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我们还没结婚呢!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晚饭结束,林初一去帮赵沫收拾碗筷。江来、宫锦、施道谙陪着云成之在客厅旁边的小阳台喝茶。

  阳台很小,坐四个人都显得有些拥挤。还用铁丝网给密封地严严实实的,防贼措施做的相得到位。可是,这里是七楼,小偷要怎么能够爬得上来呢?

  就算爬上来了,家里又有什么好偷的?敞开门让江来随便拿江来也不过能够选出两三样带出去。那还是因为江来眼尖,知道哪些东西是宝贝。小偷进来能够把那灰不溜秋的炖肉罐子给搬走?能够把那尊颜色艳俗看起来像「赝品」的长耳罐子给认作乾隆年间的老货?能把墙上那幅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泊舟图》当作大师手笔?

  从那栅栏狭小的缝隙间可以看到月亮,还有稀疏的几颗星星。能够在城市里面看到星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大家也不会在意它的数量稀少。

  云成之捧着一口上面写着「为人民服务」红体大字的瓷缸子,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自己的大叶子茶,说道:“江来,你怎么不喝啊?茶要趁热喝,凉了就不好喝了。”

  “不好喝。”江来说道。

  “”

  云成之就知道自己不应该招惹这位大爷,没事儿找他搭什么话?

  “饭前你不是一直在喝茶吗?怎么现在就喝不下去了?”宫锦好奇的问道。

  “那是施道谙带来的茶包。”江来说道:“泡完了。”

  “”宫锦也就不想和他说话了。你稍微帮人掩饰一下会死啊?

  施道谙倒是从善如流,捧着个杯子喝的很是享受。贵比黄金的茶他喝,贱如煤炭的茶他也喝。对他而言,喝茶实在没有太多的讲究。不过就是调个味而已,只要别让他喝白开水就好了。

  施道谙不喜欢喝白开水,觉得那正如一些人的人生,寡淡无味。

  “师伯,你这茶叶也忒差了点儿。都是大茶叶片子,涩嘴。我明天给你送来几斤好茶。”施道谙出声说道。

  “不要送。”云成之出声阻止,说道:“你们送茅台,我就接了。毕竟,酒我喝的不多,只是偶尔享受一下。喝点儿好酒没什么。但是茶是每天的必须品,一天都得喝掉好几杯。要是喝习惯了好茶,以后再喝我这大茶叶片子,哪能下得了嘴?”

  “矫情。”江来说道。

  “”

  “先让施道谙给你拿几斤茶叶,你要是喜欢喝,那就让他一直给你送。送到你死为止。”江来说道。

  “”

  云成之哑口无言。

  明明应该是很感动的话,但是,心里怎么就觉得怪怪的呢?

  “人生不满百。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够活多久?能喝好酒就喝好酒,能喝好茶就喝好茶,能吃好吃的就吃一口好吃的好不容易在这个世界上走一遭,该享受的还是要享受一下。不然死了之后,那些死鬼问你人间怎么样,你想了想,说「太苦」。你对得起这光明的人间吗?你对得起这美好的世界吗?”

  云成之瞪大眼睛看着施道谙,气呼呼的说道:“你明天就给我送茶叶,茶叶越贵的越好,越多越好”

  他原本应该是对着江来生气的,但是不敢。

  所以,施道谙再一次遭殃了这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软柿子总是被人捏的原因。

  “好的。明天就送,多送一些。”施道谙哭笑不得的答应下来。

  每当云成之在江来这里受了气,就会打电话到自己面前去诉苦,然后再顺便抨击自己一番说自己没能教育好江来。

  施道谙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在商场上面纵横捭阖,所向披靡,无人敢轻易招惹。因为每一个人都知道,得罪了施道谙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是,当他在面对江来,面对自己的亲人时,又是极其和善包容的一个人。谁说他他不应,谁骂他他也不回。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能够让他在意的人了。

  就连云成之时不时打电话絮絮叨叨的和他说上一大堆的家常理短,他也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如果自己有父亲的话,他就应该就是这幅模样吧?

  宫锦若有所思的打量了施道谙一番,再次低头喝茶。

  江来看向云成之,说道:“最好把这房子也换了。”

  “换房子干什么?这房子我和你师母都住了几十年,街坊邻居的都熟悉,买菜也方便不换。”云成之拒绝的很坚决。

  “前面的楼挡我看月亮。”江来指着前面一栋高耸入云的大楼,出声说道。

  “”

  云成之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老友拜托的事情给讲出来。

  他看着江来和施道谙,说道:“江来,道谙,有件事情想要和你们商量一下”

  “终于肯说了?”江来说道:“憋一晚上,难受不?”

  “”

  “听师伯把话说完。”施道谙出声劝道。

  “是这样的,你们俩也都清楚,老董和我是多年的朋友了”云成之硬着头皮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他前几天给我打了电话,那个唏嘘啊都到了我们这个岁数,人生也没有太大的盼头了。就像刚才江来说的那样,能吃一口好的就赶紧吃一口好的。”

  “可是,飘颻还在局子里面关着,他心里也不是个滋味我知道你们和办案的警官关系不错,下次他问你们的时候,你们能不能帮忙”

  “不能。”江来出声说道。不待云成之把话说完,他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

  “她为什么在局子里面关着?”

  “因为走私?还是犯了别的什么事儿?”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替一个犯人说情?”江来反问着说道。

  “就是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江来表情狐疑的盯着云成之,在他的脸上扫来扫去的。

  云成之大惊,慌忙解释着说道:“我和他们可没有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

  “总想帮人说情,搞得跟你也是侏罗纪一员似的”江来没好气的说道。

  云成之便不敢再提,端起茶杯说道:“喝茶。喝茶。”

  施道谙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心想,江来的「不谙世事」,很多时候真的解决了很多棘手的问题。

  要是搁在自己身上,他就没办法说出江来那种拒绝的话,甚至还要想办法去认真打探一番即使心里很不愿意。

  人情社会,谁又能完全无视人情?

  等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一行人就向云成之和赵沫老俩口辞行。毕竟,老年人精神头不好,晚上很早就要休息。江来自己也是要十点钟躺在床上,十一点准时睡觉的。

  因为今天出来吃饭喝茶的缘故,江来的作息时间都已经被打乱了。

  原本应该是江来和施道谙一辆车回家,林初一和宫锦各自开车回家。

  施道谙看向江来,说道:“让初一送你回去?”

  江来点了点头,说道:“好。”

  于是,江来便钻进了林初一的车子里面去。

  对着俩人摆了摆手,宝马车飞速离开。

  施道谙没有开车,而是走到宫锦面前,说道:“巷子口有家奶茶店,我们去坐一会儿?”

  “你喜欢喝奶茶?”宫锦问道。

  “我喝咖啡奶茶。”江来说道。

  奶茶店很小,但是生意很旺。大多数都是巷子里面的居民以及刚刚下晚自习还不愿意回家的学生们。

  宫锦和施道谙坐在那里有些格格不入,不过他们也并不在意这些。

  点了两杯奶茶之后,两人占据了一张小桌子。

  “想说什么就说吧。”宫锦一边用吸管喝奶茶,一边说道:“别像云师伯那样一句话要憋一个晚上。”

  施道谙苦笑不已,说道:“我发现身边的人都会受到江来的影响,说话方式越来越「江来」了。”

  “因为尝试过了之后发现,江来式说话确实挺舒服的。不用迎合谁,只需要愉悦自己。”宫锦说道。

  施道谙并没有碰面前的奶茶,因为奶茶店里没有他想要的「咖啡奶茶」。

  他眼神深邃的看着宫锦,一脸认真的说道:“你还没从那件事情走出来?”

  “哪件事情?”宫锦反问。

  施道谙只得把话说得更加清楚一些,说道:“你不能受到你妈的影响,那个时代和现在不一样或许,在他们那一代人的心里,外面的月亮确实比国内的要更圆一些。人人都说美国好,每个人都有一个淘金梦在出国热的大潮之前,你妈妈做出那样的选择,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就是他抛弃自己的丈夫和女儿独自跑到美国的原因?因为别人都可以这么做,所以她也可以这么做?”宫锦眼神凶狠的盯着施道谙,说道:“你是想要和我说这个吗?”

  “不是不是。你不要误会。”施道谙连忙否认,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她可能只是不愿意在敦煌吃沙子而已。她想要去美国奋斗,想要获得更好的生活当然,这对你和你爸是不公平的。”

  “是啊。”宫锦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别人可以吃,就她吃不得?不是她比别人更加身体娇贵,是她根本就不爱我们而已。”

  “”

  “施道谙,其实我并不恨你。我也没有想像的那么恨你。”

  “是吗?听起来并没有觉得很荣幸。”

  “你拿走的那些钱,是我爸辛苦多年攒来准备带我去美国的钱。那些钱足够我们买两张机票可是,有时候我不得不想,如果我们当真追到了美国,就能挽回那个女人的心吗?会不会见面之后彼此的关系更加糟糕?而且,我们去了之后如何生存?我爸不懂英文,除了修壁画什么都不懂他去了能做什么?我呢?我还那么小,我又能做什么?我们父女俩如何生活?”

  “异国他乡,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或许日子比在国内要糟糕一百倍我爸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自己愧对那个女人,说如果不是他把她带到敦煌,她原本应该能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可我心里知道,是她对不起我爸”

  “我为什么想要恨你?是因为你斩断了我们的希望。或许或许我们去了,一家人还能够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呢?只有恨你,才能够掩饰和忽略另外一个事实,一个我们不愿意接受的真相但是有时候,我心里是感谢你的,你让我们保持清醒,也让我们留在了国内我爸抑郁寡欢,但是他离开的时候应该是骄傲的,因为他一生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业”

  “但是,因为这个,你就不再相信爱情了吗?”施道谙出声问道:“因为你妈妈的事情,所以你说这辈子都不再结婚?”

  “你相信爱情吗?”宫锦反问。

  施道谙沉默良久,说道:“应该有的吧,你看看江来和初一”

  “我是说你自己。你认为爱情会发生在你身上吗?”

  “爱情就像是鬼故事,听过的人很多,但是见过的人很少。”施道谙耸耸肩膀,说道:“我还是愿意对它保持希望。如果世界上连这个也没有,是不是无趣很多?”

  “那你会结婚吗?和你不喜欢的人?”

  “不会。”施道间这次回答的很干脆。

  “我也是。”宫锦说道。

  “我想”施道谙看向宫锦,说道:“你终究会喜欢上某个人,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我不期待,也不排斥。”宫锦说道。

  -------

  车子在江来居住的小院门口停了下来,林初一侧脸看向江来,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敦煌?”

  “明天。”江来说道:“那样的话,后天早上醒来就可以吃敦煌的驴肉黄面。”

  “那我订明天的机票。”林初一出声说道。

  “好的。”江来答应着。

  “我希望准备些什么吗?”

  “你什么都不需要准备。”江来说道:“你这么好看,只需要美美的站在他们的面前就好了。他们一定非常喜欢你。”

  “真会说话。”林初一在江来的嘴唇上面亲了一口,说道:“奖励你的。”

  江来舔了舔嘴唇,发现甜滋滋的,跟糖一样。

  当然,比糖好吃多了。

  于是,他一把搂住了林初一的脖颈,主动把嘴唇凑了上去,说道:“我还要。”

  两人坐在车里亲热很久,直到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林初一这才发现忘记开窗了,赶紧把窗户打开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脸颊通红,眼睛妩媚的看着江来,娇滴滴的说道:“要不我今天晚上留下来?”

  “不行不行”江来摇头,说道:“我们还没结婚呢,我不能把我的身子给你”

  江来慌张的推开车门,小跑着朝自己的院子里跑过去,就跟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着似的。

  林初一坐在车里看着他狼狈的模样,笑得前仰后合喘不过气来。

  这样的夜晚,真是太美好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