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非常想念!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敦煌杂割、烤羊排、阳关活鱼、大漠风沙鸡全是硬菜。

  云成之又端上来一盘青菜豆皮,对坐在客厅上吃水果喝茶的几名客人说道:“准备一下,可以吃饭了。”

  林初一初次登门,赶紧站了起来,说道:“我去帮阿姨洗碗。”

  云成之摆了摆手,和蔼可亲的说道:“初一,你不要客气。让我们老俩口自己来吧,都做习惯了你看看他们几个。”

  林初一回过身去,见到江来坐在沙发上捧着茶杯看电视,施道谙抱着手机快速输入好像是在忙活什么工作,或者又在撩新的妹子,宫锦正在认真仔细的剥掉葡萄的外皮然后将那晶莹饱满的果肉塞进自己的嘴巴里他们该干什么该什么,完全没有起身帮手的意思,站起来的林初一显得和整体氛围有点儿格格不入。

  「这些家伙都不懂礼节的吗?」

  「还是说艺术家都是这个样子?」

  「或者,那个小院里面走出来的都是这个性子?」

  这可是林初一啊,她决定的事情自然不会因为别人的态度而改变。

  “还是让我来帮忙吧。”林初一说道,主动走到厨房,称赞说道:“阿姨,你做菜真厉害,看着就很有食欲。”

  “那你一会儿可要多吃点儿。”云成之的老婆赵沫笑着说道,赵沫也是知识份子,碧海本地人,云成之就是为了她而留在碧海工作。赵沫在一所重点中学当老师,早两年已经退休了。倒是云成之一直不肯退无论江来如何刺激都不退。“你就是初一吧?老云一直在我面前说起你,果然是个聪明伶俐的好孩子。以后有时间就和江来一起到阿姨这里吃饭,想吃什么菜提前告诉阿姨,我先给你备着江来没空你一个人来也成,反正我整天在家里闲着也没什么事儿。”

  “谢谢阿姨。”林初一高兴的答应着。心里却是有种甜蜜又酸涩的感觉,李琳离开之后,已经好久没有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了。

  妈妈每天都会说的话,外人随意的一句表达,就让人感动至此由此可见,平时他们有多么忽略妈妈的感受?

  可惜,妈妈已经不在了,想要对她说句「对不起」都做不到了。

  想到此处,更觉心酸。

  “谢什么啊?多好的孩子啊,我看着就喜欢。”赵沫把洗好的碗筷交给林初一,说道:“江来的性子倔,但是心地很善良。他和外面的其它孩子都不一样的他要是有什么说不通的,你来告诉阿姨。阿姨替你作主。”

  “阿姨能够帮我说通?”

  赵沫摇头,说道:“我也说不通。不过,我可以不给他做好吃的江来小时候最喜欢吃我做的风干鸡,要是招惹了初一,以后就不给他做了。”

  两人相视而笑。

  赵沫又炒了一个粉丝豆芽,做了一个丸子汤,这才解下围裙,吆喝着说道:“吃饭了,都来吃饭吧。”

  客人们这才上桌,云成之从柜子底下摸出一瓶茅台,说道:“来,今天我就借花献佛,咱们喝施道谙送来的茅台。”

  江来转身看向旁边的林初一,解释说道:“我让施道谙送的。”

  林初一又好气又好笑,说道:“哪儿都有你?”

  “是的。”江来点头,说道:“其实我很细心的。”

  “”

  林初一很是无奈。

  这样的话,你难道就不能留给别人来夸你吗?

  你自己夸自己,实在是很不矜持啊。

  云成之打开茅台,给每人倒了一杯,举杯说道:“今天家里难得来那么多客人,你们几个也难得来那么齐整来,咱们先喝一口庆祝一下。”

  施道谙、宫锦、林初一纷纷端起酒杯和云成之碰杯。

  江来不喝酒,而是端起面前的茶水,说道:“你要是早些邀请我们,我们不早就来了?你要是天天邀请我们,我们就天天过来。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庆祝的?”

  云成之差点儿被一口茅台呛死。

  连续喝了好几口汤后,这才把它浓烈的酒气给压了下去,瞪着江来说道:“我要是天天邀请你来,我早就被你气死了。”

  “你的逻辑错误了。”江来说道:“你要是早邀请我来,天天邀请我来,我就不会气你了。就是因为你一直不邀请我来,自私小气,我才心生怨言你仔细想想,是不是你犯错在先?”

  云成之不敢想。

  云成之觉得脑壳痛得厉害!

  赵沫主动帮江来盛一碗汤,笑呵呵的打圆场,说道:“我早就和老云说过,几个孩子难得都在碧海,没事儿让他们多回家里吃饭”

  “你看看他这张嘴。”云成之指着江来,跟一个赌气孩子似的,一脸委屈的说道:“我敢把他请回家吗?你就不怕他把我们老俩口的心脏病给气出来?再说,我之前不也说要让他们来家里吃饭,不是正好发生了一些变故嘛?”

  “这不挺好的嘛。”赵沫倒是很喜欢江来的性子,直来直往的,想什么说什么。“我要是江来我也生气啊,人家师兄弟对你那么好,你做长辈的被顶撞几句又怎么了?你办公室的沙发不是人家送的?你喝的酒不是人家送的?以前想喝瓶茅台还要凑到别人家里去,现在自己家里的茅台酒管够”

  “别把我说的那么不堪,好歹我也是修复中心的主任”

  “哎哟哟,好大的官儿哦。你要是不做这个主任,日子怕是要好过多了”赵沫故作「轻蔑」的说道。以云成之的修复水准,倘若他愿意在外面接私活的话,怕是早就名车豪宅,日子也不知道要过得有多滋润。可是,他接手了碧海大学的古籍修复中心之后,就只能拿那一点儿死工资,而且因为古籍保护工作需要投入太多的钱财,很多时候他还得往里面贴钱

  江来每年的捐赠,他都要用在购买修复设备和添加修复原料上面。更重要的是,他自己也需要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修复古籍上面,也就没有在外面赚取外快的机会了。

  正如赵沫所说,如果他不当这个修复中心的主任,日子要好过多了。可是,他偏偏在这个位置上一坐就是几十年

  当然,赵沫虽然嘴上嫌弃,但是脸上的笑容和宠爱却一点儿也不嫌弃。当真嫌弃的话,就不会和云成之这样过一辈子了。

  “糊话。你以为我这个位置是谁想做就能做的啊?施道谙能做得来吗?宫锦能够做得来吗?”云成之还想点江来的名字,但是想到他的反击自己可能招架不住,就忍住了。

  “他们能做,但是不愿意做。”江来说道。

  “”果然,江来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更不会让云成之失望。

  “我愿意做,但是我做不来。”江来倒是很诚肯,对自已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云成之愣了半天,问道:“为什么你做不来?”

  “我怕把人都骂跑了。”江来说道。

  “”

  这一点儿云成之倒是并不否认。以江来的这种性子,怕是古籍修复室的人都招架不住。相处个三天两天还好,要是让他去做人事管理,去分配工作,调整薪资,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听到江来的「自贬」,云成之心里好受多了。

  他主动往江来碗里夹了一根鸡腿,说道:“你最喜欢吃的大漠风干鸡,我说你要来家里吃饭,你师母特意让人从敦煌给寄过来的你也没有自己说的那么不堪,就是嘴巴毒点儿,说话难听点儿,但是手艺是一流的,心地也是善良的。而且你会赚钱啊,可以为修复室谋福利你要是愿意接这个修复中心主任的位置,我还真愿意把它交到你手上。”

  “我不要。”江来说道。

  “不要什么?”云成之问道。看了看江来碗里的鸡腿,问道:“你不吃鸡腿了?”

  “鸡腿我不吃。”江来说话的时候,把碗里的鸡腿夹到了林初一的碗里,说道:“修复中心主任的位置我也不要。我的时间宝贵,不能浪费在那种事情上面。”

  “那种事情?”云成之的眉毛挑动,差点儿想要拍案而起了。但是注意到老伴看过来的眼神,没敢。你看看他这轻蔑的语气,这鄙夷的态度修复中心主任就好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工作似的。

  再说,他的时间宝贵,自己的时间就不宝贵了?

  他不能把时间浪费在「那种事情」上面,自己却「浪费」了那么多年?

  “师伯,江来是说他不懂管理。所以没办法做修复中心主任。”林初一赶紧出声劝慰,说道:“你也知道,他这性子哪适合和人去打交道啊?别人要是怀疑他一下,质疑他几句,他还不得把修复中心给拆了?”

  云成之听了很是受用,主动端起酒杯,说道:“初一说的对,咱们俩喝一个。”

  “我敬师伯。”林初一笑着说道。

  施道谙和宫锦对视一眼,两人默默的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

  “宫锦和道谙今天怎么都不说话?这么安静?”云成之看到施道谙一直不说话,出声问道。

  “我在听你们说。”施道谙出声说道。他才不张嘴说话呢,他们看着江来怼云师伯心里美滋滋的,万一自己说错了什么,江来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呢?

  宫锦埋头吃菜,说道:“我也是。”

  赵沫看着面前的两对年轻人,忍不住犯了老年人都想犯的错误,说道:“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什么时候你们才能够成家?我先说好啊,谁先有了小孩儿,我就过去替你们照顾孩子。我可是当过老师的,教育小孩儿绝对是一把好手。”

  “他们先吧,我不结婚。”宫锦说道。

  “宫锦,你这孩子说傻话呢?怎么能不结婚呀?”赵沫责怪的说道:“你爸虽然不在了,但是你妈妈应该还在国外要是知道你不愿意结婚,她该多难过啊。”

  “她连丈夫女儿都不要了,还在乎我有没有结婚?”宫锦吐出嘴里的一根鱼刺,嘲讽说道。

  “那也得结。你妈不在意,我在意。”赵沫说道。“你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我给你介绍一个。我当了这么多年老师,还是有几个出挑的学生的。我把你们都拉到家里吃顿饭,可不就认识了吗?”

  “我都没喜欢过谁,又怎么知道自己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宫锦反问说道。

  “”

  “我也不结。”施道谙说道。

  “施道谙你又怎么不结了?”云成之眼睛一瞪,说道:“我可是听江来说过,你可是有很多女朋友”

  “都分了。”

  “分了再找一个呗。你这条件还怕找不到?”

  施道谙端起酒杯,主动和云成之的酒杯碰了一下。一口把杯子里面的茅台酒喝尽,这才无限感慨的说道:“这么多年,我算是看明白了。那些女孩子喜欢的都是我的钱和英俊的样貌”

  “那你想要她们喜欢你什么?”江来问道。

  “我想让她们喜欢我这个人。”

  “可是你这个人不是只有钱和英俊的样貌吗?”

  施道谙想了想,点头说道:“所以我觉得她们太庸俗了。我再等等,一定要找到我的真爱。”

  江来看着林初一,说道:“咱们俩是不是要努力争取一下?你好胜心那么强,这种事情应该不会落后于人吧?”

  林初一大羞,说道:“谁要和你努力争取?我的好胜心才没有那么强呢”

  江来就很遗憾的看向赵沫,说道:“师母你再等等,等我们有了小孩儿一定请你来带。”

  “”

  赵沫看向云成之,心想,我这是给自己找了一件什么样的活计?

  江来埋头喝了几口汤后,抬头看向云成之,说道:“我准备回去看看。”

  “回去?回哪里去?”云成之愣了一下,出声问道。

  “回敦煌。”江来说道:“回去看看敦煌,回去看看他们。”

  无论走了多久,无论走了多远,敦煌永远是江来的家。魂牵梦绕,心心念念。每次从梦里醒来,都怅然若失,呆坐良久。

  那是他记事的地方,那是他明礼的地方,那是他开始学习修复的地方,那更是他和爸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地方

  因为父母的离开,他也跟着施道谙远赴国外生活多年。

  回来之后经历了很多事,也遇到了很多人,因为林初一父母的逝世,侏罗纪的湮灭,过往的仇恨便也烟消云散了。

  心结已解,新的生活已经开始。

  他是时候回去看看敦煌,看看父母。到父母的坟茔前祭拜一番,陪他们说说话。

  云成之沉重点头,说道:“是应该回去看看。”

  说完之后,心里莫名的伤感,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陪你。”林初一出声说道。

  “好。”江来点了点头,说道:“他们好久没有见到你,一定非常想你。”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