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符氏铁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门口有负责接待客商的铁匠学徒,远远见到康龙和鲁兴,一路小跑的来到二人跟前,谄媚的道:“是康爷和鲁爷吗?府上的管事刚刚吩咐下来,说道您二位爷要来咱铁铺安排任务,王掌柜安排小的来迎接二位爷。您请,王掌柜已经在二楼的会客间等候二位爷了。”

  康龙一愣,却见鲁兴面上一脸自然,想必曾来过这铁铺,对这王掌柜有点了解。

  两人下了马,那机灵的小学徒牵了两人马匹,栓到门前的栓马桩上,引着康龙两人步入一楼大堂。

  鲁兴趁机小声对康龙说道:“康兄,王掌柜是大少爷的岳丈,由于王夫人过世的早,又无子嗣留下,大少爷念着夫人的好,可怜王掌柜孤苦无依,这才安排他来打理铁铺生意。其实王掌柜原是南城有名的铁匠,绰号王十锤,年轻时,打的一手好铁器,据说无论任何物件,已到了他老人家手里,只需十锤便能成形。”

  那小学徒想来也十分敬慕王掌柜的手艺,听了鲁兴的话,一翘大拇指道:“鲁爷果然好见识。咱们铁铺的王掌柜,那可是整个南城首屈一指的铁匠大师傅,不是小的夸口,老掌柜别看年近六十,无论是力气还是手艺,那都是无人可比!”

  康龙正要说话,却听大堂之中响起一阵豪爽的笑声,“小兔崽子,又在背后编排我老汉吗!”

  那小学徒笑嘻嘻一溜小跑的来到一个老者面前,道:“老祖宗,徒孙哪敢编排您老。嘻嘻,若是徒孙能学得您一成的本事,在这南城铁器行也敢横着走!”

  “油嘴滑舌,老汉最讨厌,滚一边去!”那老者笑骂道。

  康龙顺眼望去,却见一位头发花白的魁梧老者,身穿一袭青布袍,正迎了过来。那老者虽然年届花甲,却毫无龙钟之态,精神反而更加矍烁,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正在打量康龙。

  老者双臂微曲,粗壮有力,面孔精绝,脖子粗大,几乎和脸孔连成一线,一看便是孔武有力之人。那老者脸上更是虬须满面,根根如刺。

  康龙一抱拳,礼到:“晚辈康龙,见过王掌柜!”

  王掌柜见康龙谦虚有礼,而且相貌气度都是不凡,心里微喜。世上的事,有许多奇怪,有些人一见面就是仇人,而有些人一见面却会惺惺相惜。

  王掌柜因为自己就是个相貌粗豪的大汉,显然也比较喜欢相貌粗豪的昂藏大汉,康龙的外形和举止,一下便让这个平时言语不多的老铁匠产生好感。

  “是康统领吧?老汉王十锤,就是个老铁匠而已。老汉那女婿一早便着人叮嘱,说你要来老汉这铁匠铺子打造一批家伙,来来,里面请!小六子,还不看茶!”王掌柜粗大的嗓门声震屋宇。

  “老爷子,晚辈和符兄乃是八拜之交,也算是您老晚辈,这统领之称,还是免了吧,听的晚辈浑身不自在。若您老不嫌弃,直呼晚辈康龙便是。”康龙笑着说道。

  王十锤对康龙的态度越发满意,笑呵呵引着两人来到大堂的柜台前,说道:“康龙贤侄,咱这铁铺中各种现成的兵器都有,既然昭信交代,老汉自然要拿出最好的家伙来,你瞧瞧,需要什么?”

  康龙凝目四顾,把整个柜台上摆放的兵器看了一遍。果然如同王十锤说的那般,这里几乎样样兵器全有,而且做工一流,但却并无康龙想要的东西。康龙在沉思,要不要去到二楼,好好和王十锤商量一番,请他打造一批趁手的家伙。

  王十锤见他脸色沉凝,一言不发,知道这里没有他看得上的东西,暗感奇怪,正要开口询问,却听门外一阵人喝马嘶,只听一个尖细的声音蛮横的喝道:“滚开!你算什么东西!王老头呢,叫他来见本少爷。本少爷不日要出门远征,奔赴沙场,需要取用一批家伙!”

  王十锤对这个声音显然不陌生,闻言眉头紧紧皱起,脸色有些难看,同时重重哼了一声,显然对门口那人的称呼十分不满。

  康龙和鲁兴自然也听出来,那尖细的声音正是符昭寿的独家招牌。

  果然,声音刚落,一个嚣张的身影便出现在大堂门口。符昭寿进到大堂,面色一愣,旋即显出不屑和嘲弄之色,口中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没用的小子。王老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本少爷选出一批快刀和利箭,这里是数目,本少爷有急用!”

  武郓又背了一把长剑,面沉似水,对着康龙冷笑一声,却没有说话。

  早有学徒接过符昭寿手中的单子,递到王十锤的手上。王十锤眉头紧锁,原本不打算理会符昭寿,却见那单子上有符彦卿的亲笔画押,不敢怠慢,随即吩咐手下的学徒,领着符昭寿带来的十几名面色冷峻的武士,到后院库房取单子上需要的武器和利箭。

  符昭寿眼珠一转,随口问道:“王老头,这小子在这干什么?莫非也要来取兵器不成?哈,他们都只是我家的看门狗而已,有什么资格来这里取武器?”

  王十锤脸上的肌肉一抽,冷然道:“三少爷,康小哥来铁铺取什么东西,恐怕轮不到你来过问吧?”

  符昭寿大怒,觉得王掌柜在众人面前竟然敢落他的面子,戟指三人道:“哼,你们不过是本少爷家里的奴才而已,竟敢如此和本少爷说话吗!”

  鲁兴听他侮辱康龙和自己这些护卫武士,面色涨红,正要开口,康龙却一把按住他,不咸不淡的说道:“三少爷,你最好嘴巴放干净点,不然即便有符爷在上,本人也可以再让你狼狈逃窜一回!”

  王十锤从来不知道康龙和符昭寿的过节,听到康龙的话,倒是吃了一惊,不过心里却暗暗佩服他,想不到他一个小小符府护卫统领,竟敢如此对主家少爷说话。

  符昭寿突然想到康龙昔日手段,面色大变,望了望身边的武郓和几名符彦卿派来的兵士,胆气稍稍壮了一些,不过却不敢招惹康龙。

  康龙这小子的手段,他是亲身经历过两次。他根本不像符府其他护卫一样,可以任他打骂。这小子刚一入府就敢直接抓住他的手腕,对他怒喝。甚至在第二天还敢提刀要砍他。

  符昭寿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父亲和大哥如此在意这小子。这么不懂得尊重主子的奴才,要来干什么?

  这草包根本就没想过,若是遇到危险,到底是谁能保护他的周全。

  符昭寿不敢和康龙对视,悻悻的别过头去。武郓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三少爷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哼,等咱们这次立功回来,得到朝廷和老爷的赏识,身上有了官职功名,想整治他还不容易吗?”

  武郓虽然压低声音说话,但众人显然也能听到,想必是他故意如此说。王十锤和鲁兴两人面色大变。

  他们自然知道,若符昭寿真被封了官,想要摆布一个家将,简直太容易了。纷纷担心的看向康龙。

  康龙却冷笑一声,道:“草包永远是草包。”

  “你说谁是草包!”符昭寿和武郓同时变色,怒喝道。

  “急什么,老子爱说谁是草包,就说谁是草包,干你们屁事。老子还有事情,失陪了!”康龙不在理会符昭寿和武郓两人,对王十锤道:“王叔,晚辈在后院恭候您大驾。打发完了一些鼠辈,晚辈还需借你的手段打造一些小玩意。”

  王十锤眼中闪过笑意,点了点头道:“贤侄只管去便是,等和他们交割完毕,老汉自当前来。”

  康龙领着鲁兴,大步走入后院,看都懒得看符昭寿和武郓两人一眼。

  符昭寿却等康龙的身影消失在后院门口,一脚踢飞旁边的先前引着康龙来的小学徒王小六,骂道:“狗奴才!神气什么?等老子这次从沧州回来,一定要把他剥皮抽筋,方消我心头之!”

  那小学徒王小六被他一脚踢出老远,半天不敢爬起来,低着头,眼中闪着泪花。

  片刻之后,十几个军士扛着一捆捆利箭和长刀从后院出来,然后装到门前停着的几辆大车之上。

  王掌柜同符昭寿交割完毕,在符昭寿怨毒的眼神中,扭头进到大堂,直奔后院。

  “妈的,这该死的王老头,老子回来之后,一定让他滚蛋!”符昭寿又骂一声。大堂里的王十锤身子一震,冷笑一声,继续前行。

  符昭寿和武郓两人骑上马,在十几名面色冷峻的军士押赴下,向北城而去。

  武郓面上浮现一抹诡笑,低声道:“三少爷,不如今晚解决掉这些麻烦如何?老爷派给咱们的这批军士,个个身手了得,若是能利用得当,说不定既能解决掉府中的问题,更能除掉康龙这个眼中钉!”

  符昭寿面色连变数次,却有犹豫道:“若是这样,爹又会怪我不念兄弟之情的,如何是好?”

  武郓面现狠厉之色道:“常言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你若好心放过他们,他们却不一定会放过咱们。先下手为强啊,三少爷!”

  符昭寿又想了片刻,咬了咬牙道:“不错!该怎么做?”

  武郓附到符昭寿耳边,低语片刻,符昭寿面色越来越阴冷,不时冷笑几声,点点头。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