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如此缘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第二十五章如此缘分

  出了地铁,陈奕龙早就将车上发生的事情弃之脑袋,也没想过和那清秀女发展一下感情,他脑袋里飞快的估摸了一下,他主要想找个远离人群居住,够清静,环境不错,适合炼功的房子,最好租房附近有树林,因为陈奕龙发现,在草木茂盛地方修炼,天地元气极不浓密。

  既要房子够好,环境不错,又要够清静有树有花,陈奕龙的味口不可谓不挑。

  中途换车,挤车,然后再换车,一路找下来,陈奕龙没找到满意的房子,要么不够大,不易练功,要么早就有人住,或者环境不够好,所以到了傍晚时分,陈奕龙都没租到房子。

  不经易间,陈奕龙来到唐口一带,沿着黄浦江走着,忽然听到一声惊恐尖叫,陈奕龙一头冷汗地发现一座矮房旁边站着一位目瞪口呆的美媚——是那个清秀女孩任蕴涵。

  陈奕龙也愣了,没想到竟然这里遇到她,真是有缘分啊!

  任蕴涵却没有一点缘分写在脸上,而是一脸把他当不怀好意加存心不良看待的惊恐神色,不是因为那意外的袭胸,而是觉得两个陌生人,在一天之中连续两次撞车,何况任蕴涵本身就是一枚美女,陈奕龙也是一枚正常男孩,说缘分啊,意外啊,那太狗血了。

  被学校里那些雄性男生死缠打烂差点没决心就此辍学的任蕴涵,可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甚至怀疑陈奕龙根本就对她有邪恶念头,再联想到陈奕龙在动车上狠暴力的一幕,任蕴涵吓得脸都刷白刷白。

  她一瞧见陈奕龙发现了她,似乎生怕陈奕龙把她先圈圈叉叉再给杀人灭口,转身撒腿就跑。

  陈奕龙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妞发神经还是见鬼了,反正他也没多想,不过是个一面之缘的人吧,又不是真对人家怀有野心。

  正当陈奕龙要转身走开,或许由于跑得太急,加上心里的恐慌,任蕴涵一不行神,一个踉跄,就很不淑女地扑在地上

  。看得陈奕龙那个叫惭愧,微微犹豫了一下,陈奕龙还是走了过去。

  结果他不走过去还好,一听到身后脚步声靠近,任蕴涵脸色刷地一下惨白,也顾不得脚上的痛,飞快的挣扎起来,就一瘸一拐猛跑,仿佛身后跟着一头恶狗一样,还一边跑一边哭。

  ——梨花带雨。

  那表情,那样子,旁人看到还真以为陈奕龙把她就地给采了。

  陈奕龙这下真的看慌了,一个冲刺,眨眼就追上一脸恐慌中的任蕴涵,他身为一个穿越者,两世的阅历凸显出来,也不废话,第一时间双手奉上学生证和身份证,一本正经道:“我不是坏人,我来这里是租房子,绝对没有跟踪你,也没有一点不良企图。”

  任蕴涵一下愣住了。

  陈奕龙露出一个我无辜,我好人表情,终于让任蕴涵冷静许些,不过面对陈奕龙硬塞在她手里的身份证学生证,任蕴涵没去看,脸上还是惊魂未定,漂亮的眸子充满迷茫和恍惚。

  “天地良心,我真的没跟踪你。”陈奕龙再次保证道,感觉这妹子真有点与众不同,跑路都跑得这么狂野。

  任蕴涵终于回过神,看了一下陈奕龙身份证学生证,微微一错愕,如释重负地破涕为笑,把两样证件都还给陈奕龙,淑女文静地擦了擦泪水,同时露出一个充满愧疚的微笑,柔声道:“我们是一个学校一个校区的。”

  陈奕龙一阵汗颜,有种被眼前美眉打败的感觉,这绝对是一个心思单纯到没有一点小伎俩的美眉,而且胆小如鼠没经历一点风吹雨打的妹子。

  任蕴涵看陈奕龙一脸苦笑,尴尬到有种无地自容,尤其是在知道陈奕龙跟她同一学校同一校区后,她心里暗怪自己胆子太小,喜欢瞎猜,总是喜欢把身边的男生归类对她别有企图。她露出一个愧疚微笑,道:“陈学长,对不起,都怪我心眼多,喜欢乱想,误会学长了……”

  说着,她挠挠头,手足无错,没有一点做作的成份。

  陈奕龙初步估计眼前这妹子走的是清纯路子,而且不装,没有一点做作,完全出自内心,而且还是一个脸皮很薄嫩的女孩。不过陈奕龙却没功夫没心思继续下去,因为今天没找到房子,陈奕龙已经够为恼火,不打算跟这美眉为一个误会纠缠下去,陈奕龙和气道:“既然是误会,那我先走了。”

  将身份证学生证放进口袋里,陈奕龙转身就走,没有要电话号码和联系方式,甚至连人家问名字也没问,简直太干脆利落了。

  任蕴涵明显愣了一下。望着陈奕龙的背影,感觉丢人的同时,也觉自己挺对不起这位学长。特别是人家在地铁里为自己独战四位狼大叔,而现在自己又误会了他,任蕴涵觉得自己是不是太那个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任蕴涵却犹豫了一下,虽说一切都是误会,但她却很少跟男生搭讪,不过一想到陈奕龙双手奉上学生证和身份证,然后一本正经说他是好人的样子,任蕴涵就真不住喊了一声:“陈学长,你等等?”

  “有事?”陈奕龙一转身。

  任蕴涵小跑几步站在他跟前,道:“陈学长你想租什么样的房子?我就住在这附近,你给我说一下,我看有没有符合你要求的房子。”

  陈奕龙向来不知道客气,三言两语,说清楚了要求。

  任蕴涵没想到陈奕龙租个房子有这么多讲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在小脑袋里搜索着有没有符合陈奕龙要求的房子,好一会任蕴涵才道:“我记唐口南边有一栋院子,到挺符合你要求,只是房子有点旧,价格也不便宜。”

  “走,带我去看看。”陈奕龙已经决定,如果真符合要,就选那栋,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找房子太麻烦。陈奕龙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除了七虫七草丹要配制外,他还急于验证自己以毒行医,是否真能增进修为。

  任蕴涵执行能力和记忆力不错,没花多少时间,就将陈奕龙带到地点。

  这确实是一座挺旧的院子,离黄浦江不远,院子后面有一坐小山头,有树有林,而且周围没有其它的建筑,够清表,很符合陈奕龙要求。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让陈奕惊喜的是,这座小院一股灵气外泄,隐隐约约间,陈奕龙还嗅到灵气中,那一股子的阴寒,更是喜色外露。

  “这是蟾蜍蚣的味道。”陈奕龙深呼吸一口气,从空气中那少量的阴寒味中,辨别出这发出灵气的东西:“只是不知道有没有阳阴草。”

  任蕴涵已经敲门了。

  ——门开。出来一个老妈子,六十多岁,挺精神,看着两人笑道:“你们是看到租房广告来租房的吧?”

  “是啊,大妈您好。”任蕴涵笑盈盈道,挺玲珑的一女孩。

  陈奕龙一言不发,目光越过老妈子,投入了院子中。

  只是一眼,陈奕龙整个人激动了,因为在院子的一角落里,一株深绿色、高不过一尺,生长在杂草丛中,却灵气外泄,诱人十足的青草令陈诙龙心里一阵狂喜。

  “阳阴草。”

  陈奕龙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留下任蕴涵跟老妈子讨价还价,他人几步走了进去,在确认眼前这株灵气浓郁的绿色小草就是阳阴草后,陈奕龙的目光飞快在草丛中搜索着,因为有阳阴草的地方,就有奇虫蟾蜍蚣。

  这一虫一草,一阴一阳,相生相克,又有孤阴不长,独阳不生的说法。陈奕龙没想到,租个房子,也有如此运气,连七虫七草中最难找的阳阴草和蟾蜍蚣都碰到了,看着已经初步和老妈子交涉差不多的任蕴涵,陈奕龙真想在她脸上狠狠亲一口,这妹子太有望夫相了。

  “七虫七草丹成一半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