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嫌疑袭胸的英雄救美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第十八章嫌疑袭胸的英雄救美

  这一手显然已经将《毒神宗》《毒经》改得面目全非,夺人性命的剧毒真气,却成了疗伤治病的灵气,这一想法,陈奕龙是受《皇帝内经》中那几句“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和“阴阳者,万物之能始”的启发,举一反三,自己琢磨出的一套逆转真气的方法。

  能不能成,陈奕龙心里也没有个数。

  不过修士修炼,吐纳之气,说是天地元气,实则也是阴阳二气,只是将这二气中的一些杂质通过独门心/法给淬炼掉,取其精华,成就自己。而《皇帝内经》中那那句“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却将阴阳二气的变化给直截了当暴露出来,而“阴阳者,万物之能始”简直就是一针见血,启发了陈奕龙,让其知道在一定的环境和定数里,阴阳二气可以产生不同的变化,而真气的根源,本就是阴阳二气。

  只是在运用真气治疗时,陈奕龙还是不敢大意,这才将真气分散成数缕,毕竟眼前的林绣思可不是他用来实验的流浪狗流浪猫,闹出了人命,饶是他神仙也会有大麻烦。

  陈奕龙全神贯注,一缕一缕的真气涌进林绣思神封穴。一连输入一十八缕灵气,有快有慢,有缓有急,中间没有一点间隙,同时用神识控制着这进入林绣思体内的十八缕灵气,使其进入林绣思胸口、肺、气管中……

  同时左手捏着各种指诀,在林绣思灵墟、天溪、乳中等几处穴位上或弹、或揉、或刺了几下,而这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五根手指,仿佛跳舞一般优美。

  可是落在林绣思眼里,这五根手指不旦不美,还让她十分恶心,因为陈奕龙点的这几处穴位,都是女人最敏感的部处…………封神位于乳/房右下角,灵墟在乳/房右上角,天溪在乳/房左中角,乳中,呵,那玉峰的红色点缀,可是女性最敏感的部处。

  可以说,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林绣思几乎被陈奕龙点了一遍。

  平时高傲拒绝所有男生的林绣思没想到陈奕龙会在这时候对她轻薄,还是如此卑鄙、如此无耻地趁人之危,她病态惨白的脸色上浮现一抹动人的嫣红的同时,交错着对某人的不齿,而这种嫌疑趁火打劫恰恰是她最厌恶的。

  “真是一个肤浅、没素质的无耻之徒!”

  林绣思心里鄙夷,对陈奕龙唯一的一点好感荡然无存。她想扬起手来就给陈奕龙一耳光,也许是因为她几乎已经快窒息,再不允许她支配自己的身体,或者她处于半厥状态,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无能为力看着这卑鄙下流的家伙在自己胸前玉峰上扎来扎去,眼睛里不禁地浮现泪水,望着陈奕龙的目光,从不齿到痛恨,而这种痛恨,远远超过她身体上的疼痛,特别是她感觉陈奕龙指尖有一股一股的小气流传来时,痛楚很神奇地舒缓了许多。

  陈奕龙神情传注而投入,没功夫、没时间感受林绣思复杂心思。

  逆转真气化灵气,可不是儿戏,只要稍微不小心,不仅林绣思会被真气震断心脉而死,饶是他自己,也会落得个真气反噬的下场。

  在这关键近乎玩命的时刻,陈奕龙不仅没去感受“受害人”的想法,哪怕是面对指尖上传来的丝丝快感也直接忽略掉。

  一道一道真气被逆转,化成灵气,一丝一缕的涌进林绣思体内。

  可是如一来,陈奕龙吃不消了!

  仅仅十几秒的时间,真气已近枯竭,一颗一颗黄豆大小的汗珠布满他额头。

  他整个人,好似大病了一场。

  他整张脸,没有一点血色。

  他整张脸,没有一点血色。——终于,对人体阴阳二气脉搏跳动异常敏锐的陈奕龙感觉到林绣思胸口间再没有哮鸣音,呼吸渐渐平和,心跳正常,如释重负的陈奕龙松了口气,手却没放开,生怕万一出状态。陈奕龙同时用神识感应林绣思的生机,试图将林绣思体内的灵气抽回来一些,可是灵气如石沉大海,陈奕龙有种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的无奈,可偏偏……就在这时,奇迹发生,林绣思神封穴上,忽然涌出一道灵气,如潮水急退,陈奕龙浑身一震,几乎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而且身体僵硬,无可奈何地只能任自己一双手停留在林绣思胸口处。可如此姿势,如此模样,还真有袭胸的嫌疑。“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也是世界上最肮脏的生物。”卑鄙,无耻,垃圾……林绣思平时的高傲和冷静全部消失,面对陈奕龙那双咸猪手,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她原本只有骄傲的眼睛露出点点深深的悲伤,挂在她脸庞上,竟然有一分绝艳的凄美,眼睛里含着泪水的林绣思想也没想,一个巴掌就朝陈奕龙挥了过去。很清危的一个声音,虽然算不上多么悦耳动听,倒也不刺耳。很显然,从来没有人敢打、或者说从来没享受过巴掌的陈奕龙第一次挨了一个耳光。而且是挨了一个女人的巴掌!陈奕龙这个尊严至上、死要面子的蛮子如果这时不是已经到了筋疲力尽,那么以陈奕龙行事作风,眼前的林绣思下场就是血溅五步之内。如果不是连一根指头都抬不起来,林绣思一双手就已经不是她的了。泪眼朦胧的林绣思明显没想到陈奕龙会一点都不躲闪,就这么轻易的让她挥了一巴掌,虽说这是林绣思想要的效果,但是如此轻松达到目的反而让她一时无法接受,有点呆呆看着陈奕龙。“是不是觉得全天下的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不仅肮脏,卑鄙,还愚蠢,是一心一意想要你身体的垃圾。”陈奕龙眼神中掠过一道邪魅,邪邪地开口道。林绣思俏手足无措,干脆不说话,不知道是不屑还是什么。陈奕龙深吸口气,身子有点力气,没有一点犹豫和留恋地将手收了回来,勉强站起身,冷冷地道:“真是一个愚蠢、自恋,还自以为是的女人。”“看在你证明了我医术还能治病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这一巴掌,我想你现在应该知道你为什么有力气给我一耳光了吧?其实你更不知道这一巴掌真正的份量有多重。”陈奕龙淡淡道,完全冷静了下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完全是另一个人。当一个杀人夺宝的强盗认真起来,收起伪善面具的时候,在你面前展现认真的一面,你受到的震撼绝对极具冲击力,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根本、无法、抗拒这种冲击力。林绣思感觉到陈奕龙身上有气势,可是这一刻,她却连仰望的资格都不够。不过哪怕她再笨再愚蠢,也知道这一次自己真是狼心狗肺冤枉了好人,这下才是真正手足无措得无地自容,紧紧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