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宁死不从的未婚妻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第二十二章宁死不从的未婚妻京城。机场——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类型的女人从这里登机,飞泸市,微靠前的女子挎着双标志的经典款,另一个拎着爱马仕;一个穿着一袭白色绒裙,戴墨镜,遮住了半张脸,瞧不见容颜姿色,却气质清淡,无出尘气,有种润物细无声;一个身段丰腴,一身昂贵品牌时装,将她曲线勾勒得饱满,气质妖娆,典型狐狸精大花瓶。一登机,狐狸精女子看着一脸寒冰气质清淡好友就泄气了,无精打采,坐在头等舱位置上唉声叹气道:“婷婷,这次我陪你去泸上,可是冒着天大的风险,你爸要是知道了还不满京城追杀我?你看是不是先得给姐姐点好处。”“好处?”刘婷婷语气清淡道:“冯薇,李加武给你好处可不少?说说,给你多少,现钱?还是车子房子?”冯薇嘿嘿一笑,神情没有一点不自然,笑道:“这次你没猜中,一颗五克拉的钻石项链不过是见面礼,一个有利于我们冯家的承诺才是值得我对你死缠烂打充当毒舌妇。——当然,相比较这次的风险和李公子有望抱得美人归来说,我可真亏大了。”刘婷婷眼睛盯着窗外,默默不语,因为她清楚身边好友的性情。——一个贪得无厌的女人。没办法,如果不是念在旧时的交情,以刘婷婷的脾气,还真没办法跟这种现实的女人走在一起。如果不是念在她冯家在泸上有点势力,需要她在从中周旋,刘婷婷一样不会带上这个已经被人收买,百分之百会出卖她的“好友”。她坚信,自己的一举一动,冯薇都会如实地向李加武汇报。“婷婷,其实你早该下这个决定了,现在都啥年代了,还从未蒙面未婚夫?真亏刘叔叔想得出来这种老掉牙招数………换着是我,早就大闹一场宁死不从。虽然我知道,刘叔叔发过话,说你要敢乱来做出什么对不起刘家和对不起陈家的事,就跟你断绝父女关系。………不过我猜啊,他说的不过是个气话而已,哪有父女隔仇的,他还真不认你这女儿了?”冯薇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婷婷,不是我势利,你们刘家在京城也算有头有脸,你要是依着刘叔叔莫明其妙嫁给那乡巴佬,那才叫丢尽颜面………据说,我仅仅是听说,你那位未婚夫好像最近在泸上复大颜面尽失!“为啥?还不是为一女人。据说他可是强逼那女孩做他女朋友,人家不从,就想动强,可谓比土匪还流氓,最终被赶来的老师狠狠教训了一顿。“——瞧,多么一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再说了,像我们这种身份女子,最起码也要门当户对不是?——不然就是没天理。你真要想嫁人,李公子就是最好的人选,撇开他李家在京城滔天权势,单论长相、气质、才华,都堪称完美,换着是我,我都懒得亲自上门提悔亲,直接让李公子出面,以李公子的手段,他要是不愿意,说不定让那家伙永远消失。”搬弄是非,扭曲真象,狠狠打压,然后话锋一转,扯入正题。冯薇之所以如此处心积虑隆重推出李加武,确实收好处收到手抽筋,直到现在冯薇还忘不了李加武砸钱时的玉树临风,然后她就浑身发热。可惜她如此费尽心机一番大论,刘婷婷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她的道行显然没冯薇所想象的那么粗浅,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相反,刘婷婷智商可高呢,在四九城那个大染缸圈子里,能混进去的级数都不低。就像现在的冯薇,看似搬弄是非,却说了一腔没脑子没智商的话,其实猴精的可怕,简直口蜜腹剑,暗藏玄机,已经不单单是拿人钱财为人办事那么简单了。所以刘婷婷懒得说一个字,任“好友”尽情的精采表演,而心里,刘婷婷其实挺复杂,这门婚事她是一百个一千个的不愿意,本来并不如何重视那个未婚夫,不曾想她刚大学毕业,她父亲就提出要为她和那个从未蒙面的男人举办一场订婚典礼。她当然宁死不从,闹了,哭了,就差没寻死寻活,但是她那个强大得连她都畏惧如虎的父亲却丝毫不松口,哪怕她请出刘家唯一能震住这头虎的老太太亲自出面,刘宏一样寸步不让,而且放下狠话:“哪怕死了,那也是陈家的鬼。”这话一出,连老太太也给震住了,就无法想象当时刘婷婷心里那股惊涛骇浪,因为她从父亲这句话里听出了许些玄机。说明强大到她父亲这种级数的人物,都不敢轻易地向陈家提出悔婚。这同样说明她那个未婚夫,其实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么简单,最起码陈家在国内的白场官场的权势,并不比她刘家差,或许,强大得以至于让父亲连悔婚这个念头都不敢生起。想到了这里,刘婷婷脑袋里冷不丁浮现那日父亲对老太太的一番令她心惊胆战的话:“妈,陈家没你们想象得那么简单,我跟婷婷未婚夫的父亲虽有过命的交情,但这十几年下来,这交情早就淡了……………而陈家虽然不是小肚鸡肠,走的也是阳谋路子,跟我们不一样,跟全京城的世家不一样,但是姓陈的,那一个不是生性冷漠如水,是极度记仇易忘交情的人。特别是他父亲,典型一翻脸不认人的狠角色……………而他的手段,当年我都一一见识过,也不想再见识,这一点,我心里清楚,他心里也清楚,所以这些年来陈家之所以不提婚事,哪怕连婷婷都不闻不问,是因为他很放心,根本不怕我们刘家悔婚……………妈,我这一辈子做了很多事情或许都是对的,可只要我做错一件事,那就是满盘皆输,而且根本没有后路可走………”“陈家,陈奕龙,你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呢?”刘婷婷摇了摇头,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无论她父亲这番话到底暗藏着什么玄机,——总之,让她嫁给一个她从没见面,不知对方性情,不知对方喜嗜的男人,刘婷婷宁死不从。这不——拉上好友,杀向泸市,面对面要跟陈奕龙摊牌。而冯薇无疑成了一个关键人物,至少在海茫茫的泸市中,冯家能很快地寻找到目标,这也是为什么刘婷婷对冯薇的口蜜腹剑只字不担的原因,让这个完全被李公子收卖的女人尽情的吐口水……“希望他不是一个太难对付的男人。”刘婷婷在心里喃喃自言。冯薇看着一直沉默岿然不动的刘婷婷,她就一阵头痛,心里有妒嫉有怨气,刘婷婷是她好友不假,因为长得太倾城倾国,太能招惹男人,所以京城为她争风吃醋的男人没有一个连,起码也有两个加强排,其中最厉害最有希望抱得美人归的也就那么几个,李加武就是其中之一。——李加武是什么人,京城圈里谁不知道他是李家嫡长子,未来李家继承人,可就这样一位将来注定一方诸侯的权势男人,却公然示爱于刘婷婷,还喊出非婷婷不娶。这话一出,当时就在圈子里掀起风波,多少公主千金伤透了心,冯薇就是其中的一个,她真恨不得自己也倾国倾城,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心里憋着一肚子的醋意,还尽情的牵线搭桥。所以冯薇此时心思同样复杂,不过聪明的她,还是敏锐的察觉到刘婷婷俏脸上的那一丝愁容。难道那个叫陈奕龙的小子很难对付?这桩婚事里头有啥不可告人的禁忌?冯薇心里估摸着,但是她还是聪明的选择了没默。到了泸市虹桥机场,坐上一辆在国内来说都属稀见的豪车,这不是李公子的手笔,而是冯薇的手笔,在京城,或许冯家算不了什么大门大户,但在泸上,冯家却是名列前茅的有头有脸人物。刘婷婷之所以敢孤身一人闯泸市,最大的依仗就是冯家。只是愿望是美好,现实却往往给人惊喜。……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