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职业底线(求收藏求推荐)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第二十四章职业底线

  陈奕龙真没占便宜和揩油的心思,纯属意外。不过陈奕龙手是松开了,脸上却没有一点惭愧模样,丝毫没有应该万人唾弃中无地自容,反而环视一周,发现那四个心存不良的中年大叔。

  陈奕龙不愧是心思玲珑的人,没见过猪跑,难道没吃过猪肉?更何况咸猪手这种光荣有利于市荣的事情陈奕龙似乎也干过。

  所以不用多猜,陈奕龙知道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四个狼大叔,而那清秀女孩不过是想远远躲开几个大叔们的纠缠,又没法做到有计划的完美路线,惊慌中,这才碰巧撞在自己身上。

  明白其中关键,陈奕龙抱着做一回好人的心理,打算挺身而出。

  只是他还没来得极发难,几个狼大叔中就跳出来一个,一脸横肉,愤恨指责陈奕龙道:“你,你,你这个社会的败类,城市的污点,简直一畜生啊!看到人家姑娘长得漂亮就想混水摸鱼占便宜,难怪泸市近来多‘色/狼’,都是你这种没素质,没品德,没教养的坏家伙干出来的好事。”

  “不错,众目睽睽,你竟干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出格。”

  “就是,就是,泸市的风气都被你们给败坏了。”

  “揩油这种事情都做得如此光明磊落,你还有没有点职业道德底线?”一个大叔口快,竟置疑陈奕龙的职业道德底线。

  而四个狼大叔,夹枪带棍,先下手为强,占了道义的至高点,纷纷开火,却丝毫没有一点贼喊捉贼模样,而且理直气壮得一塌糊涂。其实他们心理妒嫉得疯狂,年过四十的男人都喜欢老牛吃嫩草,何况是如此一个脸蛋清秀,身材暴好的一枚嫩草,所以从清秀女上车后,他们就伺机而动,可终结果,却成全了这牛犊子,当然是忍不可忍了。

  而指责间,这四个狼大叔身上气势猛爆,一个比一个凶悍,身边的人都下意识退了一步,加上四个大叔一副要狠狠教训一下陈奕龙的模样,使得这人满成患的车厢破天荒地空出一圈,虽然很多人都知道真正耍流氓、伸咸猪手的人是谁,却没有一个挺身而出。

  在这个无比现实市侩的社会,连许多老人都出来靠讹好人混饭吃,谁愿意帮助一个不太相干的陌生人呢?

  所以冷眼旁观,抱着看好戏心思,很彻底的置身事外,只是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面对这种情况,该如何收场。

  是在唾骂中灰溜溜滚蛋?

  还是颜面尽失中落幕?

  ——不!

  他们都错了!

  陈奕龙根本没理会四个大叔身上的什么气势,什么凶悍,对陈奕龙而言,这些都是浮云……

  不过陈奕龙心里真有点火了,这四个人说他什么都可以,骂他畜生也能接受,就是不能骂他没教养……

  所以陈奕龙习惯性的在嘴角勾起个充满邪恶的弧度,看着四个贼喊捉贼大叔们的精采表演,直到火喉差不多了,陈奕龙才看着清秀女轻声道:“媳妇…………我都说了,地铁里有太多没素质没、教养、成天没事无事就知道欺负女性的禽兽,叫你别地铁坐了,你偏偏不听…………这不,遇到了四头衣冠禽兽了吧?而且是嘴里满口人义道理,城市风气,还职业底线?多大一把年纪了,喜欢老牛吃嫩草干嘛不回家摸自己闺女,至少观众是你们老婆,不会骂你们没素质,只会骂你们禽兽不如。”

  这一番话极其恶毒极富杀伤力。

  这才是陈奕龙的风格。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骂我畜生,我就骂你禽兽不如。

  多彻底啊!

  不过兴许是四个大叔文化程度不高,一时间还听不出意思,愣了一小会,才个个暴跳如雷。

  陈奕龙转过身来,猛地盯着他们,眸子里冒出几丝怒火。

  四个大叔被他盯得不禁生起一股寒意,下意识退了一步,然后一个大叔恼羞成怒,向前踏上一步,怒道:“你说什么?”

  “他说你们禽兽不如。”怯生生、本该置身事外的清秀女孩抢先回答了。

  那大叔当众落了面子恶从胆边身,二话不说,就要赏她一记耳光,势大力沉,辣手摧花,估计这一巴掌下去,这个挺身而出的小白菜就要出血了。

  可是这一耳光没能挥下去,不是这大叔良心发现,而是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腕。

  他一转身,正好看到笑容邪乎的一张脸蛋,陈奕龙不温不火地道:“打女人不是这么打的。”

  如果说刚才陈奕龙还打算君子动口不动手,但现在,陈奕龙真忍不住了……

  啪!

  清脆响亮响起,很干脆利落的一巴掌,这大叔就被煸倒在地。

  “这个世界上就有那么一种男人,你不教育他女性的重要性,他就不知道自己也是女人生出来的。”陈奕龙眯起眼睛缓缓道:“我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打女人的男人。”

  不等那大叔爬起来一震虎威,陈奕龙一脚踹在他腹部,差点让这大叔狂吐苦水,捧着肚子,身体弓成龙虾状,就差没哭出来。

  剩下三个大叔挺义气,愣了一下。接着一回神,一个个二话不说,挥动拳头朝着陈奕龙招呼去。

  只是不等拳头得逞,陈奕龙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一个大叔脸上,直接把这个想要上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中年大叔摔得七晕八素。

  陈奕龙顺手一拳砸在另一个中年大叔脸上,砸得他双眼冒金星。剩下一个被陈奕龙多余的那只手随便一挥,拍中他胸口,然后这厮光荣倒地,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第一次觉得呼吸也是一种奢侈。

  瞬秒,人仰马翻……

  四个刚才还气势十足凶悍的大叔被打懵了。他们都是泸市老油条,缺德事确实干过不少,仗着本市人的身份往往无往不利,啥时候吃过如此大亏,所以他们真的懵了。

  车厢的人也瞠目结舌。

  那清秀女孩目瞪口呆,她没想到陈奕龙如此干脆利落,说打就打,没有一点预兆,等她回过神来时,四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人就被干翻在地,所以她望着陈奕龙的目光都变了,很惊恐,有不安,有害怕,就这么一瞬间功夫,清秀女孩已经将暴力狂、打架狂等字眼扣在了陈奕龙头上。

  不过对于陈奕龙这类一言不合,拔刀杀人的修士来说,这已经够客气的了,主要看在对方普通人身份,还没丧尽天良人人喊杀的地步,所以他下手很有分寸,没伤筋动骨,就是许些皮肉伤。

  不过饶是如此,这几下也够那几个大叔喝一壶,一个个躺在地上,眼睛里布满血丝,战斗很强,却没勇气再跟这个横空出世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年轻人狠狠干一场。

  抱着好汉不吃眼睛亏心里忍气吞生。再说,事情真闹大了,他们还真没理。

  万一惹来警察,进了派出所,牵出家里人,那他们就真的颜面尽失了。更何况家里的母老虎挺厉害,搓衣板跪着不仅疼,还很没面子。

  在确定实在干不过眼前这凶悍小子后,车就到站,四个大叔很识时务灰溜溜滚蛋。

  而车厢里的人虽然迫于陈奕龙凶悍的战斗力和凛冽的气势,一时竟没人敢开口,但是一个个还是睁大眼睛看着他,仿佛稀世珍宝一样。

  “看什么看,难道你女朋友被人流氓了,你还无动于衷?是不是男人啊?”陈奕龙一脸正气,丝毫没打大出手有伤市荣的觉悟,环视一周,然后陈奕龙中气十足地瞪大眼又吼一声:“没见过良好青年教训流氓嘛?”

  说话间,陈奕龙转过身,看着还惊魂未定的清秀女孩,陈奕龙觉得反正都为这女孩两插刀又占了人家便宜,全当是做一回好人,狠狠望着某些对清秀女孩还垂涎三尺的雄性生物,陈奕龙恶狠狠地道:“媳妇,下次坐车,再遇咸猪手你跟我说,老子打断他第三条腿,一辈子都硬不起来。”

  被陈奕龙盯着的几个雄性生物都有一种不寒而栗,下意识的远离这凶人保持距离。

  一片空地就只站着陈奕龙和清秀女。

  面对眼前的陈奕龙,清秀女,不准确的说,任蕴涵手足无措,不知道要不要回答陈奕龙?——反正,她此刻心思复杂,有感激,有激动,更多的,还是害怕。

  所以动车一到站,任蕴涵飞快下车。

  不巧,陈奕龙也在这一站下车。

  ……

  厚颜无耻求推荐票,有多少来多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