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飞云亭下论天道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赵匡胤和柴荣两人坐在一处大石旁,眼望飞云亭处。

  “大哥,这康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他不想救王雪儿?”赵匡胤道。

  柴荣笑了笑,道:“贤弟你这是明知故问,凭你的才智,为兄才不信你猜不出康龙的用心。”

  赵匡胤哈哈轻笑,“我只是有点看不明白这个家伙而已。若是论才智,此人绝不在大哥之下,为什么行事如此不智?明知连云蛟的势力,明知魔神教的背景,他还敢废连怒涛,杀鬼王。”

  柴荣道:“我倒是很佩服康龙的魄力。不过,贤弟真以为他是这么莽撞的人?我看此人正在图谋什么,若是我预料不差,不出十日,天下必将因此人而震动。”

  赵匡胤想了想,自嘲一笑,道:“他还真是个天生赌徒性格。可惜我却没这等运气和机缘。大哥,刘承祐那里怎么交代?”

  “不急,传国玉玺谁也带不走。”柴荣望着慕容嫣恬静的端坐飞云亭中,自信的笑道。

  赵匡胤想了片刻,似有所悟,双目渐渐狂热起来,低声叹道:“此女子真是不简单。”

  “论道大会开始了,你有何高论,不妨说说,看看能不能引起慕容嫣的兴趣。”柴荣道。

  懒剑仙和司马横刀一到,慕容嫣便步出飞云亭,优雅的向众人躬身一礼,道:“诸位同道,今日乃是江湖盛会,道门大事,不仅是事关道门和江湖的大事,也是事关天下局势成败安稳的大事。小道净心,谨代表道门,代表澄心居,多谢天下同道的支持。历来论道大会,无不深究人道,探寻天道。我澄心居既以入世悟道,修心修道为道心,净心也不敢违背历代祖师遗训。天下乱,则天下同道有责任为天下人澄心,还天下以太平。论道大会,于太平盛世参悟天道,于乱世废离澄心人道。净心今天有幸主持本届盛会,实乃幸事。”

  说到此处,慕容嫣停了停,扫视一遍人群,优雅蕴藉,如同误落凡尘的仙子。众人纷纷出言附和,大赞道门澄心居的良苦用心。

  等众人声音止歇,慕容嫣才再次恬然道:“净心见诸位大宗师今日一到,便要动手杀人,在此不得不重申一句。论道大会,论人道,参天道,讲的是道,是清,是虚,是至极道缘。若有哪位同道再有如此鲁莽之举,就别怪澄心居和剑道门联手,发下天机令,废除其逐鹿天下的资格。”

  慕容嫣的声音悦耳动听,如同天籁,可这句话却说的杀伐果断,斩钉截铁,有种令人不容置疑的决绝。

  连云蛟脸色连变数次,总算是强压下分辩的冲动,步伐僵硬的寻了高处一块大石,盘膝坐下,闭目不再理会眼前人事。

  报仇事小,若因此而被废除逐鹿天下的资格,失去夺得传国玉玺的机会,得不偿失。

  想报仇,什么时候都可以,想夺玉玺,私下里也可偷偷进行。但若失去澄心居的支持,失去剑道门的认可,那就等于把天下民心,拱手让了出去,以后还如何取得天下?

  澄心居,剑道门,是道门两大最具影响力的门派,更是天下道门的鼻祖,执牛耳者。

  如今的天下,战乱四起,生灵涂炭,澄心居和剑道门,早就在唐末大乱之后,在天下各路各道开始化缘布施,由各地道门势力,开办了无数赈济灾民,救济流民百姓的道门善济堂。

  天下民心,十九在道门,此话绝不是空话。

  道门自大唐李氏而开宗立派,自唐末大乱而空前鼎盛,其辉煌处,只看天机令所至,天下百姓无不响应,便知一二。佛门昌隆时,亦是如此。当年在南朝时,佛门的圣僧舍利所至,天下百姓无不虔诚皈依,亦是明证。

  风无情淡然转身,步入飞云亭中,坐在了浩宇大少旁边。康龙却捂着胸口,坐在了司马横刀的旁边。

  懒剑仙立在慕容嫣身侧,表明了剑道门全力支持澄心居的意思。

  慕容嫣恬淡一笑,风姿绰约,令人油然而生亲切爱慕之意。

  “净心入道时日尚浅,伴在家师身侧的时日更短,所悟人道,所参天道,实不敢在天下英雄面前献丑。不过常言道,抛砖引玉,可得金玉良言。净心十年所悟,尽在此‘周游千州是道途,归来澄心观宝树’一句,还请天下同道,指点小道。”

  慕容嫣说完,眼光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柴荣和赵匡胤一眼,款款坐回飞云亭内,等待此次参加本届论道大会的天下同道高谈论阔,发表见解。

  慕容嫣这一句话,一下令所有人都陷入沉思。此句显然是她十年悟道而得的谶语,话中暗藏的玄机,正是慕容嫣的道心所在,若能洞悉,就有很大机缘,与慕容嫣结成道侣,成为她此次入世修行的道缘。

  所有人都在苦思冥想。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抱着成为慕容嫣道缘的打算,才来参悟她这两句谶语玄机,也有人是想趁机看看,慕容嫣属意的能够成为天下霸主,统一天下的人是谁。

  若能趁机看透慕容嫣的道心,对自己修为的提升,心性境界的提高,绝对有不可估量的价值,是以,谁也不愿放弃这个机缘。

  懒剑仙打量众人,见所有人都在苦思冥想,唯独康龙,一脸呆滞的望着慕容嫣,脸上露出古怪之极的表情,忍不住心里一动,想起其师扶摇子的一句话来。

  “诸位,懒某昨日与家师闲谈,提及今日的论道盛会,家师曾戏言一句,却令懒某至今不明所以,不知大家能不能帮懒某参悟一番。”懒剑仙慵懒的斜倚在飞云亭的亭柱上,俊逸如妖的面上,带着挥之不去的懒散表情,但他的话却一下把众人的思绪从慕容嫣的那两句谶语中成功的引了出来。

  独孤玉衡端坐在飞瀑旁边的一处高高的大石上,闻言有点急切的出声问道:“扶摇子大师乃是前辈高人,神仙一般的人物,他的话,肯定有大玄机,若能参悟,对我等修炼之人,如同甘霖,还望懒兄不吝赐教!”

  独孤玉衡此次前来华山参加论道大会,其实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得闻扶摇子的话。可惜他数次恭敬的向扶摇子请教,扶摇子都是那副嗜睡好酒的模样,根本不与他多说一句。

  这时猛然听闻,一直都不在论道大会上说只言片语的扶摇子,竟也有谶语传出,那就非同小可,决不能错过。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