐在其中。”

  “那你要和我聊什么?”宫锦问道。

  施道谙看着宫锦,一脸认真的说道:“按照我们俩现在的亲密度聊江来或者将来。”

  “那还是聊江来吧。”

  “好的。”

  ------

  林秋的病情稳定,只需要时间愈合伤口。病房门口就有警方人员值守,安全方面不用担心。

  所以,江来和林初一又开始「营业」了。

  成年人的艰难在于,无论你遇到多么悲伤的事情,晚上痛哭之后,早上还要擦干眼泪笑脸迎人的去工作,去战斗。

  在林秋中枪之前,江来和林初一接收了一只玉镯的修复工作。在林秋中枪的这段日子里,林初一整天守在病床旁边,而江来一边要来医院照顾陪伴林初一,送饭煲汤,回去之后还要研究玉镯的修复方法。

  倒不是为了赚钱,这只玉镯并不能赚到多少钱。以江来和林初一的身家,就是休息个三年五载的什么都不做,也照样不会有任何的经济压力。

  关键是为了遵守承诺,接下玉镯的时候是以「一月为期」,顾客连委托书都没有签署,就让自己把那只对他们而言极其贵重的玉鐲给带回去了。

  江来那么勤奋努力,只是为了不失信于人。

  于他而言,信誉比赚钱更加重要。

  当然,有了信誉才能够赚到更多的钱。

  江来和林初一再次来到那套巨大的江景房时,王浩和他的妻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王浩上前和江来握手,说道:“江大师,镯子修好了吧?自从接到了初一的电话,我太太就开始坐立难安,不停的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的,晃得我眼睛都花了她太看重那只鐲子了。”

  “怎么和大师说话呢?”妻子拍了王浩的胳膊一记,说道:“江大师出手,自然是能够把那只镯子修好的。我走来走去的不是担心江大师修不好,而是这段时间没有看到这只镯子,总觉得身上缺少点儿什么实在是太想它能够回到我身边了。”

  “你现在倒是比我更信任江大师了。”王浩笑着说道。

  “那当然了。”妻子一脸笑意的看着江来,说道:“江大师虽然人很年轻,但却是有真本事的人。这样的人我一向都很敬佩。”

  “我确实值得你们的敬佩。”江来说道:“其它的修复师像我这样的年纪,没有我这么好的手艺。有我这么好的手艺的”

  “都老得提不起修复刀了?”王浩笑呵呵的接话。

  “不是。”江来摇头,说道:“我刚才粗略的想了一下,没有人有我这么好的手艺。”

  “”

  王浩就知道自己不应该胡乱接话。上次的接触,他们夫妻俩受到的打击还不够吗?

  王浩的妻子廖女士邀请江来和林初一就坐,再一次为他们准备好了茶水。廖女士殷勤的为江来倒了一杯茶水,说道:“江来,你试试这杯茶味道如何?”

  江来抿了一口,细细品尝,说道:“吉影红茶,而且是今年的新茶。”

  “就知道你嘴巴刁。”廖女士高兴的说道:“这就是上一回你推荐的红茶,我请人帮忙买了两斤尝尝。价格比我之前请你喝的斯里兰卡黄金毫尖便宜了很多,但是味道却一点儿也不弱简直是意外之喜。”

  “外国人哪里懂什么茶?”江来出声说道:“皮毛功夫都没学到。”

  “是的。是的。”廖女士连连附和,说道:“以后我们就喝中国茶了。来,初一,你也试试你男朋友力荐的茶,一定不会差的。”

  “谢谢。”林初一接过茶杯,出声道谢。

  江来趁热把一杯茶水喝完,然后放下茶杯,从修复箱里面取出一个盒子,把盒子缓缓的推到了廖女士的面前,说道:“打开看看。”

  “好的。”廖女士满脸激动,看着面前的盒子,不确定的看向身边的丈夫,说道:“真的修复好了吗?”

  王浩大笑,说道:“你看看,这些女人刚才我小小的质疑了一下,惹来她一顿训斥。现在反而轮到她自己不相信了?”

  “不是我不相信。”廖女士一脸歉意的看向江来,说道:“实在是实在是当时我们把镯子交付到江大师手里的时候,镯子损坏的太严重了。当时我已经绝望了,觉得没有人能够把它修好,但是我丈夫说他可以找人来试试然后,他就给初一打了电话。”

  “反正已经摔成那个样子了,修不好你们也没有什么损失。”江来出声说道:“打开看看吧。”

  林初一暗暗捏了一下江来的腰肉,提醒他说话「委婉」一下,你要把人给戳死不成?

  “廖姐姐,我确定,这只镯子已经修复成功了。”林初一笑语盈盈,出声说道:“如果没有修复成功的话,江来是不会同意带它出来见人的。你看看他骄傲的模样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修复结果是不是符合你们的心意。”

  “符合符合。”廖女士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盒盖。

  盒子正中间,摆放着一只完好无损的玉镯。

  廖女士看着看着,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当年我妈妈把它戴在我手上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这么多年了,还是一模一样,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王浩伸手搂着妻子的肩膀,安慰说道:“没事的,没事的,把眼泪擦一擦,别让人家小年轻笑话咱们你拿起来看看能不能戴上去?修复工艺是不是你喜欢的?”

  廖女士抽出纸巾擦拭眼泪,不好意思的的对江来和林初一说道:“实在是对不起,让你们笑话了。就是突然间想起当年结婚时的一些事情我能把它拿起来吗?”

  “当然可以。”江来说道:“你甚至还能够和以前一样,每天都戴着它。”

  “不行不行。”廖女士紧张的说道:“要是不小心再摔坏了可怎么办?”

  “摔坏了我再帮你修。”江来自信满满的说道。

  廖女士从盒子里取出玉鐲,她的动作很轻灵,也很小心,好像自己稍微用力,就把这玉镯给掰成好几段似的。

  她仔细端详着眼前的玉镯,却发现找不到任何的裂口,整个镯子完好无损,就像是从来都不曾断裂过一般

  廖女士很是吃惊,把手里的镯子递给了身边的丈夫。

  王浩接过镯子转了几圈,不确定的问道:“这是咱们之前那只镯子吧?”

  “是的。”廖女士点了点头,说道:“鐲子里面的花纹水头一模一样就是找不到裂口了。神奇不神奇?”

  王浩点了点头,看着江来问道:“江大师,早就知道你的修复技艺神乎其技,但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当时这只镯子已经断成了好几段说实话,打电话邀请你们过来时,我自己心里都有些不好意思。把这样的困难丢给你们,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但是这效果结果,简直是神迹啊。”

  江来接过廖女士殷勤递过来的茶水,抿了一口之后,这才出声说道:“因为玉镯碎的太厉害,断成了好几截,所以我先用「断口粘合」法,将它重塑成为一个整体。”

  断口粘合就是在玉器断裂后,用胶再重新粘合上,处理手法细腻的话,也不容易被人看出破绽。这种粘合方法的大致操作过程是:先将裂面仔细清扫干净,再用高效粘合剂均匀地涂于其上,然后细心地对准原来的部位,用力粘合,挤出裂口的粘合剂,再用丙酮擦除,粘合剂凝固的过程中,最好用胶带固定,或以重物压住,以免错位。

  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极其艰难。稍有不慎,就会导致缺口错位或者再次断裂轻了不行,重了更不行。

  “但是,就算粘合成功,上面也有多道裂缝,外观不美,更没办法随身佩戴。所以,我又用了我们江家的「锦上添花」来进行打磨,使其看起来外观光滑,完整,没有裂缝,更不会有任何瑕疵。植物胶水粘合,镯子有可能还会断裂,还要对整只鐲子进行加固。不知道你们感受到了没有,这整只锣子的重量其实是稍微重了一些”

  “没有。”王浩摇头。“我没感受到。”

  “我也没感受到。”廖女士出声说道。

  “我将它浸泡在我自己调制的药水里面一个星期,结合了玉石的性质进行融合,就像是腐烂的伤口长出新皮一样,使它们能够结合成为一个整体然后再用纯净水浸泡2个小时左右,然后用棉布擦去表面污垢,之后再放入温水中浸泡,切忌不可以用热水,自然冷却后,用手触摸翡翠玉手镯,会发现翡翠的表皮顺滑清爽,宛若新生。这也是为何廖女士会觉得它和你妈妈刚刚为你戴上手腕时的感觉一样”

  说起来很容易,几句话就能够完成的工作。

  可是,就是这样一件事情,江来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观察器型和衡量损坏情况,制定修复计划,修复工作开始、清洁和保养

  一处不能乱,一丝不能错。

  乱了,错了,这镯子就不是眼前这只鐲子了。

  “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才好。”廖女士把镯子戴在手腕上面,轻轻的抚摸着,一脸感激的说道。

  “给钱。”江来说道。“这是生意,我做了我应该做的工作,你们支付相应的报酬。如此而已。”

  “”

  从王家出来,林初一系好安全带,看着坐在旁边的江来,笑着说道:“你就这么怕别人欠你人情啊?”

  “他找我们谈生意,我们就和他谈生意。当他和我们谈感情的时候,我们就再和他谈感情。”江来出声说道:“我最怕的就是你和他谈生意的时候,他和你谈感情。你和他谈感情的时候,他又和你谈生意。生意是生意,感情是感情。两者最好不要搅合在一起,免得后患无穷。”

  林初一轻轻叹息,说道:“你才是真正的明白人。”

  林初一发动车子,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刚才说话太多,嘴巴有些累了。”江来出声说道:“去办公室休息一会吧。”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