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铁马柔情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神武军大营中军大帐之中,康龙和铁峥嵘,曹彬商议一番之后,已经做好了应对之策。远在百里外的万马城城主府,此时也有人在商议着关于上古秘事的事情。

  在城主府内院的一处别院之中,一个长相豪雄的中年大汉,端坐在厅堂中,神色冷然的看着他对面的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子。

  那女子乍一看似乎极为年轻,但在她笑着的时候,却能从眼角处看出一丝岁月留下的痕迹。

  那女子满脸的柔情,似乎对那中年大汉冷然的眼神一点也不介意,反而表现的出奇温柔,体贴,他们古怪的行为,让站立在不远处的一个青年男子有些不知所措。

  “婉儿,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些年,某可曾亏待于你?”那中年豪汉声音有些悲伤,也有一丝解脱之意。

  “腾空,婉儿这么做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请你谅解。”那清丽的女子说道。

  “哦,婉儿,你真的让某很吃惊。咱们一起隐居峰顶也有十年了吧,想不到你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也同样狠。十年,一个女人有多少个十年呢?你为了追查这件秘密,竟然可以放弃修道,放弃居主之位,委身与某,隐忍十年。想必如今你也该查出点什么来了吧?哈哈,其实某还真要好好谢你,若不是你,某即便是再花上十年苦功,又如何能够发现这里的秘密呢?哈哈哈……”中年豪汉悲伤的大笑,眼中的冷意更甚,盯着那女子,似乎女子做了让他极其震怒的事情。

  “腾空,婉儿没有骗你,从来都没有。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婉儿从来都没有想过会伤害你,更没有想过会伤害任何人。这十年来,婉儿视自己为你的妻子,视小诗雨他们三个为己出,连道门向不外传的澄心剑典也传给了诗雨,腾空,你认为婉儿这么做,为的是什么?”说到动情处,那女子柔情似水的清丽面容,泛起一股莫名的悲伤。

  “哼,你当然为的是这血祭之地下的秘密!比起你的所谓付出,相信这下面的秘密,足以换回一切!文婉儿,你不必再惺惺作态,某马腾空不是十七八岁的愣头小儿,可以任你柔情缠绕。早在十年前,某就知道你想干什么。嘿嘿,堂堂澄心居的居主,为了追查这个秘密,竟然不惜做出一个女人最大的牺牲,某倒是真的很佩服你的手段。”

  中年豪汉,正是万马城真正的城主,马腾空。

  马行云,马奔雷,马诗雨三兄妹的父亲。只手创立万马山庄,万马堂,进而合二为一,筑城于贺兰山下,成为威震西北大荒的万马城。

  文婉儿叹息一声,幽幽之情,凄凄之容,令任何男子见到,都会忍不住兴起怜惜之意,可惜在马腾空的眼中,她这等情态,更加令他感到愤恨。

  站在下侧的青年,正是马腾空的长子马行云,马行云看到自己最尊敬的父亲和最喜爱的姨娘,不知为了一件什么秘密,已然翻脸,有些不知所措。

  “爹,文姨,你们这是怎么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云儿,以后不许再叫她姨娘!我马腾空没有这样阴险的婆娘!”马腾空重重一掌拍在旁边的檀木几案上。

  千年紫檀木的几案,竟然经不起他这一巴掌,碎裂成无数片,轰然倒塌成一地碎木。

  “腾空,难道只有婉儿以死明志,你才会相信婉儿对你的情意吗?”文婉儿终于忍受不住,脸上再也没有了从容的表情。她感到悲伤欲绝,面若死灰,缓缓站了起来,“也罢,这是婉儿写给嫣儿的信,请你看着咱们这十年的情分,帮婉儿交给嫣儿。”

  文婉儿脸上露出坚毅之色,看了看面色铁青的马腾空,再次叹息,把信交给了旁边的马行云,忽然抽出腰间的清水长剑,一道匹练的月华闪过,眼见既要横尸当场!

  “文姨,不要做傻事!”

  “师傅!不要……”

  两声惊呼,一声惶急,一声激愤。

  叮的一声脆响,文婉儿手中的清水长剑被一块玉石击打的偏了方向。

  原本端坐不动的马腾空,眼中闪过一丝悔意,正要起身伸手阻止,忽然听到惊呼,眼光扫了一眼厅堂正门,冷哼一声,又坐了下去。

  烛影摇红,白光闪烁,忽然之间,大厅之中多出一道白色的倩影。白色的倩影正是急急赶来万马城的当代澄心居居主慕容嫣。

  慕容嫣急急抓住文婉儿的手臂,搭在了她的手腕处,另一手取下她手中长剑,眉心一皱,眼波转向端坐不动的马腾空,浑身透出浓浓杀机。

  “马腾空!枉你还是一方豪杰,拥有一身大宗师巅峰的修为,你难道看不出,我师父她已经破了道心,修道路上,再也无望前进一分吗?哼,你害我师如此之甚,此时竟然还要逼死她,你还是个男人吗!?”

  “什么!?你说什么!?”马腾空再也坐不住,霍的站起来,呆呆看着文婉儿和慕容嫣,一脸不可置信!

  “什么也不用说了,我今天非要杀了你,替我师报仇!”慕容嫣拔出腰间澄心剑,直指马腾空眉心,浓浓的杀意,弥漫整个大厅。

  “慕容妹子,休要莽撞!”马行云跳了过来,横身挡在马腾空身前,一脸急切的举起手中的那封信,“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大家无仇无怨,说开就好了!”

  “有什么好说的。哼,你仗着大宗师巅峰修为,欺我道门怕你不成!”慕容嫣看也不看马行云,冷眼望向马腾空。

  “云儿,退下!”马腾空喝住马行云,马行云回头望了望父亲,见他忽然之间,头发正在变成雪白之色,大惊失色,“父亲,你的头发……”

  “退下!”马腾空怒喝,马行云吓得疾步向旁边闪开。马腾空一步步走向慕容嫣,直至眉心距离慕容嫣澄心剑不足一尺距离,霸道之极的一把抓住文婉儿臂腕,玄功透体而入,片刻,噗的一声,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跪坐于地,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文婉儿自打刚才马腾空说出那番无情之语,一颗心便若死灰,直至慕容嫣打偏她手中长剑,又窜进大厅,一把夺下她手中长剑,便一直呆呆出神。方才马行云一声惶急大叫,惊的她回过神,这时眼见马腾空的举动,凭着十年耳鬓厮磨的了解,哪里还能不知,正是因为马腾空对她用情太深,才会在误会她背叛自己之后露出如此震怒情态。

  “腾空!”文婉儿泪如雨下,惊急大叫一声,扑到马腾空身旁,素手抓住他的双手,“你,你……唉,都是婉儿不好,当初为什么要听信师傅的话,来查寻什么秘密……都是婉儿不好,腾空,你怎么样了?”

  慕容嫣原本看到师傅被马腾空逼迫的要以死明志,便对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激愤和恼恨,但眼前的事情却急转直下,变成这番模样。

  她入世修行,自以为看透一切红尘俗事,深信自己已经勘破情关,却没有想到,会亲眼目睹这惊心动魄的男女之情,却让她陷入前所未有的深思。

  莫非,我真的还没有勘破情关么?唉,师祖以前曾告诉我,要想勘破情关,首要动情,身入情劫,看来我的修行,并没有开始啊。

  “婉儿,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马腾空握紧文婉儿一双素手,苦叹一声,道不尽的后悔与愧疚。

  “腾空,你还要婉儿吗?”文婉儿目中柔情万般,红霞再次回到苍白容颜,一双清丽的秀目,动情的凝望着马腾空。

  马腾空温柔的扶着文婉儿站起来,目中露出毅然之色,哈哈大笑,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霸道之极的吼道:“你是我马腾空的婆娘,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文婉儿幸福的伏在他宽厚的胸膛,回复小女儿一般的娇羞,看到旁边马行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羞的索性闭上秀目。

  “你们……你们……哼,不管你们了!真是的,枉人家千里迢迢赶来,想不到师傅你却连心都给了这个为老不尊的老头!”慕容嫣收了长剑,气的跺了跺脚,从未出现在她身上的小女儿情态,首次露出。

  慕容嫣那又气又恼,又喜又嗔的表情,把她那绝美的姿容,展现的越发耀人眼目,只把马腾空和马行云两个大男人看的目瞪口呆,神魂颠倒。

  “哎哟!婉儿,你干什么掐我!”马腾空腰间一阵剧痛,呆呆的看向怀里柔情似水的女人轻嗔薄怒的瞪着他。

  “嘿嘿,嘿嘿,这女娃太祸国殃民了,那个,某家有了婉儿,其她任何女人都不会放在某家眼里。”马腾空尴尬的笑起来。

  马行云被自家老爹这尴尬模样逗的也恢复过来,尴尬的笑了笑,却再也不敢回头去望慕容嫣一眼。

  “喂,师傅,老头,你们两个亲热够了没有?人家这次来,可是有要事商议呢。哼,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一会回去好好亲热不行吗,非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秀你们的恩爱甜蜜吗?”慕容嫣郁闷的哼道。

  文婉儿赶紧离开马腾空的怀抱,马腾空翻了翻白眼,有些不舍的放开她。两人虽然一起生活了十年,但在一起亲热的时间却有限的很,平时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修炼,这会儿难得误会解开,毫无保留的敞开心扉亲热一下,自然万分珍惜。

  “慕容丫头,你这次来,也是为了血祭之地的事情吧?”回复了城主威严的马腾空,背负双手,盯着慕容嫣,锐利若鹰隼的眸子,令慕容嫣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悸的压力。

  “哼,腾空,嫣儿她还是个孩子呢,你这么凶巴巴的看着她作甚?”文婉儿不满的嗔怒道。

  马腾空苦笑,摇了摇头,对旁边呆立的马行云道:“云儿,去准备爹珍藏的极品灵茶,咱们去密室好好谈。”

  “是。爹,你的头发?”马行云答应一声,不过却有些不放心的指着父亲已经白了一半的头发,关心的问道。

  “无妨,爹在修炼的时候出了点意外,一着急上火就会这样。”马腾空摆了摆手,无所谓的道。

  马行云这才放心,快步走出大厅,去父亲的藏室找那极品灵茶去了。

  “慕容丫头,走吧。”马腾空向慕容嫣一招手,引着她向内室走去。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