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红颜祸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天涯海阁占地面积极大,而且厅中布置的极其奢华,四面的顶部悬挂着数十盏大大的铜灯,把整个大厅照耀的如同白昼。

  大厅里面摆放了数十张大圆桌,每张圆桌上都摆放着铜脚灯盏,十几根红烛燃烧其上。符昭信带着康龙选了偏角的一处圆桌坐下。康龙却自顾自的坐在他旁边,一点不似别的随从一般,侍立在主家身后。

  玉涵烟安排完符昭信和康龙的事后,不时同大厅中的来客打着招呼,大厅中的来客,要么是远近闻名的雅士,要么是一方大豪的代表,个个神情倨傲的不愿同其他人招呼。

  但无论玉涵烟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一阵轰动,果然不愧是艺伎坊的大家。

  康龙心头略感奇怪。这排名第二的名妓,怎么反不如排名第三,第四的名妓?她都亲自出来招呼客人了,怎么原姬瑶和风无蓉却没有出来?

  大厅中的人越来越多,随着各方人物纷纷到场,相熟之人便坐到了一起,开始小声交谈起来。

  每个圆桌旁都侍立着两名青春靓丽,穿着露脐装的侍女。她们不时为各桌的客人添茶斟酒,带起的阵阵香风,让人倍觉香艳。

  大厅中来的客致可以分成三类,其一便是洛阳有头有脸的人物,有名气的儒生。其二便是如同符昭信一般,代表着各方势力的公子。其三便是一些江湖上成名的大豪。

  青凤大家和颜十娘的艳名,果然非同小可。从符昭信不时轻声向康龙介绍大厅里的来客,康龙便知道,今日来的客人个个大有来头。

  康龙他们所坐的这一桌,又来了几人。一个是凤翔节度使的公子王元隆,他也带着两名随从。这王元隆二十上下年纪,为人沉稳大度,他的两名随从全都坐在他旁边。

  另一人乃是洛阳狂生,吏部尚书的公子孙铭,此人听闻了康龙的大名,舍符昭信这个节度使的公子不理,倒是紧挨着康龙,不断谈论着自认为得意的诗作,偶尔谈及一些当朝的施政举措,便会狂呼叫嚣,若是让我做便会怎么样怎么样。令旁观者侧目,听的康龙头大。

  还有一人是定难节度使的公子吴起晖,吴起晖年纪也不大,二十左右,脸目瘦削,一双细长的眼睛,不时会阴狠的忘一眼远处的刘承祐。想必两人肯定有什么过节。

  吴起晖也带了一文一武两名随从,那文士坐在他旁边,武士却侍立在他身后。

  康龙扫视一遍大厅,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但凡来参加这次诗会的节度使公子,基本上都携带一文一武两名随从,只有符昭信携带了他一个人前来。

  就在众人切切私语时,在大门处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上响起一阵脚步声。众人原本笑着攀谈,闻声全部望向楼梯。

  康龙暗感好笑,这些宾客,虽然装作是在交谈,其实大多都竖着耳朵注意楼上动静,谁不知从二楼至五楼便是闻名京都的四大名妓的香闺。

  康龙的眼光从众人身上扫过,发现所有的人都入泥塑木雕一般,呆愣着眼望向那楼梯处。

  只见从二楼款步飘来一朵红云。康龙的呼吸也不由自主的停止。

  我草,这还是人吗?康龙见到那朵红云的第一反应,竟会在心里问出如此一句!

  美女康龙不是没见过,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他见过很多。无论是穿衣服的,还是不穿衣服的。

  但如眼前这般如同魔鬼一般媚骨天生的女子,他却是生平仅见!

  似乎一切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妖媚。若说她肌肤胜雪,容颜似露,却总令人觉得,这些词语是那么苍白。若说她眉目如画,似远山凝玉,可她那令人神魂颠倒的容颜气质,却使人无法捕捉万一。

  康龙只觉自己好像坠入天魔神窟之中,身边的一切都静止了,自己好像沉浸在一个妖媚的梦里,梦中只有自己和那充满妖媚气息的女子。

  那女子随意的一个微笑,都恰到好处的令人泛起销魂蚀骨的感觉。

  康龙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从那女子魅惑至极的眼眸中脱身而出,突然觉得后背发凉,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知怎么被那女子忘了一眼便会有如此可怕的感觉,但那种感觉却如同罂粟花一般,令人沉醉的不愿复苏。

  再看厅中众人,所有人都微眯着双眼,如同泥塑木雕一般的望着那女子,个个脸上神情迷醉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那女子奇异的向康龙望了一眼,轻皱一下眉头,恰到好处的表达出清纯和妖媚的矛盾感觉。

  几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抽一口冷气,似乎被那女子皱眉的情绪感染,不悦的随她目光望去。

  康龙一下成了大厅中的焦点!几乎所有人都愤怒的瞪着他。

  倾国倾城,红颜祸水!或许只有这两个词语,才能表达出此女子的美貌。

  康龙在被众人盯住时,突然想到了苏妲己,褒姒,貂蝉等历史上倾国倾城的美女。眼前此女,显然与她们属于同类!

  “哈哈!这位想必是青凤大家吧?果然是倾国倾城貌,你这一眼,可要了鄙人的命喽!你看,今日来的这些朋友个个都恨不得要吃了鄙人呢。还请青凤大家饶了鄙人吧!”康龙长身而起,对那女子一抱拳笑道。

  被这么多人如此盯着,饶是康龙胆色过人,也觉头皮发麻。心中暗骂青凤,奶奶的,不知这鬼女人是不是故意为之,想让老子成为真正的男人公敌。

  那女子掩口一阵娇笑,众人纷纷露出色授魂与之色,“想不到康公子如此年轻有为。小女子正是青凤,大家之说,可不敢当。嘻嘻,公子一首《水调歌头》,如今传遍洛阳,小女子喜爱之极,今日公子能来参加凤鸣诗会,青凤不知多高兴呢!只盼公子今晚能再作几首好词,青凤必当合乐而歌,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不少人还是初次见到康龙,不过康龙昨日填的那阙《水调歌头》词,却于昨晚通过玉涵烟玉口流传开去,几乎一个上午的时间,整个洛阳的文人学士都听闻了这阙豪放旷达的词。

  如今,向来以歌舞名传天下的中原第一美女青凤大家,正在紧锣密鼓的把这阙词谱成曲,准备在今晚的凤鸣诗会上传唱呢。

  这已经成了今晚最令人期待的节目。也许康龙不知道,但熟知青凤才学之士,却早有点坐不住,甚至想即刻起身,还喝什么酒,直接上楼去听青凤大家那令人难忘的歌喉和妖媚入骨的舞姿才是正经啊!

  “唉,青凤姑娘,你这不是为难鄙人么?你看,鄙人乃是粗人一个,哪懂什么诗词啊。那阙《水调歌头》,鄙人不知扯断了多少根头发,才憋出来的,倒让姑娘见笑了啊,嘿嘿!”康龙故作粗鄙之态,言语间也透着自鸣得意。

  果然,不少文士听到他不伦不类的言语,大皱眉头,纷纷猜测,那阙高明的词,究竟是不是这小子填的。或许是这该死的小子从别人那抄袭来的?嗯,有这种可能。不少人面上已经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看向康龙时,纷纷露出鄙夷之色。

  这种人,怎么会被青凤大家看上呢?她应该看上我这种风流儒雅的才子才是啊!你看看这小子,一脸的粗鄙不堪,简直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呐!

  康龙嘿然一笑,坐了下去。总算摆脱了刚才青凤那歌姬给他带来的困境。奶奶的,这年头,拳头打不死人,眼神却能杀死人呐。

  刘承祐突然站了起来,一双细眼色迷迷的盯着青凤,那情景,恨不得要一口吞了青凤一般,他一把打开折扇,颇为潇洒的扇了几下,开口道:“青凤姑娘,本人刘承祐,家父为河东节度使,不知可入姑娘法眼?”

  噗,厅中不少人听到他如此说话,一下喷出口中的茶水或者酒水,看白痴一般的看着刘承祐。

  康龙和同桌的吴起晖同时毫无顾忌的哈哈大笑,吴起晖更是出言讽刺道:“康兄,你看此人脸皮够不够厚?这种话都能说出口来,当真无耻啊无耻!”

  康龙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接话。他目前还不想和刘承祐结怨。在没有摸清刘知远情况之前,他决定尽量避免和刘承祐正面冲突。

  刘承祐怨毒的扫视大厅一遍,有几人已经忍住笑,低下了头,只有吴起晖和另一个同样是节度使公子身份的年轻人,毫无顾忌的依然哈哈嘲笑着刘承祐。

  青凤娇笑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才以她独有的魅惑魔音说道:“诸位朋友,这位是我们艺伎坊的东主冯公子,公子今日想和大家好好聊聊,所以才邀请了小女子金陵的好姐妹颜十娘姐姐来洛阳做客。”

  众人这才注意到,在青凤大家身后,一直有一个人立在那里。可惜大家的目光全被青凤牢牢吸引,哪有人注意到他?

  此刻听说这位神秘的冯公子竟然是艺伎坊的东主,几乎所有人都耸然动容!更有许多别有用心之人,开始认真打量此人,小声询问身边随从,打探他的来历。

  这些人的用意不言而喻,艺伎坊洛神楼上的四位绝世美女,哪个不想独个拥有?这次若能想办法从此人手中得到四位绝世美女,想必是一件美事。

  康龙却低低笑了一声,对符昭信耳语道:“大哥,可知道这冯公子来历?”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