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酒后酣然一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符昭信平常歇息的那间厢房内,此刻已经风平lang静。只不过,厢房内却仿佛一处刚刚经历了大战的战场一般,东西乱七八糟的扔的到处都是,几乎除了一张大床还能保持完整的形状外,其他东西全都已经面目全非。

  马诗雨面颊潮红中夹着一丝苍白,这一番折腾下来,饶她也是个玄功高手,也被康龙疯狂的攻击打的溃不成军。床上到处都是两人的汗渍和散发着某种怪怪味道的体液的痕迹。

  康龙已经醒了酒,头痛欲裂的睁开眼,心底也明白发生了什么,歉意的抱紧了马诗雨,咬着她的小耳珠,先向她耳中恶作剧一般的吹了一口气,这才柔情似水的低声说着绵绵情话。

  马诗雨刚刚经历一番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原本舒爽疲累交加,同时心底也暗暗气苦,这时听到冤家在耳边说的绵绵情话,禁不住嘤嘤的伏在康龙的怀中哭了起来,边哭边捶着康龙的胸膛,“嘤……都是你,害的人家以后哪还有脸见人!哼,占着人家的身子,嘴里却念着那什么汀羽的,偏生人家下贱,任你作践身子……”

  康龙更加感到歉然,醉酒之后,他的确模糊的记得,好像在与一个女子欢好,那女子模糊的好似汀羽的模样,可醒来之后,却发现身边玉人是马诗雨,他就感到有些不妙。

  康龙温言抚慰,轻吻着马诗雨刚刚被他蹂躏的红肿变形的私密处,马诗雨嘤咛一声,双腿夹紧,颤抖着低叫:“冤家,人家不怪你了……你快停下来,那里,那里脏……”

  康龙嘿嘿笑道:“我家雨儿哪里都美,哪有脏的地方?再说雨儿这宝贝处,都是你家小弟弟作弄的,哥哥现在亲吻抚慰她一番,表达一下哥哥的歉意呢。”

  马诗雨在康龙温暖的大手抚摸下,渐渐放松了绷紧的身子,张开腿任他tian舐自己的,心底却是喜翻了心儿,爱郎还是念着她,爱着她的,不然怎么会如此爱惜抚慰她的身子呢?

  她可还从未听过谁家的相公会如此疼爱自己的妻子。

  两人又温柔缠绵了半个多时辰,眼见得窗外红日西坠,已到了晚间,马诗雨惊叫起来,“哎呀,龙哥哥,快起来啊,外面天都黑了!你看着满屋子弄的,待会被人瞧见,人家都没脸见人了!”

  康龙哈哈一笑,跳下床来,抱起马诗雨,为她穿上丢了一地的衣服。马诗雨痴痴的凝望爱郎,任他施为。康龙边帮她穿衣服,边上下其手,大呼过瘾。

  “雨儿,男欢女爱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老夫子不也说了嘛,‘食色,性也!’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等下这里由哥哥来收拾就是,我的乖乖好宝贝你在旁边歇着。”

  马诗雨捶了爱郎一下,不满的嗔道:“龙哥哥真坏,连老夫子的话也敢歪解!”

  两人嘻嘻哈哈的闹着,总算穿好了衣服,这时却听外间有个妇人的声音喊道:“康爷酒醒了没?奴家王贾氏,是王押司的浑家,来替康爷收拾屋子呢!”

  康龙低低笑了一声道:“雨儿,这下不用咱们忙活了,看看,有人想的周到,要来替咱收拾。”

  马诗雨不依的急叫道:“哎呀,这怎么成?这怎么成?”

  康龙却一把抱起马诗雨,大步走出了厢房,马诗雨羞的埋在康龙怀中不敢抬头。外间的客厅内,一个三十许打扮的颇为妖娆,风韵犹存的妇人,正低眉顺眼的站在厢房外,见康龙二人出来,掩嘴轻笑。

  康龙抱着马诗雨,冲那王贾氏点了点头道:“有劳夫人了!”

  王贾氏赶忙还礼,让在旁边,康龙抱着马诗雨就大步走了出去。王贾氏转身走进厢房之中,忽然惊呼一声:“哎哟,我的天爷!好一头蛮牛!”

  且不提王贾氏被眼前大战的场地惊的下体瘙痒水漫花溪,单说此刻在二堂已经摆好了酒席,等着康龙起床的众人。

  走到外间之后,早有衙门里的伴当,恭敬的等在那里,“康爷这边请,大人已经备好了酒席,诸位英雄也在二堂等候康爷二位呢。”

  那伴当引着康龙和马诗雨,走向二堂的偏房。

  酒席原本不该摆在此处的,奈何康龙二人折腾的太欢,谁也不好意思往那后院里闯。符昭信从贵客楼回来之后,听手下的衙差禀报,康爷还在那厢房里折腾,禁不住目瞪口呆,我咧个天,这小子的体力,还真不是吹出来的,先前在符家大院,他就曾耳闻过康龙的荒唐事,原本还不信,以为是下面的人胡乱吹嘘,这时候倒是真开始佩服起来。

  康龙揽着马诗雨的腰肢,进到了偏厅之中,众人全都笑了起来,打趣道:“康爷好体力!”

  马诗雨的脸蛋通红,正要转身逃也似的离开,却被康龙一把拉住,贴身搂在怀里,哈哈狂笑:“那是,你们谁要是羡慕,好生来求我,我一高兴,保不准教你们几手,保准把你们各家的婆娘收拾的服服帖帖!”

  康龙虽只是说的玩笑话,那王二水却面色一动,眼珠乱转,倒是意动起来。自家那婆娘,老是喊着不满足,要不找机会向康爷请教请教?

  “贤弟,快来坐!大家只等你来,就要开席呢!”符昭信亲切的站起来招呼康龙在自己左手边坐下,赵普原本坐在符昭信左手边,赶紧让开两个位置,请康龙和马诗雨坐了下来。

  等康龙坐好,符昭信向王二水使了个眼色,王二水笑着站了起来,举杯道:“小人敬大人和诸位英雄一杯。”说着,端起杯一饮而尽,然后抹了抹嘴边酒渍,继续道:“小人下午去李家班一趟,请了在本地颇有名望的名妓赛貂蝉来与诸位英雄助兴。”

  王二水双手一拍,前院响起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但闻一阵好闻的香味飘了进来,偏厅里迤逦的走进几名粉墨伶人,十几名鼓乐手。

  最前面一位,却是一个六旬上下的苍头老汉,穿着一身粗布青衣,向众人团团作揖,口中连连道:“老汉李十一,拜见诸位大人。俺这李家班,最擅唱河南梆子,不知诸位大人想听哪一出?”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