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接受事实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真不知道朱平安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药,竟然这么维护朱平安,一座小小的县城竟然能斩获倭寇首级七百九十五个,一看就不正常吗,可他们倒好,一个个说的信誓旦旦,我们连质疑一声都不行”

  台州知府谭纶一行人方走出了茶楼,一个随从兵士便愤愤不平的说道。

  “就是。”

  另一位兵士也跟着附和道。

  “赏罚须得言明,朱知县守住了靖南,保护了靖南县城五万黎民百姓,乃有功之臣。在未确定朱知县有杀良冒功之行为前,不得冒犯朱知县,不得直呼朱知县的名讳。”

  台州知府谭纶走在前面,听到了手下的愤慨后,扭过头来轻声说教道。

  “是是,府尊不不,东家教训的是。”

  两名兵士闻言,忙不迭的点头认错,当然他们心里还是认为朱平安肯定杀良冒功了。

  “东家,朱知县守住了靖南,使靖南县城免遭倭寇,县城内的老百姓感激他,言语间处处维护他,也情有可原。但是,县城外的村子就不一样了,县城外有不少村子猝不及防,遭了倭寇,想必他们对朱平安的评价也会客观许多。另外,属下觉的,若是杀良冒功的话,应该不会在县城内动手,为了隐蔽,瞒人耳目,应该会选择城外偏僻的村子动手。”

  左臻微微思索了一下,抱拳对谭纶说道,建议去城外的村子暗访调查。

  “嗯,言之有理。走,我们出城,去下面的村子看看。”谭纶点了点头。

  一行人转而向西,从西门出城。出城后,问了几个路人,往遭受倭患最严重的几个村子走去。

  章丘村。

  这是谭纶他们的第一站。

  尚未入村子,便看到村前被毁的稻田,即将成熟的稻田已然被焚毁了个七七八八。一入村子,入目的便是无边的白幡,几乎家家户户门口都悬挂着白幡。残垣断壁,烧毁的房屋村子里到处都可以看出被倭寇破坏的痕迹。

  村子人烟稀少,感觉很是冷清,谭纶一行人走进村子很深了,才听到一阵狗叫声,接着便看到一位颤巍巍的老大爷拄着拐棍走出了门口察看动静。

  “老丈好,我们是从台州府城来的茶商,路过贵村,能否讨口水喝。”

  谭纶上前抱拳说道。

  “哦,打府城来的啊。如果不嫌弃小老儿家宅脏乱的话,就进来喝口水吧。家里酒肉没有,水是管够的。”老大爷年纪大了,腿脚有些不便利,不过还算耳聪目明,听了谭纶的话后,便邀请他们进屋喝水。

  “谢谢老丈。”谭纶抱拳道谢,率先走进了院子里,接着从兵士挑的担子里取出了两包茶叶,递给老丈,“呵呵,老丈,这两包茶叶保存不善,被雨水浇了,品相不好,卖不出去,但是不影响喝,还望老丈不要嫌弃。”

  至于茶叶被雨水浇了什么的,自然是不存在的,这是谭纶故意编的措辞,目的是想让老丈没有负担的收下茶叶。

  “你看看你们,喝个水还客气什么”

  老大爷摆了摆手,不收茶叶,谭纶一再坚持,老大爷推了几次后,才接过了茶叶。

  茶叶虽然不贵,但是老人家平时都舍不得喝茶的,也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去买些茶叶。现在听谭纶说茶叶是浇了雨的,卖不出去,又一再坚持也就收下了。珍惜的放到柜子里,准备等到过年过节或者有人来访的时候,招待亲戚客人。泡雨不泡雨的,老人家是不在意的,茶叶早晚不都得泡水不是。

  “家里就只有这两个碗了,你们轮着喝吧。”

  接过茶叶后,老丈提了一个油垢的陶壶,找出了两个缺口的碗,准备倒水。

  “老丈,我们自己来就好。”谭纶上前接过老大爷手里的陶壶。

  “东家稍等,我将碗再刷洗一下。”左臻注意到水壶油垢不堪,碗又是缺口的,黑乎乎的,像是没刷干净似的,不由起身拿起碗,准备再洗一洗。

  “呵,怪讲究的昨天,知县大老爷来我们家,直接就用这碗喝水的。”

  老大爷见状,背着手呵了一声,昨天知县大老爷来我家,都没你们讲究。

  “不用,这样就很好。”谭纶摆了摆手,制止了左臻,自己倒了一碗水,双手递给了老大爷,继而又给自己倒了一碗水,笑着跟老大爷说道,“老丈,您跟知县大老爷是亲戚吗,知县大老爷都来过你们家,那我们可跟着沾沾贵气喽。”

  左臻听到朱平安来过这个村子,脑海里便不由构想出了很多画面

  “小老儿怎么有福气跟知县大老爷做亲戚啊,”

  老大爷摇了摇头,说到米面油的时候,老人脸上的皱纹似乎都舒展开了。

  起了这个话头后,谭纶、左臻等人便跟老大爷攀谈了起来,聊朱平安,聊倭患,聊村子遭遇倭患的时间,聊村子的伤亡情况,聊县城斩获了七百九十五个倭寇首级,聊村里亡者有没有被人割掉头颅

  从一开始的旁敲侧击,到渐渐挑明话题,调查了解朱平安有无杀良冒功,或者虽未杀良,但以良冒功

  “你们走!我家不欢迎你们!我这水便是喂狗也不给你们喝!”

  听到左臻挑明话题后,老大爷蓦地勃然大怒,一把将谭纶等人手里的碗抢了过来,将水全都倒了,接着便颤颤巍巍张开双手将谭纶、左臻等人往门外推。

  “哎,哎,老人家你这是生哪门子气啊”左臻一脸不解的喊道。

  回应他的是两包茶叶。

  “还你们!”

  老人方才珍惜的放在柜子里的茶叶,此刻就跟丢垃圾一样,丢到了左臻等人怀里。

  “老人家,你这是生哪门子气啊?!”左臻忍不住再一次喊道。

  “你还问我生哪门子气?!我是猪肉蒙了心请你们进屋喝水!你们竟然这般污蔑知县大老爷。小老儿我活了一把年纪了,最见不得你们这种人!自己不做好事,还见不得别人做好事,还往人家身上泼脏水。知道知县大老爷昨天来我们村干什么吗,知县大老爷来我们这是帮我们村重建的,又是帮我们修房子,又是帮我们割稻子,还给小老儿送来了米面油,足够小老儿吃半年了割人头冒功?!呸!亏你们编的出来!县城斩获的七百多倭寇首级,在英雄陵园和公募摆了两天,给所有被害的乡亲上供,祭奠乡亲的在天之灵,人人都瞧着了,若是有乡亲脑袋被割了冒功,早就被幸存的乡亲认出来了,哪里还等你们编排!那些倭寇首级,是知县大老爷领着乡亲用命拼来的。我们县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好知县,可不能被你们这些小人给泼脏水泼走了”

  老大爷情绪激动的将拐棍不住的敲地,看向谭纶等人的眼神充满了愤怒。

  狼狈的离开了章丘村后,谭纶一行人又走访了几个村子,有了章丘村的教训,他们调查闻询的时候,语气委婉多了,都是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进行。

  几个村子走下来,谭纶等人没有找到任何一条朱平安杀良冒功、以良冒功的线索,不得不接受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靖南县七百九十五的倭寇首级斩获是实实在在的,并没有什么杀良冒功、以良冒功的行为。

  寒门崛起

  寒门崛起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