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血一样的手段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第二十一章血一样的手段

  血性被激起,陈奕龙尽显邪派修士那股赤/裸裸的阴暗一面,嗜杀,残忍……。他一只手,掐住西装男脖子子,嘿嘿笑道:“我也给你两个选择,——是要生,还是死亡。”

  西装男痛苦的表情下面,还有一脸的惊愕表情,定力最佳,心机最重的西装男七哥都尚且如此,就别提跟着他混的一帮小弟与走狗了。

  原本以为会上演一出独胆英雄面对群狼凶虎,最终英雄不成落得个挺尸当场,却偏偏某人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一战而胜,击败所有来犯众敌,所以面对如此场面,林绣思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行容她这一刻的感受。

  当陈奕龙暴露出自己阴暗凶狠的一面时,这个美女被吓得不轻,瞪大她那双迷人的漂亮眸子,印象中这个同班同学没有如此彪悍不可匹敌的个人战斗力啊?

  “哥们,你再不放手可就要闹出人命啦!今天这事情大家各退一步,海阔天空如何?”一个还算有点胆量、够义气、身体素质还不错、没被陈奕龙一干翻的家伙挺身而出。

  陈奕龙冷笑着瞥了眼这想化干戈为玉帛的家伙,不屑地冷冷笑道:“海阔天空,不,我喜欢赶尽杀绝痛打落水狗。——而现在,你们要死还是要活?”

  这话显然是对西装男说的。

  可怜他被陈奕龙掐住脖子,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嘴里咿咿啊啊,好一阵鬼哭狼嚎。

  陈奕龙微微松了松手指,几乎已经快要窒息的西装男拼命的吸了几口气,知道这一刻不能犹豫,他飞快道:“要活怎样,死也怎样?”

  “简单!”陈奕龙眯起那双狼一般闪烁着妖光的眼睛道:“谁派你们来的,回答我,你们就可以生。”

  西装男生硬沉默。

  “哟,还真是硬骨头,真够种。”陈奕龙咧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就要下狠手,别忘了陈奕龙还有一只很空闲的手,他抬起头,环视一圈,一腑身,拾起地上一条铁链子。

  “陈奕龙,我看还是算了吧?”

  林绣思终于按耐不住,或者说,这个美女已经看不惯陈奕龙这一刻的血腥手碗,更害怕这个是否已经走向极端的男人会真的弄出人命,那么这事情真大条了,她如何都不能看着陈奕龙捅出无法收拾的大篓子出来。

  而她的声音落在西装男和那群走狗们耳朵里无疑是天籁般的福音。

  “怪不得有人常说女人多败事。”

  陈奕龙不屑地冷瞥了林绣思一眼,淡淡地道:“因为女人天生的弱势和伪善良总喜欢对强势的男人指指点点,这也是为什么多少雄英往往被枕边风给吹软,难怪不可一世的项霸王最终的结局是自刎于乌江。”

  林绣思没由感觉到一阵委屈,低下头咬着嘴唇再不肯说话。

  她不明白这个印象中的男孩怎么在这一刻,如此的极端和残忍,她完完全全是为他考虑啊!

  陈奕龙刻在骨子里的阴毒岂是她这个法治位面的女孩能读懂的,陈奕龙懒得管她是好意还是善意,一手甩掉半死不活的手下败将西装男,地面传来轰鸣声,然后他脚步跟上,手中的铁链唰一声。

  破空——

  啪!

  这是铁链抽在肉身上的声音。

  陈奕龙不多话又是一铁链抽下去,令人触目惊心。

  没去理会所有人震惊的一幕,陈奕龙腑视脚下十分硬气的西装男笑意阴森而残酷地继续,一下一下挥动铁链。

  西装男躺在地上血人糊涂,奇迹般没惨叫,果然不愧是这一带的七爷,蔡元嘴里的七哥,有点能耐。

  “硬气,很好啊!不然我都懒得折腾,因为我喜欢把硬气的人折腾得服气。”陈奕龙眯起那双漆黑的眸子道。

  “有种你就弄死老子。”西装男终于裂开嘴惨叫了一声,这已经是他忍受的缘边,面对这个杀神一样的狠角色,他几乎整个人已经快崩溃了。

  陈奕龙没回答他,一只脚踏在西装男大腿上,一用力,——喀嚓,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听得所有人都狂咽口水,心想这狠人难道真想闹出人命不成?

  林绣思吓容颜失色,侧过脸去再不敢看这血腥的场。

  陈奕龙仿佛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轻轻“提醒”道:“其实我有很多手法让你生不如死,却偏偏选择这种粗暴,血腥,直接和低劣的手法,是因为我喜欢用血来证明一个事实………………也只有血一样的教训才能让人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鲜血不仅能洗尽一切仇恨,还能让人丧失骨气。当然,如果这一次我要是栽在你手里,相信你对待我的手法也不会比我差,或许更残酷,所以面对失败,就要做一个失败者的觉悟,所谓的硬气,义气,尊严,不过是在给自己增加痛苦的同时,给敌人一种继续折腾下去的快感,所以现在的你,十分的可悲可笑。”

  西装男眼神中终于露出了无法掩饰住的恐惧,当仇恨怨恨成为一种恐惧时,他真的害怕了。

  “喀嚓!”

  陈奕龙行动很直接,西装男另一条腿骨折。

  步步走错试图挑战陈仙侠极限的西装男心里的防线彻底崩溃了,也不管腿部传来的巨大疼爱,他撕心裂肺喊道:“是蔡元,是蔡元派我来的……他给了我十万,让我把你装麻袋扔进黄浦江里……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大爷,我知道错了,放过我吧!真正想对付你的是蔡元,不关我的事情。”

  “瞧瞧,英雄的最终下场无不是凄惨的,更何况你根本不是一个英雄,却偏偏要冒充好汉,多不识时务的愚蠢举动啊!。”陈奕龙松开铁链,一脚把西装男踹开:“留下你们身上所有的钱,别让我再见到你们。当然,你们如果想报仇,我十分欢迎,但是报复不成反被屠,我可就不像今天这样客气。”

  一群人没有犹豫,飞快的翻口袋,一把一把的都掏了出来。

  连西装男也没一点迟凝,掏出一把钱后就想闪人,陈奕龙却盯住了他,咧嘴一笑,道:“江湖规矩,磕三头,道个歉,你们就可以滚了!”

  西装男愣了一下,似乎这种丢尽颜面的事情值不值得做。

  陈奕龙眉头挑了一挑,眼神森冷。

  ——尊严,面子,英雄气概啊,在强大血腥碾压下,都显得像一坨屎。

  西装男腿断磕不了,爬在地上头狠狠的磕了三下。

  扑通。

  一帮走狗一见这形势,一个比一个脆得干脆。

  相比面子,还是小命重要么?

  再说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一个一个朝陈奕龙磕头磕了三个,然后可怜巴巴脆在地上那里还有平时横行乡里欺男霸女江湖大侠的八面威风。

  “滚!”

  陈奕龙吐出一个字。

  “是不是觉得我残忍,很野蛮,很血腥。”望着灰溜溜滚蛋的西装男一群人,陈奕龙腑下身,拾起放在地上的一叠叠钱,轻轻的看了林绣思一眼。这位一辈子没见过大风大浪血雨腥风长在温室里的花朵皱了皱眉,没说什么。但是那表情,那模样,不用猜,陈奕龙也知道她心里的真实想法。陈奕龙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语气轻淡地道:“一个没见过血腥的女人,永远不会懂得在血腥背后下的那股危机,今天我要是落到这群人手里,或许明天就看不到太阳的升起。这一点,他已经承认了。”“承认了不等于他们真敢这么做?”林绣思冷冷的撇了撇嘴,她终于缓过神,心境逐渐定了下来,除了惊吓和震撼外,她还真得很难理解一个平时温文而优雅,弱不禁风的男孩,却隐藏着最血腥的禀性,一个痴迷与数学的狂人,在走向极端时,下手竟是如上的冷酷近乎无情。陈奕龙微微一笑,他带着讽刺的语气道:“他们敢不敢,你心里应该有数,只是我想,如果你真被那七哥的男人压在身下是不是像现在这样硬气。”“你……”林绣思气得咬牙切齿道:“无耻!”“无耻?再无耻也不会买凶杀人,相比起我们的蔡老师而言,我可要正大光明得多。”林绣思无言以对。陈奕龙想了一想,轻轻道:“七哥这一群,一看就不是一般的社会流氓,有几个身上煞气浓烈,显然手上有过人命的狠角色。今天我不用血腥手段镇住他们,最迟明天,最早今天晚上,就会面对他们的疯狂报复。而现在嘛,在他们一想到要对付我时,至少会考虑一下万一落到我手里,他们会是怎么一个下场。”陈奕龙不屑地瞥了一眼林绣思,邪邪地笑道:“当然,如果不是考虑到你在现场,我也没法做到辣手摧花到杀人灭口,不然以我一惯作风,今天他们没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说着,陈奕龙微笑的脸庞,掠过一丝格外阴冷的狠色。林绣思一脸震惊,她有种错觉,这一刻的陈奕龙,予她一种血雨腥风。

  陈奕龙没去理会她震惊下的表情,用手里的钱,擦了擦沾满鲜血的手。

  每一张钱,都被染上了鲜血。陈奕龙轻轻喃喃自语地道:“我终于发现,这个世界上的钱和势,都染满了鲜血,相比较起来,血雨腥风的天华大陆,还真没有这个世界的笑里藏刀来得痛快和危机四伏。——与人斗,奇乐无穷啊!”这几句话,陈奕龙说得很轻很轻,林绣思没听见。陈奕龙将染血的钱放进口袋,抬头望着深邃蔚蓝的天空,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微笑,那是一种如同一头毒狼一样嗜血的微笑。在天华大陆,一片绵延数十万里的血枫山脉里,生活着一种妖狼,血腥,阴险,狡诈,不击则已,一击致命,所以令无修士闻风而丧胆,而这种狼,名叫毒狼。“蔡元!”陈奕龙低低喃喃一声:“你一手导演的好戏落幕了。那么,我的好戏就要登台了!——不过在这之前,先让你嚣张几天,待我突破炼气二层,再跟你玩一出好戏。”陈奕龙洒然一笑,眼睛里现一抹罕见狂热和无尽的兴趣一掠而过,他那张原本苍白的脸庞,此时邪气凛然。恰好看到这一幕的林绣思竟然产生一种震撼人心的感觉。痴迷于杀道的人,自然嗜杀成狂。“我送你回去。”陈奕龙很快恢复常态。“不用,我自己回去!”林绣思轻轻摇头,她显然没从那震撼中恢复过来,今天经历的一切对她而言,太过天方夜谭。“随你!”陈奕龙撇下一句,没有一点留恋或绅士风度的走了。“陈奕龙,那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呢?”望着那消失的身影,林绣思摇着头,她真分不清以前的陈奕龙与这一刻的陈奕龙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陈奕龙;一个极端残酷,一个温文而书呆子;一个血腥淡漠似水,一个痴恋于数学书中黄金屋,这根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的人嘛?……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